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那是秦王
    她站起来走了几步,回头,是不是她这慈宁宫也不用存在了?

    这样闯进来的行为,她的慈宁宫哪点还有威严?她明白皇帝愤怒,不准备再对秦王松手,她不该这个时候插手,有什么过去再说比较好。

    这时候插手会让皇帝不高兴,指不定皇帝怎么想,还以为她想帮秦王,她没有想帮,可是一想着皇帝玉妃还有刚才那些人的动作,她还是耿耿于怀。

    就算皇帝不高兴她也要问一句。

    “太后娘娘,皇上那里。”

    宫人看着太后娘娘,带着担心。

    “你们怕什么,哀家都没有怕。”

    太后看了一圈,厉喝一声:“走了,走了,都走了,给哀家把这里收掇干净,哀家不想再看到。”她猛的往里面走,扫了一下下面的狼藉,那些血还有落地的碎片还有秦王留下来的东西,她不耐烦看了。

    一块一块溅落在地上的血迹都干起来,血腥味还在,还是没有散去,在这里多呆一会,太后就觉得眼前都是血。

    “是,太后娘娘,奴婢等会收拾干净的。”宫人还有嬷嬷听了太后娘娘的话,见太后娘娘走了,她们一半跟上,一边跪着行礼,回答。

    跟着太后娘娘的跟上。

    “嗯。”太后嗯了一声,没有多说,应得很轻,也不高兴,走过地面上的狼藉还有血迹,都干起了,她不想再看,想到秦王这些血完全是被自己的佩剑伤到,自己带着剑入宫,最后被自己的剑伤到。

    这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皇帝倒是方便,要剑有剑,看到秦王的佩剑就用了,也是这个佩剑让皇帝彻底放开,她想到皇帝用完剑扔掉的情形。

    上面都是血,用完一甩,剑落在地上,哧一声响,秦王一边捂着伤口一边捡起来,拄着。

    那样子,就像要反击,皇帝都发了怒,质问想干什么,是不是要一剑刺来,弑父?秦王一句也不坑,她在旁边插了话,皇帝才愤怒离去。

    秦王还是拄着剑,剑在最后秦王插了回去,秦王要是知道自己佩剑入宫会这样,不知道后不后悔。

    她不知道又想什么,扫了跟着的宫人,没有再留下来,进了里面。

    被带走的秦王并不后悔带着佩剑到来,哪怕佩剑被来带走他的人收了起来,他此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他知道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没用,父皇不开口,他会一直被关着,他还在,秦王府就还在。

    他要是没了,秦王府就是彻底没了。

    他只想知道父皇把他关在哪里,不过依然没有问,到了就知道了。

    看了看前后父皇身边的御前侍卫,他跟着走,不久之后到了。

    到了地方,秦王才知道父皇是要把他关在哪里,脸色变了变,这里虽然不是宗人府。

    但是历朝都关过不少人。

    他要被关在这吗,原来父皇是想让他在这里——他还以为父皇会把自己关在宗人府里,必竟他犯的事应该去宗人府的牢中走一圈。

    秦王还在想着。

    “秦王殿下,请。”一边的御前侍卫见到了地方,回了回头,向着秦王殿下,秦王殿下以后就要在里面,但他们对秦王还算是客气的,哪怕秦王被关起来了,可能再也出不去。

    被他们亲自押解到了这里,秦王殿下必竟是秦王殿下,也有人眼中闪过不屑觉得这位秦王殿下枉杀有功将士,还制造天花,造反,但御前侍卫首领还是很客气。

    甚至还看了眼露不屑的人,那人再也不敢。

    秦王看了看为首的侍卫首领,过了一会,他点头,没有多看,多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门被关上,御前侍卫会留下一部份人在这里。

    还有一部份会向皇上回禀,这里的人则是等人过来交接,御前侍卫首领一行刚才见秦王一直不点头,还以为……

    有人还在猜想这位秦王不会还想去见皇上吧,就见秦王这样进去。

    一路行来这位秦王都是这个样子,好像不觉得自己被关起来了,尤其让其中几人不屑。

    这是什么表现,觉得自己被冤枉,小道消息都传开了,皇上都发了话。

    其中一个忍不住,就是之前被瞪了一眼的。

    “老大,这位不是都被关起来,而且——”这人看了一眼关着的门,示意着,意思很清楚,在他想来反正人也进去了,又听不到。

    “秦王殿下就是秦王殿下,和皇上是父子,再怎么也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说的,我看你是太大胆,还是慎言。”

    御前侍卫首领转过头来,不高兴的,马上道:“不要再说了,秦王殿下……”他想说什么又没有。

    “啊,老大,你要说什么,你说的我们都知道,是不是,秦王殿下可是完了,你看都——”

    这个人还要说。

    也有人附和,还有人看着御前侍卫首领。

    “不要再说了。”御前侍卫首领知道手下的人这样很难免,但是不想再听到,他要带人回去复命了。

    “你们就不怕有人听到?”

    “怕什么?”这个人还是道,又有人附和。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胆敢枉测君心?”御前侍卫首领带着要回去复命的,交待留下来的好好看着。

    “哦,老大,哦。”这个人才知道老大真生气了,没有再说,他们一起看了一下关着的门。

    事情传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哗然。

    宫里,熙和帝听到母后派了人来,他不想见,最后还是见了,母后派来的人是来问他派去的人私闯慈宁宫的罪。

    他哪里有那么多心思,挥手,挥退了,没有说什么,只说会处置,至于如何处置到时候再说。

    知道秦王被带去关着,他不想再听,挥手让人下去,背负着双手,什么也不想想,不想做。

    连玉妃那里也不想去,只想一个人静静,想一想到底秦王那个该死的东西在想什么。

    他的手边还有血迹,秦王留下来的,溅落在他手上。

    他用帕子擦过没有擦掉,已经干了,帕子还在地上。

    朕不会放过任何胆敢造朕的反的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