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写下诏书
    纪尧轻笑,看到菁儿眼底,知道菁儿是在担心,他本来想考一下这两个臭小子没学过,他们不是一脸得意,没想到这两个臭小子也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他会问。

    “赵嬷嬷她们都担心着。”萧菁菁说了一句,好像她问只是一问,是赵嬷嬷她们在担心:“你带着小猴子他们去了,赵嬷嬷她们一来就问。”

    “她们不了解,菁儿了解。”

    纪尧说了,眼中全是笑。

    萧菁菁:“……”

    第二天,纪尧一早起来,本来和菁儿一起再多睡会,还是被召到了宫里,要是别的人他就推了。

    但是是皇上派了人来召见他,直接派了人到府里,纪尧就算不想入宫,还是整理后入了宫。

    他走的时候和菁儿说了,知道菁儿担心她,有什么好担心的,皇上无非是为了一些事要见他,他还是能想到的,觉得应该不会有事。

    安慰了菁儿,让菁儿等他回来。

    “菁儿放心。”摸了一下菁儿的头,和女儿打过招呼,让她好好陪着菁儿,叫了人进来。

    “……”

    纪尧转着玉板指,坐进马车,一路都在想,进了宫,到了养心殿,皇上现在在养心殿里,抬起头来,看到总管公公还有坐在御案前的陛下,今天不是大朝,小朝已经结束。

    养心殿里很安静。

    “给皇上请安。”纪尧和总管公公点了一下头,总管公公脸色还好,他向着皇上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总管公公退到一边去。

    他看着纪太傅,再想到什么。

    “起来吧,来了?”熙和帝本来低着头,写着什么,听到声音,抬头看到他,轻轻的说了一声,这个纪永叔,他的太傅还有内阁大臣,请了假说是要休息一阵子。

    还不是来了。

    他想着,看了一眼,才收回目光,继续写着手上的,等写完再说,虽然他叫纪永叔来是有事想问一下。

    “谢陛下。”纪尧站了起来,站直身体,站在下面,看着陛下的动作,等着陛下结束。

    总管公公也看着,不好说什么。

    熙和帝一边写着一边。

    因为太子的原因还有秦王,还有某些原因,加上他自己一定要休息,这个纪永叔想出京,他同意了他出京。

    而且当时秦王那个孽子刚回京,在他眼中太子本来就有很大优势,纪永叔和太子亲一些,要是帮着太子做点什么,秦王那个孽子还有什么招架之力,就算他不准备换太子,也不想又破坏了太子和秦王那个孽子的平衡,干脆就同意,让他避开,等他出了京。

    还派了事给他,等纪永叔再回京,可能已经尘埃落定,纪永叔不在他也能看出太子是不是自己有能力。

    也是为了他自己,他这个皇帝是很自信。

    可是,秦王那个孽子都敢造反,太子谁知道会不会,他还真怕太子这个臭小子也来一个造反。

    他要小心,要不是他身体不好了,他真的要全部清洗一次,清洗得干干净净,现在只能这样。

    如今秦王那个孽子被他关了,秦王府也围了,谁也不准进去也不能出来,等着他处置。

    算来算去,数着他这几个儿子,晋王他是从来没有指望,几个小的都小,大一点的也都不如秦王那孽子。

    只有太子,就算他想再拉起一个来平衡都怕达不到目的,不过办法是想出来的,他才是皇帝,他要做什么不能,只是也要写一份诏书了。

    他要是死了,就让太子继承他这个位置,要是他还能活很久,那就作废。

    这个打算他没有和任何人提,也不想和谁说,总管太监也不会知道,就算是他身边的人。

    只是召了纪永叔进来。

    他决定问一问。

    写完手上的,也想完,他放下手上的笔,把写好的放在一边,又抬起头来,盯向纪永叔,纪尧发现了,微低头。

    总管公公低着头也感觉到陛下看过来,他不敢动,也不敢开口,陛下要和纪太傅说话。

    “纪永叔。”熙和帝忽然开口,一个字一个顿的,声音低沉,带着什么,纪尧:“皇上。”

    “朕有话要和你说一说。”熙和帝不再写后,也不准备再坐在这里了,他一下子从御案前站了起来,走了下来,背负起双手,居高临下,走到了纪永叔的面前,停了下来,像是要打量什么。

    又像是什么也没有看。

    纪尧任着陛下看。

    “不问一下朕想说什么?”熙和帝过了一会,开了口。

    “不知道陛下要说?”

    纪尧望着皇上,顺着陛下的话:“请陛下说,微臣在听。”很是恭敬的。

    “你这小子。”熙和帝被他顺着他话的语气弄得哭笑不得,心情不好也好了一点,昨晚在玉妃那里。

    玉妃安慰了他,用她的美丽还有高洁还有话,哪怕并没有说太多,他的心情总算好了,就像玉妃说的,他才是皇帝,掌握一切。

    谁都要跪在他的脚下,秦王那个孽子不听话就处理了,他还有玉妃,玉妃整个人都是他的。

    这个纪永叔也会说话。

    “嗯,朕知道你在听。”熙和帝又说了一句,看向他,突然想到什么,厉眼扫向总管太监,让他下去。

    挥了一下手,威严的:“给朕下去,还不快,守在外面。”他要说的不想有人在这里听到。

    纪尧侧过身来。

    “陛下。”总管公公一下子感觉到,他本来还在听的,想着陛下会和纪太傅说什么,虽然不久前陛下也看过他,但是和现在不一样,陛下就像是盯着他,他猛的抬头,对上陛下的目光,听到陛下的话,他顿了一下,立马应了,尖着嗓子甩了一下拂尘,脑中不敢想,连纪太傅都不敢看,退了出去。

    总管公公退到外面后,叫了人来,说了一声,让人退开点,不要进去,也不要发出声音打扰到陛下和纪太傅,他规矩的守在殿门口。

    就算有徒弟过来,叫师傅,怎么了,他也一个眼神过去。

    “师傅?”

    “住嘴!给杂家住嘴。”

    “……”

    养心殿里。

    熙和帝看着纪永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哼了声,在心里,并没有哼出来,他又不是纪永叔这样的小子。

    纪尧也看着,而后收回视线,在察觉陛下没有再看看向他后。

    “陛下。”

    “朕昨天处置了秦王,把他关了起来,他居然敢蓄养私兵,还敢做出那些事,造朕的反,你觉得朕接下来该怎么做?”

    熙和帝沉着一张脸,问出来,逼着纪永叔说。

    纪尧一片平静,他心里已经演了很多遍这样的对话,陛下叫他来,又不是光站,除了秦王太子没有别的:“陛下,这不是臣子该说的。”他昂头起来。

    “朕知道你会这样说,昨天的事想来你也知道了,就算没有入宫,有人会告诉人你。”熙和帝又说了一句,话中有话的话,脸上倒是看不出来什么。

    还是那样。

    纪尧:“陛下,不是的,臣是听外面说的。”

    算是否认陛下的想法。

    熙和帝挑了一下眉,哦了声:“是吗,不是太子和你说,派人和你说?太子很得意吧,朕没有别的可用的儿子了,只有他。”

    “皇上。”

    纪尧叫了一声。

    “不用怕,朕就是想找个人说一说,你要是也怕,朕也找不到人说了。”熙和帝就像是随口说一样,拍了一下纪永叔的肩膀。

    纪尧宁可皇上不要和他说,皇上还是找别的人吧。

    皇上怎么可能找不到人。

    “秦王不行,别的太小,只有太子,朕有一个想法。”熙和帝慢慢的道:“写下一份诏书。”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