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给得够多
    三姑娘身上的热也不知道退了没有。%

    请大夫过来的婆子丫鬟不敢说话,周嬷嬷带路,大夫上前跟着到了地方。

    到了地方。

    “大夫来了。”周嬷嬷走到三姑娘的床前,向一边的丫鬟婆子点了一下头示意,转头看向进来的大夫。

    还有后面的丫鬟婆子,丫鬟婆子只敢留在门口处。

    丫鬟婆子早就等得急了,见状放下心。

    大夫低着头,到了近前,丫鬟婆子都站起来,周嬷嬷只看向三姑娘的脸色,摸了一下,听到丫鬟婆子说稍微退了热,是退了热,没有先前她摸的时候热了,让大夫先把脉。

    大夫很快把了脉,检查了。

    所有人盯着,周嬷嬷退了几步,也是看着。

    “姑娘只是感染风寒发热,身上虽然还是热着,只是发烧,退一下热,再用几道药——”

    大夫先还皱紧眉头,有些沉重,把完了脉检查完,知道了情况,后退了一下,询问后,沉吟一下,有了决断,他抬头说起来,在控制的范围内,要是不行,他不会做什么。

    不用扎针就可以,只要退热,用了药,他开的方子都是退热的,让人去取了,配好,熬好药给这位姑娘服下就行了。

    慢慢退了热,身上的温降下来就不会有事,也会醒了。

    姑娘身上的热还不是最高,还在一定的程度,看着吓人,事实上并不吓人。

    “姑娘为什么会昏过去,要是不严重的话,不是烧得昏过去吗?不知道姑娘何时会醒。”

    丫鬟问起来,要是像大夫说的,姑娘又是怎么?

    这不是她想的,余下的人也想知道,周嬷嬷也是。

    大夫:“姑娘是太累了才会昏这去,加上发热,等她休息好,热再退一些,就会醒了。”

    在场的人想到什么。

    明白了。

    *

    吴老夫人面上没有等谁,亲眼看着给莲丫头的嫁妆加厚一成,不管是私下还是明面上,她的私房虽然不少,几个丫头下来,一下子倒是少了一些。

    以后倒是没有人要出嫁了,留着也没有用,不如都给几个丫头,想了想,还想给莲丫头加一成又觉得再看看。

    想到莲丫头,出嫁的时候再加一点吧。

    挥手让丫鬟下去,她一个人就行。

    她的手边放着一封信,是派人去莲丫头那里拿回来的,果然是王氏写的信,她已经看过了。

    王氏很大胆,婆子拿回来后,她就看了,和她想的一样,没有太大的意外,她全部读了一遍。

    派去的人回来也说了莲丫头的情况,她拿起信再次抽出来。

    王氏啊,一封信并不厚,里面少有一句正常的话,都是威逼利诱,行头只是想,如今看完了王氏的信倒是能理解莲丫头想那么久了。

    才会想再给莲丫头多一点东西。

    “莲丫头呀,命是真的不好,庶出,又摊上这样的爹娘。”吴老夫人更心疼莲丫头了,王氏这个人倒是会威逼利诱。

    她想叫人去看看莲丫头到了如今怎么样,大夫不是过去了,诊脉的结果。

    她不一会前知道大夫来了的。

    “老夫人。”

    外面有人来,声音响起,传进来,吴老夫人看了一眼信,没有再展开看,又放了回去,抬头盯着外面门口,还有进来的人。

    心中想了一下,这个时候。

    “什么?”是不是老三那里有消息?老三听了她派去的人说的话,知道了一切,不管他之前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点不想回府。

    看他的样子像是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喝酒什么的,醉生梦死的。

    说会尽快带人离京,今天就会走,王氏和霏姐儿想不想离京,她都不管,只要老三离京,他会带走王氏和霏姐儿。

    不走,她她派去的人也要送他们走。

    还是周嬷嬷回来了?

    “老夫人,派去送三夫人还有三老爷的人回来了。”外面跪着的人开口,望着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想见老夫人,人在外面。”

    “回来了,那么,人呢。”吴老夫人听到是派去老三那里的人回来,不是莲丫头,松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一会莲丫头那边总会来人。

    想问一问,老三离京了没有。盯着来人,目光穿过她看向外面。

    “老夫人,人在外面,奴婢马上——”外面的人听了老夫人的话,立马道,吴老夫人没有说话,嗯了声。

    等着派去的人进来。

    没有让她多等,人进来了,她看向进来的侍卫,还有婆子。

    “老夫人。”

    “行了,起来吧,老三那边如何了。”

    吴老夫人看过去,扫了一眼,没有说什么,问起来,只想知道老三如何了。

    “老夫人。”进来的人起来恭敬的,说起三夫人还有三老爷那边。

    吴老夫人知道了老三一家子这一次是真的离了京,没有再拖拉的留在京里,找各种理由,不知道是王氏和霏姐儿做我知道,老三怕了,还是老三觉得事情做完,想通了,不管了,她不想去想。

