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真的没变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好像这样王妃娘娘就没错一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妾身知道,因此很感谢王妃娘娘。”锦绣想着,向着王妃娘娘身边嬷嬷,很诚恳很是谦卑。她感觉到女儿手握紧,知道女儿儿子不习惯她这样,在边关她不好说什么,要教的在路上已经教了,她们身这的丫鬟她也嘱咐过。看过去,见丫鬟婆子拉住儿子女儿,王妃娘娘身边嬷嬷还有人都看着她们,她说得好像是说真的一样。“王妃娘娘接小公子姑娘也是为了他们好,边关哪里能有好的教育,让小公子们姑娘在边关长大,哪里比得上京城,这是为了长久以后,你说是不是锦侧妃娘娘,王妃娘娘一片心,也是怕你在边关要服侍殿下没空,两位小公子姑娘耽搁了,王妃娘娘在京城坐镇,也没事,让小公子姑娘回京,王妃娘娘可以帮看着教一教,说出去也好听,不管怎么样看,锦侧妃娘娘也能专心服侍殿下,王妃娘娘想接锦侧妃娘娘回来,也是怕你呆不习惯。”薜氏身边的嬷嬷又道。这些都是说了又说的,在这时还是要说,当着锦侧妃娘娘一行说。锦绣:“妾身知道,很感谢王妃娘娘,只是殿下说,妾身也怕麻烦了王妃娘娘,累到王妃娘娘。”“多谢王妃娘娘。”“殿下也是想身边有人吧。”薜氏身边的嬷嬷说是这样说,心里却不是很痛快,她说这些就是想看下锦侧妃娘娘的表情,锦侧妃娘娘直接说不想送回来得了,还说什么不想麻烦王妃娘娘,她是不想麻烦,还是怕,还多谢,谢什么呢,还有当面用殿下来堵她的嘴。这是用殿下来说事呢,殿下她是不敢说什么,可是锦侧妃娘娘以为她是谁。这是想说是殿下不放人?真是。面上倒是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心里不爽,也不耐烦多说,特别是她说完发觉两个小公子像是想说什么,姑娘也是,被身边人拉住了。这是不满?妾教出来的就是妾教出来的,没有规矩,她没有再说话了,眼看就要到正院,她看向身边的人。让她先进去,和王妃娘娘说一声。婆子进去了。锦绣知道眼前王妃娘娘身边嬷嬷不会高兴,还有拉着女儿跟着,儿子不像女儿。“锦侧妃娘娘,王妃娘娘给小公子们准备了不少吃食。”她侧过身子来,锦绣感谢。“对了。”薜氏身边的嬷嬷没有亲自进去,就是还有一件事,盯着锦侧妃娘娘。“不知道嬷嬷有什么事。”锦绣道。“锦侧妃娘娘不知道是不是忘了,还是在外面戴习惯了,帷帽还没有取,你要进去给王妃娘娘请安,不可能一直戴着。”薜氏身边嬷嬷早就想看一看,目光很想穿透进去,隔着只能看到一点点。“哦,妾身忘了。”锦绣忘了,她在边关的时候习惯了,听到嬷嬷的话,她取了下来,没有让丫鬟婆子帮忙。把取下来的帷帽给了上前的丫鬟。丫鬟接过帷帽,退到后面,薜氏身边的嬷嬷看清了锦侧妃娘娘的样子,没有怎么变,不过皮肤不算白皙,没有变老是真的,果真是风沙大。几年前锦侧妃娘娘的样子浮在眼前,现在再看,眉目间多了点大方,本来锦侧妃娘娘就不算花容月貌的,皮肤也不白皙,看着说不出的感觉。锦绣知道嬷嬷在看她,她笑着,很是理然,这就令薜氏身边嬷嬷有点说不出来了。“锦侧妃娘娘没有变。”薜氏身边嬷嬷叹口气。“嬷嬷也一样。”锦绣回道。“锦侧妃娘娘是真的没变,听说边关风沙大,很是苦寒的,小公子姑娘。”小公子姑娘都不算白皙,比不上京城的,薜氏身边嬷嬷说。“边关确实不一样,在那里,心会宽阔很多。”没有呆过的人不知道,也理解不了,要是可以选,她更想在边关,那里是另一个天地,那里没有太多的规矩。边关的战争还有厮杀还在眼前,她不后悔陪着殿下呆在边关,还一呆就是几年,边关是京城的人想不到的。去过边关,再看京城“锦侧妃娘娘倒是在边关呆得住。”“嬷嬷呆过就知道。”“老奴老了。”“”厅里,薜氏听到锦绣那个女人带着儿女来了。来了吗,来了,就在外面,她看着身边的人,站起来,坐下,丫鬟婆子看着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先让她们等一下,就说本王妃。”薜氏就在说,盯着下面的人。“王妃娘娘,你叫人去让她们来的。”“让她们进来吧。”薜氏听了,让她们出去,让锦绣那个女人带人进来,还有她生的女儿和儿子。嬷嬷还没有进来,嬷嬷为什么不进来和她说一下,她也好知道,正埋怨着门口有了动静。她看过去,还以为是锦绣那个女人带着儿女进来了,摆着脸,丫鬟婆子也是。没想到不是。“王妃娘娘。”是她身边的嬷嬷。下一刻薜氏看到嬷嬷,站起来,丫鬟婆子也看到,往后一看没有看到锦侧妃娘娘还有小公子大姑娘啊。小公子大姑娘锦侧妃娘娘怎么没有进来,这也是薜氏想问的。“嬷嬷,你。”“王妃娘娘,侧妃娘娘还有两位小公子,大姑娘进来了,在老奴后面,一个像殿下一个向锦侧妃娘娘。”薜氏身边的嬷嬷还是先进来了,和锦侧妃娘娘说过。她走近王妃娘娘,在王妃娘娘耳边说了锦侧妃娘娘还有两位小公子大姑娘的样子还有事。让王妃娘娘有个数,该说的都说了。薜氏听完了,知道了,她一边安心一边想问,丫鬟婆子没有听到,只隐隐听到一点。薜氏身边嬷嬷扫过去,没有再说,只叫了一声。“王妃娘娘。”薜氏也想看看是不是和嬷嬷说的一样,她叫了人,嬷嬷也看出去,很快锦侧妃娘娘带着小公子大姑娘进来了,一进来当然是行礼问安。薜氏看着,直直的,丫鬟婆子嬷嬷都是,薜氏只觉得果然,和嬷嬷说的一样,就是这个样子吗。她看了又看。锦绣感觉到王妃娘娘目光。*天要黑的时候,宫里散了,各人都出了府。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