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去死去死
    有心思喝茶了,她端起一边放着的茶水,茶水是不久前下面的丫鬟刚沏过来,送上来的。

    有些微凉了,不过里面的味道没有变,她还是吹了吹茶沫星子,慢悠悠的喝了一口,不再急了。

    喝完一口,她叹了口气,整个人舒服,不过——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这样,叫了一声:“老夫人。”

    “我都知道了,不用担心了。”纪老夫人说了一句,睥了张嬷嬷一下,张嬷嬷还是望着老夫人。

    纪老夫人也知道这个婆子在想什么:“太子殿下哪里那么容易出事,老四提过一点。”盯着她也不多说。

    淡淡的提了一句,张嬷嬷能想到就想到,想不到,她也不会再说。

    张嬷嬷恍然明白,她本来就想到了一点:“老奴知道了,太子殿下……”她和老夫人说着。

    最后没有说出来。

    四爷和太子殿下肯定早有说辞,四爷离京前定和老夫人说过。

    就是不知道太子殿下中毒的事有没有关,还有太子殿下这样中毒,是不是意外?

    “你啊。”张嬷嬷看来是想到了,纪老夫人听着她的话,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老夫人。”

    张嬷嬷又叫了一声。

    纪老夫人一连喝了几口茶水,凉下来的茶水,别说,比热腾腾的茶水让她喜欢一点,不过热腾腾的茶水冷的时候喝好,之前吹开的茶沫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拢到了一起。

    她眼角余光一睥,就睥到了,不由再次低头,放在眼前轻轻的吹了吹,把它给吹开。

    然后又喝了最后一口。

    喝完这一口她原是不打算再喝的。

    却没有放开,还是端在手上,时不时低头瞄一眼,再吹一口茶沫星子,觉得可以混一下时间。

    张嬷嬷:“老夫人要不要老奴让人重新沏壶热茶来?”她看在眼中,发觉老夫人一直喝茶。

    可是茶水是先头沏的,都凉下来了,她不由恭敬的。

    老夫人想喝她就让丫鬟进来,再去烧热的就是。

    “沏什么沏,重新沏什么,没看到我在喝?这样刚刚好,可以让我冷静一下,冷静的想一下事情。”

    纪老夫人说了起来,白了她一眼,不想再和她说了,她还在想事。

    发现自己真的很有些渴,喝起来就没有一个停,一边想事情一边说话,一边就忍不住吹着茶沫星子喝着。

    抿了几口,一直到抿了不少口,口中甘苦回甜,很是清爽了,才回过味来,肚子里装了一杯的茶水,有点晃荡。

    不知道是说话说多了,还是天渐渐好起来,想得多了担心太子殿下心里起了火,喝了这些茶水终于是心头舒畅了。

    这一看手中的茶水没有了,她才不得不放下,放到手边,啪一声响,很有些刺耳,不过纪老夫人不在意。

    “老夫人,老奴!”

    张嬷嬷一见,心中一紧马上就提起一边的茶壶,虽然老夫人不要她叫人进来再去重新沏壶茶来,可是这里还有剩下的,老夫人看着很喜欢这样凉下来温温的。

    她给老夫人又倒满了一杯。

    “行了,不用操心了。”纪老夫人看到,瞄了瞄她,不用她再倒,不过手还是端起来吹着,慢条斯理的喝。

    好像喝不饱一样,就是禁不住喝,张嬷嬷:“……”

    “要是渴了,就自己倒一杯来喝,看着我干什么?”吹着茶沫星子喝了几口,纪老夫人感觉到落在身上目光,她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被一直看着,还是看了过去。

    对上张嬷嬷的视线,她有些不悦,见她好像看着她手上端着的茶水,你头看了一眼,这个没有眼见眼皮子浅的东西,想喝茶就说,要不就自己倒,或者出去喝。

    不由说了一句。

    “老夫人,老奴不渴,就是觉得老夫人喝得有点多了,茶水好是好,可是喝多了……”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没有生气,老夫人还以为她想喝茶水,渴了,让她自己倒,她忙开口说了她的想法。

    “老——”

    纪老夫人正要说什么被张嬷嬷打断,一时盯着她,也没有再说了,更是放下手中的茶杯。

    她要说的是她没有想再喝,不过感受着肚子里的茶水,她是喝多了。

    张嬷嬷还知道提醒,还算不错。

    “好了。”

    她又说了一声。

    “老夫人。”张嬷嬷道。

    “还有什么一并说了吧。”纪老夫人看她的样子。

    “老夫人,四爷那里,要不要。”张嬷嬷还是问了老夫人一声,她提起四爷还有四夫人,太子殿下中毒,就算是有原因,可是。

    “找老四干什么,你自己都说了,是老四的人说的,还说什么。”

    纪老夫人很不耐的看她。

    张嬷嬷也了解,就是,就是想提一下,见老夫人这般说了,也不再开口,纪老夫人想着要不要给老四一家写封信去。

    问一下,又想着可能老四一家的信也要到了。

    让张嬷嬷出去,再叫人进来,张嬷嬷听了应了一声,去了。

    纪老夫人一个人坐着,慢慢说起来,声音不大,也不小,缓缓的:

    “太子殿下中毒的事希望是和老四的一样吧,老四说过一些,还提醒我不要插手。”他和太子殿下心中有数。

    抬头看着外面,有人进来了。

    *

    宫里,宜妃从太子倒下,得逞开始,每天都在问着太子是不是死了。

    宜妃迫切的希望听到太子死了的事。

    虽然太子中了毒,她已经得手,可是太子一日没有咽气她就不放心,她要听到太子死的事,派去的人不能用了。

    她也知道东宫被围了起来,皇上在查。

    可是那又如何。

    太子已经被下了毒!

    为什么不多给太子下点毒药,她说了让她们一定要致太子于死地!

    她们为什么还让太子活着?

    啊?

    “娘娘,太子殿下还没有,东宫有很多人,皇上太子妃娘娘都去了,还有太医院的太医们,太子殿下在解毒好像,不知道解了没有,应该没有,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打听不出来,东宫外面都是。”

    “本宫说了要太子去死,你们就是这样做的?”

    “娘娘……”

    “……”没死,那你们就给本宫去死!

    去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