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朕不用了
    原来的养老去了。

    已经出宫好多天了。皇帝登了基后就出去了。

    不是皇帝的意思,是他自己要求的,她原来是想让他先留下帮一下皇帝,必竟皇帝刚登基,还没有坐稳龙椅,他是跟过先帝的。

    当了多年太监总管,对很多东西了解,在宫里多年,知道不少先帝的事,有有些时候可以

    帮一下皇帝,暂时呆一段时间,等皇帝坐稳了再说不迟。

    也可以算是他的从龙之功。

    就算皇帝身边的人要上位也可以等一下,为此她还和皇帝说了,皇帝也同意了,她也派人告诉了总管太监。

    哪知道这个总管太监听了还是想出宫,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皇帝就问了,皇帝亲自问的时候他竟然也说要出宫想要去守着皇陵,皇帝就送他去了。

    去守着皇陵,刚好可以看着秦王。

    她有些看不穿皇帝想法了,也不去想。

    皇帝同意了,她便不说什么了,皇帝说他身边有的是人,父皇身边的人服侍父皇那么久也该颐养天年了。

    好吧,她不开口了。

    “皇上,纪太傅。”

    太皇太后看着进来带着笑的皇帝,皇帝一向都是带着笑,还有纪永叔,纪永叔也是一样,神色从容,跟着皇帝,总管公公算了,她淡淡的出了声,没有什么情绪,就那样盯着他们进来,她身边人很快看着皇帝,开始在行礼。

    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也是。

    也看了过来,向她行礼,呵呵。

    “起来吧,不用行礼了。”她看了一会,眼见总管太监已经躺她行了礼,行得关东多,睥了皇帝嘴角的笑,说了一句让人起来了。

    皇帝还有纪永叔也看着她身边的人,两人见了礼,起来,太皇太后不等太子还有纪永叔等说话,凝着皇帝脸上的笑,看出他们想说话了,不知道会说什么,大概在心里想了下,想不到也不再想了,她打算先问皇帝怎么过来。

    不过在问之前,还是要让他坐下来,还有纪永叔。

    他们一进来就站着,到了现在还是站着,两边都是,宫人还有总管公公就不管了,让他们退下去就是,坐下来说了再让他们进业,皇帝是想坐下就可以坐下来的,纪永叔嘛!

    还有……

    萧瑀忽然:“皇祖母怎么在这边?没有在那边?”笑眯眯的,看了一下这个偏殿,这里并不是皇祖母平常呆的正殿,皇祖母怎么不在正殿,姑母呢?

    没有看到人,啧啧,意识到了什么。

    进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还以为是往正殿去,没想到没有到正殿那边,而是到这里,到了现在他要好好问下皇祖母了。

    “皇祖母怎么不在正殿,跑到这里?”

    纪尧想到了什么,没有开口,掠过皇上再看太皇太后,总管公公还有宫人等听了皇上的话,望向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听了皇帝的话,就是一声叹息,对着他,皇帝不知道吗?应该能猜到这么明显,他都来了。

    “还能有什么,还不是——”

    还不是容姐儿几个字被她留了下来,在那边被她派人关着,闹腾,她不想看,就过来,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她最后没有说出来。

    “什么皇祖母?”萧瑀在问。

    纪尧:“……”

    “……”

    “先坐下吧,坐下再说,哀家有话说,你们应该也是过来,也有话说。”

    太皇太后接下来说了,沉着声音,也没有什么表情,她身边宫人嬷嬷看过去,总管公公也抬头,望着太皇太后和皇上纪太傅大人。

    萧瑀笑了。

    纪尧也没有再转手上的玉板指,听到太皇太后的话,向太皇太后谢了恩,太皇太后睥了睥他,点头,目光深深,没有说什么,转移到皇帝身上。

    萧瑀笑过后,也笑着说了一声。

    “好。”

    坐下来说就坐下来说吧,朕等着。

    好字一落下来,不等人说话,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当然是他才能坐的位置,漫不经心又吊儿郎当的。

    太皇太后看得眼晴不舒服,皇帝,不想再看了,怕受不了会说点什么,扫过纪永叔,纪永叔不知道看到没有,会不会提醒一下皇上。;

    纪永叔谢恩后坐下该坐的位置,没有看皇帝。

    看来是没有看到,她等了下没有听到他提,行了,她也收回心思。

    总管公公们——

    他们留在这里不方便。

    就像她不久前想的一样,她直接让他们下去,去殿外面等着,这里不需要他们,也不用,她和皇帝还有纪永叔有话说。

    总管公公没有走看向皇上,她也不意外,又不是她身边的人,余下的她身边的宫人抬起头来,她挥了挥手。

    就走了,走得很快,一下子就只剩下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

    皇帝纪永叔都没有说什么,像是知道她的意思,向总管太监点了一下头,总管太监也不再耽搁时间浪费了,和她身边的宫人嬷嬷一样也退下去了。

    退下去前头才低了下去。

    等到人都退下去,只有她还有皇帝纪永叔的时候,她对上皇帝笑着的样子纪永叔那一张脸。

    “沏壶茶来吧,还有别的也送一点来,这里没有了,而且,皇上还要不要别的什么?”

    她本来没想再说什么了,忽然对着外面叫了一声,沉着声音,听到宫人的声音,看到宫人出现在殿门口跪下来。

    她吩咐了,同时看向皇帝和纪永叔,茶水是早先沏的,也凉了,点心是没有的,这里什么也没有,皇帝纪永叔来了,既然来了她这里,就算是要说话,一起说着也不可能就光说,一点润口的也不要吧,她一下子想到了,便说了起来,就算如今喝凉的茶好,这茶也是喝了大半天的了,凉得不行,没有茶香,而且里面也没有什么茶水了。

    干脆重新让人送一点来,先去沏,沏好送来,再喝,她和皇帝他们先说话,要是送来已经不用那就不用。

    不知道皇帝还要不要别的,万一要呢,看皇帝纪永叔都在眼前,她索性就直接问了。

    “朕不用了皇祖母。”

    萧瑀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