    反正不用她硬要送她们远离京城,老三一夜之间让人准备好,带着王氏还有霏姐儿离京了。

    王氏不想走,霏姐儿也不想,被老三硬带着走了,老三很干脆,没有再醉醺醺,王氏闹腾霏姐儿也跟着,老三直接叫人看着。

    弄晕过去,绑住带走了。

    现在出了京城,在路上了,她派去的人倒是没有多少用,老三一个人都做了,不过她不打算召回京,就留在老三那里。

    先送老三一家回去,留一阵子再说。

    她怕王氏为了霏姐儿再动什么歪脑子,有她的人时刻看着,有什么动静她都能知道,老三,王氏霏姐儿,没有一个让她放心的,以前她太小看他们,也太放心了。

    只让人注意着,才会开出那么多的事儿。

    “老三还是他了解我。”她开了口:“王氏和霏姐儿看来要到了地方才会醒过来了,老三是不想让她们醒来,怕她们闹,我不悦,还是说他又想到什么。”这是她的怀疑。

    老三一直不愿意离开京,在京城找了房子住着,就因为她派了人去威胁?她还是禁不住又想了想,随即摇头。

    “老夫人。”跪在下面的人说话,望着老夫人的表情,吴老夫人回过神:“人不了回来了,留在那里吧。”

    下面的人应了是,等到老三到了地方才会再派人入京,她在心里念了两次,摆手让下面的人出去,看着门口,想着事情。

    她坐了会,外面又有人进来,反应过来,不再想,看出去,一下看到人。

    “老夫人。”

    是周嬷嬷,从外面进来,刚从三姑娘过来。

    吴老夫人见她进来,走到她的身边行礼,什么也没有说,就看着,像是在等她说出来。

    这是她一直在等着的事,莲丫头的安危还有大夫诊脉后怎么说。

    “老夫人,三姑娘那边。”周嬷嬷在三姑娘那边呆到大夫开了方子,下面的人拿去抓药然后煎药,问了大夫三姑娘的情况,知道三姑娘身上退了热,丫鬟们端了药过来喂了三姑娘喝了吩咐人好好服侍好三姑娘才回来。

    她看着老夫人的样子,知道老夫人在等她说。

    她把三姑娘的情况后来大夫把脉后说的都说了。

    “老夫人要见大夫吗?”

    她还没有派人送走大夫,三姑娘身边有人服侍不会有大碍,她怕老夫人想见大夫——“不用了,不是说了莲丫头是累到才昏过去,身上的热度在控制范围,等喝了药就会醒来。”

    既然如此,没有什么好见的,吴老夫人知道莲丫头只是累了才昏过去放下心。

    不是真的烧昏了,就知道莲丫头不像她想过的危险。

    “是,老夫人。”

    周嬷嬷道,看出老夫人的意思,转向身后让人去送大夫出府,回转身的时候看到老夫人手边的信,老夫人想来看过了:“老夫人看了信了?”

    “王氏写的信,没有一句不是威胁的,我都不知道她这么会写。”吴老夫人看着她,拿起手边的信。

    周嬷嬷没有说话,吴老夫人也不想再提王氏。

    “三老爷还有三夫人四姑娘那边不知道。”周嬷嬷想到三老爷几人,不知道老夫人派去送三老爷的人回来了。

    吴老夫人:“老三带着王氏一家子出了京。”

    周嬷嬷一听:“老夫人。”明白了过来,想的很多,三老爷——

    “我记得的私库里有一套红宝石的头面,找出来,一起给莲丫头吧,加上之前的事,我准备把莲丫头的嫁妆加一成,但莲丫头穿的戴的还是太少,私库里好像有几卷布也一起吧。”吴老夫人道,她转开话,有两个私库,这些重要的都是周嬷嬷亲自的私库里。

    这些就算成添妆。

    “老夫人,是,老奴知道了。”周嬷嬷有些惊,又觉得合理,老夫人说给三姑娘的嫁妆加一成发,再多点添妆并不算什么。

    老夫人是看心疼三姑娘的病。

    她要去把头面找出来。

    *

    周嬷嬷带着人去找出老夫人说的头面,还有布,好不容易找出来,拿给老夫人看看,吴老夫人看了,点头:“就是它。”

    一套红色的头面,看起来还很新,很适合莲丫头这些丫头,很不错,算得上美丽。

    整整的一套,一件也没有少,是比较艳的,她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得的,莲丫头原本没有资格得。

    她本来是想送给菁丫头的,菁丫头更适合大红,算了,还有更好的,菁丫头什么没有,不缺这些,先给莲丫头吧。

    那几匹布,也是有人送来的,上好的布料和绫纱,适合夏天的时候做衣裳穿,一并给莲丫头送去。

    送到莲丫头那里。

    周嬷嬷应着。

    “悄悄送去就行了,就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了。”吴老夫人又说,周嬷嬷颔首,看着老夫人的目光。

    吴老夫人觉得不用再心疼莲丫头了,她给的够多了。

    周嬷嬷过后带着丫鬟捧着老夫人给三姑娘的头面还有布送去了,三姑娘的院子和她离开前差不多。

    她让丫鬟等在外面,一个人走进去,没有看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的目光,知道她们在看丫鬟手上捧着的匣子,老夫人赐下的东西。

