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缓了下来
    皇帝会护着,没有人能拿她怎么办?她想得太好,也许就是这样想的!

    这个时候身边也没有人,太后不用顾忌什么,直接和太子说了起来。

    也不好怪太子了,太子都说自己错了。

    难道她还硬怪上太子?

    她说这样的话也不是第一回。

    “也许是觉得有父皇护着,不用怕。”太子和太后想的一样笑。

    “怎么不是?你和哀家想到一起了,可你都能想到,你父皇却想不到,哀家不知道怎么说他!”太后生气:“你父皇——”

    “皇祖母,父皇是被迷惑了。”

    太子安慰皇祖母。

    帮着父皇说着话。

    太后直接:“迷惑才怪,要是迷惑了还好,可他就是自作自受!”一说又来了气,

    “……”

    太子笑,在心里。

    皇祖母好像更生父皇的气了。

    太后过了一会,勉强忍下怒气。

    “好了,哀家知道你不好说,有人看着就好,哀家听你说了有人看着,就行了,你还算心里有数,知道安排人盯着他们,不像你父皇。”

    太后说了一声好了望着太子,不耐烦的挥手,知道吩咐人看着,光这一点就不错。

    “皇祖母,孙儿也担心父皇。”

    太子道,没有再说。

    “知道你担心,你要是不担心,也不会和哀家说这么多,你的心思哀家知道,你父皇看不到,你为你父皇解释,你父皇也不知道,该叫他知道谁才是真关心他的,你父皇如今荒唐得很。”太后不满的。

    “皇祖母回来了,父皇会好起来的。”太子说。

    “哀家也希望,但你也知道你父皇,说不定听信了玉妃那个女人的,护着那个女人。”太后还是道,想着玉妃那个女人还有皇帝。

    “皇祖母,不是有证据吗。”

    太子一笑。

    “你找的证据,交给哀家吧。”太后沉下声音,盯着他。

    “皇祖母,等你休息好,孤就让人来。”

    “嗯。”

    太后看了太子一会,太子:“……”

    “哀家这次不会放过她玉妃那个女人,就算皇帝护着也没用!连你都担心,你父皇自己却不担心,玉妃最近有没有对你父皇做什么?在哀家回来这段时间里,从接到消息到回京,中间隔了好些天,你父皇还是不知道?你没有和你父皇说起?玉妃那个女人有没有怀疑到你身上?”

    她问起玉妃那个女人最近有没有做什么,这是她回来的路上最担心的,从五台山回来就担心。

    她也询问起来。

    听了太子的回答。

    “没有,皇祖母,你放心吧,要是有孤也不会放过她,孤怕她再让父皇用秘药,就安排了人盯着。”

    “好,哀家才能有心思休息一下,不然真的要马上赶过去。”太后又安心不少,加上太子让人看着。

    本来真的坐不下去,想要去看一下的,太子说的她还是相信,不由露出了点疲态。

    “皇祖母休息吧。”太子笑了笑,他还要安排一下。

    皇祖母休息一下好。

    他表现得很明显,太后虽然还撑着,但。

    “嗯。”她是累了,这几天就没有好好休息,路上不好休息,一直赶路,急着回来,在路上哪里能休息好,更是没有吃过一顿好的,她急着要见皇帝,想处置玉妃那女人,想整顿后宫,恨不能马上回到宫里,就把玉妃那女人拿下,让人带下去,先打一顿,再来处理,想尽办法炮制,也不审问了,皇帝那里不管。

    也要好好说一下。

    最好是让皇帝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把证据丢到他面前,和太子一起。

    可是回来后,她突然没有那么急,哪怕一度想直接过去,像她一路上想的那样处理。

    可是当着太子的面,忽然冷静下来,又觉得没有必要。

    再急也不用急马上,她回宫的事不是还没有人知道?她不如先回慈宁宫,特回到慈宁宫,休息了一阵,又和太子说了话。

    知道事情没有像她想的往不好的发展,有人看着,就缓了下来。

    更是放松下来。

    不再那么急。

    整个人坐着也不再绷着,想要躺下来,躺一躺,沐浴更衣,用点东西,休息,不如养精蓄锐后再好好的去找皇帝,太子走了,她就好好养精蓄锐。

    到时候才有力气还有精神去见皇帝,处理好事情,如今强撑着去不是不可以,要是遇到皇帝护着玉妃那个女人,她不知道会如何!

    宫人出现在门口,行了一礼,太子走了。

    “来一个人去送太子殿下。”

    “是,太后娘娘。”

    “……”

    太后叫人送一下太子,整个人放松下来,看着太子离开,躺了下去闭了一下眼,慢慢睁开,她没有睁开得太快,先看了宫人一眼,一点不想动。

    “太后娘娘,太子殿下走了,你。”宫人看了太子殿下离开,回头,望着太后娘娘,似乎想问什么想要说什么。

    太后不管她想说什么,都是一样:“哀家知道太子走了,看得见,还用你说?”

    她很不满意,不悦的。

    “太后娘娘,奴婢是想问。”

    “哀家累了,到底干什么?”

    “太后娘娘,奴婢想问娘娘,热水已经放好,你是先沐浴更衣还是?”宫人小心的说了起来。

    “当然是沐浴更衣,还用说吗?”

    太后不高兴的:“还在那里干什么,哀家已经说了,还不过来扶哀家起来,翻车鱼沐浴更衣,一切等沐浴更衣完再说。”

    “是,太后娘娘。”

    宫人听了,不敢再想,再说别的,立刻应了是,恭敬小心的上前来,跪行着,扶起太后娘娘。

    又有宫人进来,行礼问安,太后嫌吵得慌,挥了一下手。

    太后娘娘站了起来,由着宫人们服侍着,沐浴更衣后用了点东西,人舒服起来,闭眼休息。

    休息了一会,有了精神,不想再继续休息,她叫了人起来,问一下太子过来没有。

    *

    “皇祖母一会会去看父皇,父皇那边——”

    太子出了慈宁宫吩咐了人,然后回去了。

    到了时间他准时出现在慈宁宫。

    “皇祖母,孤来了。”

    “走吧,去看你父皇,带着人。”太后站起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