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有主张
    她们没有再提京城的事,叶蓁却又提起,太子殿下监国,秦王殿下成了庶人,还有宜妃打入冷宫。

    皇上病重,能不能好!

    谁也不知道,也没有办法说,她们听着叶蓁说,叶蓁一向胆大包天。

    到了苏州,他们找了一个地方落脚,休息后,有了精神开始游玩。

    京城。

    熙和帝病重后,本来没有让太子监国,太子天天待在一边,熙和帝醒来,看到太子。

    知道外面的情形,知道自己的情况,看了太子一会,让他马上开始监国。

    他本来就准备让太子——只是早一点,他也好休息。

    太子义不容辞,笑着走马上任,开始监国。

    不过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派人把父皇病重的事通知了皇祖母,还有京城发生的事情告诉皇祖母。

    问皇祖母要不要回京。

    人已经派出去好几天了,应该要不了几天就会有消息。

    除此外每天空了就去陪父皇,就算父皇让他滚。

    然后趁机照顾一下秦王,不对是萧琰,还有宜妃那个女人,朝堂上忙得都忘了派人去找孤的太傅大人了。

    所有人对太子殿下的看法都很好,太子殿下做得不错,监国得很好,更好了。

    直到有人提起,太子才想起来太傅大人等。

    他笑了起来,孤的太傅大人还有菁妹妹好像已经走了一阵,不知道到哪了?到江南没有。

    啧啧。

    数日后,太子收到了江南送回来的口信,他笑了,怎么能不笑,孤的太傅大人……扫了一下下面的人:“孤的太傅就是这样说的?还说了什么?”

    “没有了,殿下,太傅大人只说了这些。”下面的人听了,马上恭敬的回答,他们还以为殿下会生气,没想到。

    “孤生什么气,看着孤干什么?你们是觉得孤该生气太傅的气?”

    太子看出了什么,笑骂了一句。

    “属下不敢,殿下——不是!”下面的人忙开口,不敢再说了,话还没有说完。

    “孤就知道!”

    太子笑着挥手让人下去,太傅要是这么容易回京他孤就……他怎么会只派一个人去,又派了人去再江南看看太傅大人又要去干什么,走了出去,他要去陪父皇了,父皇病倒后暴躁了许多,他要是不去,父皇会骂他不孝,他要是去了,又不让他经常去。

    他还记得父皇倒下的时候的样子,现在好了有精神骂孤。

    父皇这次倒下很严重,好几天才清醒。

    醒来后太医说了——不能再劳心劳力,父皇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整天看这个不顺眼,那个不顺眼的。

    呵呵,太子笑着。

    只是不是只看他不顺眼,为了让父皇安心养病,他隔绝了父皇身边的人,不是经过他同意,是见不到父皇的,他不想让人打扰父皇,父皇也知道,没有说什么。

    他请了父皇宠爱的玉妃陪着父皇,父皇居然嫌他多事。

    现在不嫌他多事了吧,有玉妃陪着,啧啧,父皇最近开始嫌他去得太勤,打扰到他和玉妃,让他没有时间和玉妃在一起说话。

    父皇宠玉妃,玉妃就是站着不说话就是好的,他做了那么多,在父皇那里也得不到一个好。

    父皇病倒在床,一个人,他最宠爱的玉妃怎么能不侍疾?

    父皇舍不得让玉妃来,孤舍得。

    玉妃陪着父皇,父皇心情不是好了很多?还不谢孤!

    他到了父皇寝宫外面。

    有人候在外面,看到太子殿下到来行礼,太子笑了笑,太医也在,过来,行了一礼,望了一下四周,小声的想要说什么:“殿下。”

    太子明白,让人留下。

    他走到一边去,看着他,让他说。

    太医走近欲言又止:“殿下——皇上的龙体!”

    “孤来看父皇,父皇的身体怎么样?”太子随意的笑,看着父皇的寝宫。

    太医也看了一眼皇上的寝宫,然后。

    “殿下,皇上的情况还是不是很好,皇上虽然很配合,但是皇上的龙体已经在那里,再怎么也好不起来,主要是之前用了药,还有那些香,玉妃娘娘……玉妃娘娘太过,就算是为了得宠,也不该如此,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皇上才这么宠玉妃娘娘。”

    太医望着太子殿下说着。

    “说重点。”

    太子不想听这些,挑眉,似笑非笑睥他一眼:“孤可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说这些,父皇还等着孤。”

    “殿下。”

    太医对上太子殿下目光,说不出话来,过了片刻:“玉妃娘娘用在皇上龙体上的每一样都是对皇上不利的,尤其是皇上的龙体,臣是不知道,要是知道一定阻止皇上,太子殿下不让臣和皇上说,臣知道太子殿下一定有不让臣说的原因,心里一定有主意,皇上不知道,玉妃娘娘害了皇上,皇上还宠着,到时候皇上的龙体更不好,太子殿下还请太子殿下告诉皇上一声,太子殿下——”

    太医又要说,到了最后更是想要请求太子殿下,弯下腰,行了一礼。

    他是被太子殿下收买,但皇上的龙体……他一开始还没有多想,他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什么不说出玉妃娘娘害皇上的事,还把玉妃留下来,留在皇上身边。

    让皇上宠着,他不得不多想,一想就怕。

    又不敢做什么,太子殿下已经监国,他不想没有命。

    “殿下,皇上在女色上也不节制,明明身体不好可能起不来了,皇上不知道他的龙体已经……臣不敢和皇上说,怕皇上受不了。”

    “孤不告诉又怎么?你不敢就敢让孤来?”

    “太子殿下!”

    太子笑,太医抬头。

    “孤把你留在父皇身边是为了什么,看来孤做错了。”太子漫不经心的,不喜欢被逼好像孤要害父皇一样。

    “太子殿下,臣!”太医忙说,跪了下去。

    “孤留下你不是让你提醒孤的!是让你给父皇……你在做什么?要是不想再留下,孤可以成全你!”

    太子居高临下的笑了。

    “太子殿下。”

    太医吓了一跳再也说不出话来,知道自己错了,磕起头,也不怕人看到。

    “孤不想父皇的事有人知道,孤再说一次,孤自有主张,你是知道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