    到了里面,她得知三姑娘还没有醒来,见到三姑娘身边的人。

    把老夫人送补的添妆告诉她们。

    “老夫人。”丫鬟婆子有些没想到,她们对视,老夫人现在让人补妆,不由站起来。

    不等她们开口。

    周嬷嬷让丫鬟们把东西捧进来,给了她们。

    丫鬟婆子看着进来的两个丫鬟手上捧着的东西,姑娘没有醒过来,她们只能代姑娘接下。

    接下后,药煎好了,送了过来,她们服侍姑娘喝下。

    周嬷嬷没有走,看着。

    三姑娘喝了药还是没有醒,她才带人离开,丫鬟婆子们送了周嬷嬷出去。

    “姑娘,老夫人又送了添妆过来,不知道——”

    “……”

    吴莲身上很热,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不再热,她慢慢醒了过来,睁开了眼。

    眼前有些模糊,头晕晕的,看到头顶的罗帐,周围很安静,好像没有人,她在屋子里,为什么?

    来不及想什么,第一件事是想到母亲的信,她要去见祖母,她想了很久,想明白了,她想到祖母平时和她说过的话。

    她很急,很着急,想把母亲给她的信给祖母,和祖母说她的想法,她早就该去见祖母了,脑中想到她好像病了,对,因为病倒了才没有,她现在好了,顾不上想别的,扫了一眼四周,她好像忘了什么。

    只是想不起来。

    她要起来,她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就要下床,祖母在哪里,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她看向外面。

    “姑娘。”一个声音响起,一个身影扑到她的身边,她才回过神来,看向床边扑来的人,还有后面进来的人。

    门开着,她看到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她为什么有些不舒服,丫鬟婆子都跪在地上行了礼。

    “姑娘喝了药终于醒了,姑娘是昨天昏过去的,现在都第二天了。”

    “姑娘你醒了,终于醒了。”“……”“姑娘,你不知道我们多担心,还要再喝药。”

    吴莲看着她们,脸色还是不好,秀发微乱,想要说什么,说不出话来。

    “姑娘。”

    她身边的丫鬟说了很多,丫鬟婆子也是,吴莲记不起,想到她要去做的反应过来,急起来,就要推开她们,站起来:“我的信,我要去见祖母。”她四处找着,她的信呢。

    丫鬟婆子见状正要开口。

    跪在床榻边的丫鬟,看出姑娘的情况,急什么,还有心思,她拉住姑娘,恭敬小心的的望着姑娘。

    “姑娘不用这么急着去,奴婢知道你担心什么,姑娘发热后奴婢就去了,老夫人派了大夫过来还有周嬷嬷过来,信已经送到老夫人那里,老夫人知道了,知道姑娘病了,心疼姑娘派了人来还送了东西来,只是姑娘得了风寒发热一直昏着。”

    “祖母?”

    吴莲听到身边人的话,看过去,看着她们,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她还要问。

    丫鬟婆子点头。

    床边的丫鬟还在说着。

    半晌后,吴莲知道了她发热昏过去后发生的,祖母没有生她的气,派周嬷嬷来,还加了添妆,她身上退了热,喝了药好了。

    她昏过去了多久,还有。

    丫鬟婆子跪在床榻边的丫鬟没有再说,吴莲躺了回去,她还是想去见祖母。

    被劝住。

    直到她醒来好一会。

    “三妹妹。”

    门外有人进来,带着人,她一抬头,看到二姐姐,二姐姐带着人来看她来了。

    门外的丫鬟婆子行着礼。

    “三妹妹醒了,我一听到三妹妹病了就过来,可是三妹妹没醒,三妹妹怎么病了,是不是我让三妹妹帮我的忙,三妹妹累到?那以后我不让三妹妹再帮忙了,昨天三妹妹来找我,我没有空,还说今天找三妹妹玩,三妹妹病了就多休息。”

    吴雲到了床榻前,坐下来,握住三妹妹的手,笑嘻嘻中带着担心关心的道,带来的人站在她身后向三姑娘行礼,她话中透出的意思就是之前就来过了。

    床榻边的丫鬟婆子行礼,然后退开。

    吴莲和吴雲没有看丫鬟婆子。

    “二姐姐没有。”吴莲摇头,二姐姐来过了吗,她病了,她的视线落到二姐姐肚子上,二姐姐为什么来,不用来,别过了病气,二姐姐有身子,她也很担心。

    “二姐姐你不用来的,还是回去吧,不要——”不要什么没有说,她觉得二姐姐应该明白,身边的人太多了,她不能明说。

    “三妹妹,我才来你就要赶我走?还是说你怪我,是我让你病的。”吴雲向三妹妹眨了一下眼,当不知道,打断三妹妹的话,她想来就来,什么也不怕。

    吴莲想解释,不知道怎么解释,脑中是祖母的话还有其它的,二姐姐不担心祖母不高兴吗?她没有说。

    “三妹妹你醒了就好,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还有。”吴雲担心的伸出手摸了一下三妹妹的额头,有很多想问的,吴莲感觉了一下摇头。

    丫鬟婆子等都松口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