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只一个能用
    朕虽然定了罪,也不打算放过那个孽子了,但还是想问一问,尤其是找人,问下,只为了心里的答案,熙和帝道。

    问了太子,想再问一下孽子,想多听一听,怕漏掉了什么。

    “秦王殿下看着不像会这样的,臣也不敢肯定,因为臣并不是秦王身边的人,和秦王殿下也不算亲近。”

    纪尧说。

    “你还是这么会说话,可是还是太小看那个孽子了。”

    熙和帝没有说,不像对太子,可能是想像秦王做的,手拍了一下御案,啪一声响,本来还有一点怀疑纪永叔这小子,听到他和自己一样,摆手不让他再说,怒气冲天。

    那个孽子可不像他们想像的那样。

    “那个孽子,朕——朕派人去查了,查到了一点了,就算还没有查清楚,也知道**不离十,不管是谁传出来,都说明了这个孽子罪有应得。”

    熙和帝生气的。

    纪尧看着皇上,没有再说一句话,知道皇上真的在生气,熙和帝还要说,眯着一双眼,带着冷厉:“等到朕查清楚再找那个孽子算帐!”

    纪尧突然说了一句:“皇上会不会是有误会?”

    “有什么误会,还能有什么误会?朕派人去查了。”

    要是纪永叔不这样说,熙和帝可能还会怀疑纪永叔这小子为了太子什么都说得出来,不过他还是问了。

    这是他之前就想问,想过不问只看,又想问的,如今,他还是说了。

    “朕是想问你,秦王这件事是不是有太子有关。”

    “陛下。”

    纪尧像是没有料到,没有想到皇上会这样直接的问,还是问关于太子殿下和秦王之间纠葛的。

    是不是有问题,太子殿下是不是害秦王,秦王的事是不是太子插的手,就算太子殿下做了他也不会知道。

    秦王殿下也可能自己做。

    这是他表现出来的。

    “臣不知道,臣不知道会不会有太子殿下有关太子殿下有没有做过臣不知,秦王殿下。”陛下果然怀疑着,纪尧回答,他以他的身份回答。

    太子殿下那里他不知道。

    秦王殿下什么他没有说完。

    “哼,你这小子为什么不说完,话里的意思就是不知道,可能无关,太子没做过,秦王自己做的,是,朕是可以查出来秦王和太子有没有关都没用,事情都是秦王那个孽子自己做的,太子就算说了,也不过是说出来,能有什么是不是,难道朕还能让他不说?”

    可是为什么不行来告诉他这个父皇。

    怕他这个父皇知道不相信还是怀疑他?虽说他不能肯定太子插没有插手,熙和帝还是说了。

    “要是太子做的,朕也不会放过他,胆敢这样做!明明可以来找朕,偏不这样做,而是传出去!”

    “皇上。”纪尧望着皇上:“太子殿下,臣也不知道。”

    “行了。”

    见纪永叔这样,熙和帝也不想再说下去了:“你也不用说了,看你的样子朕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知道就不知道,朕就是问一下。”

    纪尧低着头。

    “好了,纪永叔,你这小子可以回去了,回去后好好准备好,想出京就出京走一走,散散心,朕也想出京散下,只是太子秦王这个孽子一点不省心,朕没有空!”熙和帝挥手,让他可以走了,不用再在这里,惹他的眼,让他不高兴了。

    “是,陛下。”纪尧行了一礼,不卑不亢的。

    打算退下。

    “不过纪永叔,朕刚才和你说的这些,朕不想有人知道。”熙和帝又想到什么,警告了纪永叔一声。

    “陛下,臣不敢,请陛下放心。”纪尧抬头。

    “朕也想放心,不过你小子说了,应该就不会说出去,朕会写诏书,你下去吧,去吧。”熙和帝道。

    纪尧退了出去,他没有问陛下何时写诏书,诏书可能就是一个托词。

    熙和帝看纪永叔这小子没有问,退出去,心情也好了一点,过了会,叫了人进来,总管公公在外面等了很久。

    等到了纪太傅出来,他行了一礼,纪太傅什么也没有说离开,然后听到陛下的声音,他甩了一下拂尘,顾不上纪太傅了,忙和身边的人交待一句,走了进去。

    “陛下。”

    他行了一礼,望着陛下,熙和帝看着进来的总管太监:“起来吧,看你那个样子,纪永叔走了?朕和纪永叔那小子说了一件事,要写一份诏书。”

    “诏书。”总管公公愣住了,皇上是什么意思?皇上要写什么诏书,诏书是什么?

    “皇上,你要?”

    “朕有自己的打算,你也不用想朕是什么意思,没有和你说,是你没有知道的必要,现在告诉你,是有朕的目的,朕会写一份诏书,给太子的,要是朕不好了,就拿出来。”

    熙和帝说。

    把他的想法说了。

    “皇上,你怎么会——”总管公公听完,顾不上想别的,猛的跪着磕了一个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皇上有事的时候。

    皇上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然后,皇上和纪太傅说的也是这吗,皇上之前根本没有提起来过。

    皇上怎么想起来的?

    在他想的时候,皇上又开了口。

    “太子呢,去看一下,在干什么,叫来,朕要和他也说一下。”

    总管公公听了,忙要应声。

    “朕觉得纪永叔说得有理,朕不放心就多把太子拧过来,趁着多教他一下,不要以后丢尽朕的脸。”

    熙和帝道。

    又让总管公公吓到。

    熙和帝一见,不知道这个太监还在干什么:“你还在干什么,还不快去?”

    要是站着肯定会踢这个总管太监一下。

    “是!”总管公公听到皇上的话:“是,皇上,老奴就去。”行了一礼,应了一声,忙去。

    “那就去。”

    熙和帝冷声:“还要朕送你去还是怎么?啊?”

    总管公公快步去了。

    到了外面。

    熙和帝一个人坐着,坐了一会,站起来,他在想太子那个臭小子来了,他要怎么说,太子太子。

    到了现在他居然就这一个能用的。

    纪尧出了养心殿。

    看向东宫。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