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没有断绝
    “秦王,秦王——”

    “……”

    太后和熙和帝不敢相信,秦王昨晚不知怎么居然发了热,很是不好,天亮后还是烧得昏沉,报到宫里,太后和熙和帝都以为他是想做什么,没有理会,谁知道。

    太后和熙和帝不理会,宜妃不可能不管。

    马上派了太医去秦王府,太后和熙和帝也没有拦着,太医一到一把脉,一检查,事情有了结果,原来竟是他们没有料到的。

    是天花,这东西居然又出现了,还没有断绝啊。

    本来生气的也生不起气来了,不可能再让秦王禁足。

    太后也好,熙和帝也好,不敢相信的同时,知道秦王是真的染了天花,再次动了怒,又是这个该死的天花。

    没有人知道秦王能不能好,原来的一些打算只能先那样。

    他们很久没有见到秦王了,秦王一直在府里。

    怎么会突然染上?是秦王府里有什么还是别的原因?他们都在想,也有别的怀疑,秦王到底在干什么,好好在府里也染上。

    整个府里还不知道如何,想到秦王妃薜氏还有一些人,太后脸色就不好,熙和帝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想到太子那边明明都处理得没有动静了。

    难得过了些天也没有事,居然又冒出天花来,还是秦王府,先让人把整个府围起来吧,看来还没有结束,天花还在。

    指不定何时又跑出来,让谁染上,太子依然没有处置好,太后想着,希望秦王没事吧。

    想看下秦王妃薜氏要不要入宫,还有那个锦侧妃以及生的女儿。

    她安排人去见皇帝,问下。

    熙和帝一边生气太子所谓的处置干净就是这样?派人去叫太子过来大骂,一边派人去秦王府询问,再怎么也是他的儿子。

    他大怒着,总管公公低着头。

    听到母后的话,让母后自己看着办,太后听了,没说什么,想了一下照着自己的意思来。

    她看着宫人。

    “去吧。”

    宫人小心的,磕头离开,退下去:“是太后娘娘。”

    “嗯。”

    太后应了一声,很轻,思索着,宜妃那边就不管了,随宜妃的,转念一想要不问下宜妃想干什么吧,必竟是当娘的。在她想来宜妃这个当娘的肯定不会什么也不做。

    秦王染了天花。

    果然听到宫人的话,知道宜妃也派了人去秦王府,更是跑去见皇帝,想要去秦王府,不是派人去,是想亲自去。

    她是疯了,不过为人母,她也能理解,换成皇帝如何了,她也会和宜妃一样。

    可理解归理解,她不是宜妃。

    宜妃想亲自看一看秦王,照顾秦王,想去秦王府住,怕秦王府没有人主持,乱起来,想等秦王好了再回来。

    不可能,她只能这样说,这些是她的人听回来的,皇上当然没有同意,让宜妃回去了,宜妃不走,一直在那里。

    太后叫了人去见皇上,要是宜妃再不走,就说一下。

    宫规不可改,虽情有可原还是不行,不如派身边的人去,后来宫人回来告诉她宜妃回去了。

    不知道皇帝怎么说的。

    太子去了皇帝那里,可能又要挨骂了,她摇头知道皇帝的不高兴。

    太子没处理干净,就是她都不满,何况皇上。

    半晌,太子出来,太后问了问宜妃又做了什么,现在她们都只想秦王好起来,这种时候秦王感染上天花,不知道的人定会多想。

    宝珠郡主知道秦王表哥染了天花,啊了一声,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来到外祖母身边。

    “外祖母,天花还有,秦王表哥又染上了。”

    “是啊,就像躲在黑暗中,一不留神,一下就染了。”太后有这样的感觉,宝珠郡主也有。

    京城多少人染过。

    太后还在想,太子一切顺利,天花又是太子处理的,会不会又有人怀疑上太子对秦王下手啊。

    可能会有。

    皇帝想来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比如她就想了。

    由于太后和熙和帝没有张扬,秦王染天花的事,知道的一时不多,太后和熙和帝也不想马上叫太多人知道。

    *

    宜妃宫里。

    宜妃坐着,脸色难看,不知想什么,宫人退下去了,只有两个宫人,贴身的大宫人没有退下,跪在地上,不敢发出声音。

    “琰哥儿不会有事的。”宜妃坐了一会忽然问。

    两个宫人听了,整个人一顿,抬头小心的:“娘娘,殿下不会有事的。”

    宜妃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她想看琰哥儿,出不了宫,琰哥儿要出京,为什么还染上天花?

    秦王府里。

    秦王知道自己要熬过天花。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