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望眼欲穿
    以为秦王殿下要说什么,不想秦王殿下居然只是一直看着他,他额头上的汗不由冒出来了。

    秦王殿下忽然不再动,就那样坐着,他叫了两声,也只是清冷看过来。

    不再激动,好像一下子回到他说起皇上驾崩太子殿下登基前。

    秦王殿下是真的冷静了下来还是?

    “秦王殿下看来是冷静下来,不准备再做——杂家就放心了,杂家怕秦王殿下太激动,外面还守着人。”

    “你说了,父皇大行之前把我圈禁在这里,我不能出去,太子不敢放我出去。”

    萧琰说了起来。

    “秦王殿下。”

    公公看着,半晌,他说完了,看了秦王殿下。

    “秦王府。”

    他忽然想起,拉长声音。

    萧琰并不问,就像不在意,并不放在心上,听到秦王府几个字脸色也没有变一下,还是那样。

    公公等了一会,心里有点不满,秦王殿下到底有多冷血,秦王府的人可是他的人他的儿子,他就不担心。

    他听说之前有秦王殿下从来不提秦王府,有人提起也是不关心。

    还以为是假的,原来是真的。

    秦王殿下就像和秦王府割裂了:“秦王殿下不关心吗,连问也不问,杂家还想说一下,告诉秦王殿下一声,也是老奴无意中听到,刚好秦王殿下在,就说一说。”

    “我被父皇圈禁,他们也受了我的连累,我帮不了他们,他们自己过自己的。”

    萧琰不是傻子,直接道。

    “秦王殿下,原来秦王殿下是这样想的。”公公哦了一声。

    原来如此,秦王殿下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杂家可是听说秦王府的小公子们都病倒了,还有秦王妃娘娘那位锦侧妃娘娘也病得不轻没有几个好的。”

    “……”

    “秦王殿下不关心,杂家就不说了。”

    “……”

    公公眼见秦王殿下果然是不关心,他说着也没有意思了,向秦王殿下告了一声罪,他要回去了。

    公公离开后,到了外面,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秦王殿下,他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还是赶紧回去见一下太子殿下,禀给太子殿下。

    想着秦王殿下的样子,落魄得像街上乞讨的,整个人给你的感觉还有目光还是高高上。

    让他不舒服,明明该落魄不已,竟然还看不起他这个阉人,那双清冷的目光,他还看不上秦王殿下呢,等太子殿下稳住,到时候秦王殿下还不是死。

    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不可能有多好。

    哪里比得上他,他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以后会活得越来越好,不像秦王府的人。

    还不知道怎么样。

    还有秦王殿下。

    秦王殿下也是,一句也不问太子殿下怎么处置他还有秦王府,可能是知道,可能是——

    他都说到那个地步了,秦王殿下仍旧是不为所动。

    他回到东宫,让人去看了看殿下在做什么。

    *

    萧琰一个人躺着,他知道太子的人走了,他动了动,慢慢下了床,站了起来,他要找人,知道父皇是怎样驾崩的,太子什么时候登基,要是让他知道父皇的驾崩和太子有关,他不会放过太子。

    皇祖母……秦王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想了一会,眼中闪过什么。

    他知道太子的人盯着他,就在外面,现在依然盯着,一旦他动了,就会被人发现,他先前才不愿见要见他的人,如今他不怕了。

    太子知道就知道。

    他——

    *

    太子听了下面的公公的话,笑着,秦王哪里是不关心,是知道孤是怎么想的,明白他越是关心孤越是不爽。

    越是会让他得不到想要的。

    他不关心,孤说不定心情一好,就看在他已经够惨的份上,只针对他一个,不再迁怒别的人,可以保下他的女人还有儿子。

    让秦王府留下来,还是像现在这样。

    秦王可不是傻子,他聪明着呢,反而是孤面前的人是傻的,孤要不要宽宏大量放过呢?

    啧啧。

    纪太傅不久前才问过孤,孤好像说了?已经说了放过秦王府了,只处理秦王一个,既然说了,那就不可能反悔,他可是当着纪太傅的面说的,孤说出口就不会忘了,他看着面前的人。

    “太子殿下?”公公感觉到什么抬头。

    “你说孤要怎么办?”

    太子笑着。

    “太子殿下你要——”怎么办?公公有点不懂。

    太子只是笑。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事后不知道会不会派人——”发生了今天的事,秦王殿下可能会见人,公公想着。

    不由问了出来,看着太子殿下。

    “孤要的就是这个,他要是不派人来,孤怎么能知道他的人还有哪些,孤也不能安心登基。”

    太子眯着眼,上前两步,哈哈大笑起来,公公听明白了,不再说话,退下两步。

    “太子殿下心里有数,那就好了。”

    “孤问你秦王是什么样子?”

    *

    京城由于一些事,有人出动,然后更是戒严,慢慢弥漫出什么,皇上的事去了,太子殿下登基的日子到了。

    京城……

    京城外面。

    萧菁菁一行又经过了一些天,临近了京城了,就要到京城了,一路上可能是皇上驾崩的事没有遇到什么。

    到了后来,他们都是纯粹赶路。

    “郡主,要到了,老奴看了看,天黑前就会回京城。”

    赵嬷嬷边从外面进来边和郡主说,她看着外面,也问了人,眼见看到熟悉的了。

    他们派人回京城去,通知四爷他们就要到了,好让四爷出来接他们,京城如何还不知道,人去了好久。

    萧菁菁没说话,她心情也紧张,摸了一下肚子。

    就要回京城。

    赵嬷嬷这几天天天找大夫来给郡主看。

    一望日头,一看郡主,她怕郡主中了暑。

    因着天气热,怕郡主不舒服,这样赶路,只能选不热的时候,亏得还不到最热的时候。

    但她还是怕郡主这样会中暑。

    “郡主要不再找大夫看下?”赵嬷嬷又道,要是到了最热的时候,赶路才折腾人。

    那会只能傍晚走。

    就是傍晚也是热的。

    她们只能等凉下来,不能再回京。

    云表姑娘也是望眼欲穿。

    叶姑娘还有二夫人都一样。

    “不用了。”萧菁菁摇头。

    他们回京的时候也是太子登基的日子。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