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不停试探
    一定不能有事。“尤其是现在。”太后又道,重重的,加深语气,她希望皇上还有眼前的总管太监明白。“老奴。”总管公公埋下头,说不出话来,他听出太后娘娘指的是什么,太后娘娘这是在提醒,点出来,太后娘娘也清楚陛下不能有事。他,他,太后娘娘,你可知道皇上手已经想到皇上,他点头,磕了一个头。“好。”太后像是一下子放心了一下,声音变大,大声的说了一个好字,手再一挥,总管公公不敢抬头。“好了,你回去吧,哀家没有要说要问的了,告诉皇上,哀家等他,好好服侍皇上。”太后挥过手开口。她不准备再说了,还是想一想。“是,太后娘娘,不过太后娘娘,不知道你怎么觉得皇上有事的。”总管公公听了太后娘娘让他回去好好服侍皇上,他也怕皇上不好,就要走,不过走前,又想起之前他想过要问一下太后娘娘的话,退下的步子一转,又停了下来,再次跪在太后娘娘面前,向着太后娘娘恭敬小心的询问起来,整个人恭着身体,这一转再一转,晃到了太后的目光。“什么?”太后刚才说完,就想要叫人,还有休息一下,等这个总管太监下去,就——听到这个总管太监转回身的话,她:“想知道?是想知道还是有别的,哀家长了眼晴,还有猜测,觉出不对,也不看下哀家是什么身份,又是谁,皇上也是哀家的儿子,便想问一下,看看是不是如哀家所说,还是说是真的?”到了后来声音又严厉起来,可以说是质问,喝问,她无时无刻不想着试探。总管太监这一问,令她又生了疑惑,压下去的担心又起了一点。“太后娘娘,不是。”总管公公也知道自己这一问让太后娘娘又怀疑了起来,听着太后娘娘的话,看着太后娘娘表情,不敢面对,心中一顿,他有点后悔问,表面上:“太后娘娘,老奴就是想知道太后娘娘怎么会觉得皇上不好,皇上很好,然后好回禀皇上。”“哦。”太后目光又如电一样瞪着他,是这样?好禀给皇上,不是别的,她又仔细看,思量,还是没有主意。“就是这样,太后娘娘,老奴不敢骗你。”总管公公道:“老奴觉得太后娘娘会这样怀疑肯定有原因,听了才知道。”“嗯。”太后还是嗯一声。“没想到会让太后娘娘误会。”总管公公接下来说。“你是担心有人也像哀家一样猜测,发现,或者说察觉什么?”太后何其敏锐,就是总管太监不说,一转念就想到,此时注视总管太监,话里又是试探。稍微不小心就会着了太后娘娘的道。“太后娘娘,老奴不是怕,老奴是,皇上。”总管公公一听到太后娘娘的话,马上就说,说着才回过神来,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关于皇上的身体,他听了太后娘娘的话,差一点说出来了。太后娘娘还是在试探,意识到后,他反应过来,停下口中的话。“太后娘娘,老奴怕有人和太后娘娘一样,做出什么,陛下会龙颜大怒!”“有那么容易龙颜大怒?皇上没事还怕什么!”太后因为总管太监一点细微的变化,脸色不是太好,直到听到怕皇帝龙颜大怒,才好一点,她知道要是有人和她一样猜想,可能会做点什么。秦王太子还有他们身边的人都不是好相与的,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啊。太后也担心了起来。“别的人应该不会和哀家一样想,哀家太了解皇帝,别的人不可能像哀家这样了解,所以不用担心,最好是让皇帝不要整天呆在御书房。”“老奴会和皇上说的。”总管公公知道说到底,还是要让皇上出现,出来,太后该说的都说了,没有要说的了。手摆一下:“去吧,不用再说什么,和哀家说了。”总管公公也告辞,他要回去和皇上说,总管公公离开,太后坐着,一个人,坐了会才叫人进来。“太后娘娘!”进来的宫人还有嬷嬷行礼问安,跪在地上,太后一开始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后。“起来吧,不用这样。”太后没再沉吟,抬头盯着她们,看着:“都起来吧。”进来的人慢慢起来,恭敬小心,她们看到离开的总管公公,皇上?想是想,没有人出声,都是站着的。太后还是看着:“皇上没事,你们去看下珠丫头在哪里。”差不多要用晚膳了,皇帝不来。就她和珠丫头还有小丫头吧,要是贵妃有空也可以一起来,还有她那个孙儿。最小的孙儿,和太子牵涉得挺多的。“是,太后娘娘。”嬷嬷宫人听了放心,然后为首的一个道,太后心底那点怀疑没有说出来。她还是再看吧。一个宫人退下,还有一个嬷嬷,太后让人去传午膳,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还有时辰。这个时辰*总管公公回到皇上身边,小心翼翼走近陛下,不敢发出丝毫声音,身后的人都在外面,没有人敢进来。他抬了抬头,皇上手拿着朱笔,没有再颤,也没有咳,一切很平静。平静得就像一切没有发生过,皇上还是好好的,皇上还是皇上,不对,皇上本来就是皇上,这样安静得落针可闻在这些天来都是这样,皇上听不得任何声音,这个时候。稍有一点动静,就会惹得皇上大怒。皇上最近越来越不让人走近。他一直到皇上近前,也没有出声,恭敬站着。僵着身体,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熙和帝一直写着,一直看着,动作不停,看得认真,过了很久,像什么也没听到,不知道总管太监回来。可是总管公公明明回来了,回来好久,声音再小也不可能一点声响也没有,熙和帝是知道的。似乎要把面前的奏折看完,总管公公不记得站了多久,他知道陛下不把面前的奏折处理了不会理他,果然陛下放下手中的朱笔,抬头看来。“皇上。”他整个人跪了下去,手中的拂尘垂着。“母后说什么了。”熙和帝才想起来一样,威严的问起来,看着他,站了起来,手背在了身后。没有咳手也好好的握着,总管公公跪在地上,望着陛下,看着陛下站起来,禀报起见太后娘娘的事来。“母后知道了?”熙和帝盯着他,并没有太意外,脸色不好就是:“竟然直接问你,看来是朕的动作叫她发现。”“老奴瞒过了太后娘娘。”总管公公连忙道。熙和帝没有再说话。母后相信了就好。他会去见母后的,等一等,他决定了,总管公公看出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