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菁华郡主啊。

    也就是菁丫头,她好久没有听到过这几个字,生了女儿,这么快,才多久,刚听到她还蒙了一下,说是谁生女,原来是她,她缓缓想了一下,菁丫头有身子还是很久前了,后来她没在意。

    算来是该生了。

    名下生了两个儿子了,这一回?

    又生了一个女儿,真是命好怎么都行,原来有两个儿子还说不上一个好字,当然在很多人的眼中,已经很好了。

    谁不想儿子越多越好,特别是各家的夫人们,偏菁丫头就有了,还有疼人的夫君,什么都好。

    唯一可能就不是原配了,可是没有女儿还是不圆满,有人可能觉得是儿子更好,可她不觉,现在有了女儿,菁丫头真正当得上一个好字了。

    一儿一女是个好,两儿一女更是个好,太皇太后都忍不住赞叹,多少人有这个福气,有也不像菁丫头一样。

    菁丫头有儿有女了,最厉害的是这种时候发动,还能平安生产,不受任何困扰,呵呵。

    外面那么多事,她却发动了,最近就没有听到一件好事,宫里宫外,可以说乌云一直罩着。

    菁丫头什么事也没有,昨天生产的,皇帝知道没有生气,还高兴,也是纪永叔和皇帝那是什么关系呢,怎么会介意。

    加上终于有了一件好事,她大概能明白皇帝心情,但明白是明白还是想吐槽。

    纪永叔得了一女,皇帝心情也跟着好了。

    菁丫头是昨天生产的,今天才传来,纪永叔今天没有入宫,可能是在府里照顾人。

    又不是他后宫的女人生!要是他后宫的女人们生还好说,最好是多生几个,出了国丧,还是要让皇上多生几个孩子。

    再生个十来个,公主皇子都要有,后宫子嗣太单薄了,连先帝时都比不上,只有多多开枝散叶,多生子嗣,她才安心。

    皇帝也要多多在后宫走动。

    再选一次秀才好,对,选秀,她怎么忘了,充盈一下后宫,后宫人太少,以前先帝老了,就不再流连后宫,皇上不同,相比起先帝在的时候,皇帝是太子的时候也就那些女人,现在也是。

    人太少不说,也看多了看厌了,也怪不得皇帝不去,多点皇子,以后也好挑选,太皇太后思维一发散就发散到一边去了。

    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又想到了什么,想的都是要紧的,可是不是现在该想的。

    如今说这些没用,外面情况可不好,危急得很,对于皇帝来说,什么多生选秀,还是要把天灾还有流民以及谣言解决了,不解决了,碍了皇帝,什么也没了。

    她曾说过不管皇帝这些事的,还是多想了。

    过后再说吧。

    太皇太后一边不敢苟同皇帝为了纪永叔高兴,一边又问了问。

    “太皇太后,菁华郡主——”

    “……”太皇太后得知了皇帝安排了人身边的人取了什么东西,给纪府送去,赏赐给菁丫头。

    这很符合皇帝的性子,她没在意。

    纪永叔和皇帝那样好,纪永叔又当爹,还是女儿,皇帝会赐东西是正常的,担心的却是。

    她听到后担心皇帝这样大张齐鼓的,赏赐东西去不是很好,明明还有事在那里,接着问,知道皇帝并没有大张齐鼓,只派了一个公公。

    要是没有人注意就不会发现。

    那还好,皇帝还知道光明正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再听下去,她得知皇帝在派了人去后,又摔起东西。

    生起气来,还能有什么,事情过去,他要接着生他的气了,太皇太后:“……”

    下面的人还有旁边的人:“皇上!”下面又出现了人。

    *

    太皇太后眼见想完,别的一时也没有办法办,让人找了小丫头过来,和小丫头说一说,小丫头就在殿里,很快就跟着人过来了,一过来就拉着她,叫了起来,太皇太后见到小丫头,她问了问她在干什么。

    摸了一下她的头,慢慢的问。

    “在写字。”

    小丫头也关心着她父皇,说完后就问起父皇怎么了,外面怎么说父皇……看来是知道了。

    她还没有说呢。

    本来太皇太后在想怎么和她说,外面那么多谣言小丫头会知道很正常,但是太皇太后还是不是很高兴。

    扫了小丫头身边人一眼,她们怎么服侍的,知道肯定是她们让小丫头知道的,虽然知道也没有什么。

    可是。

    一会她再说,她找她们,再审问,她和小丫头说了说,不要听外面的谣言。

    外面的谣言也许有真,但假的多,她就用平时教导这个小丫头的语气来教训,希望她明白,懂。

    小丫头点头,乖得很,就是还是担心。

    太皇太后看出来,并不觉得有什么,小丫头不担心才怪,事关皇帝,还很严重,知道她还是听了太多外面的谣言,她又没有多解释,怎么让她不要相信不要听,丫头心里肯定会有疑惑还有担忧的。

    她也没有办法告诉她事情的真相,问她有没有去看过她母后。

    “看过。”

    知道小丫头去看过,太皇太后又问起她母后怎么说,听到她母后让她不要听外面的谣言,好好的呆着,嗯了一下。

    皇后没几天前,提出要搭棚施粥,想为皇帝做些事,分下忧,虽然皇帝不高兴,她还是觉得皇后有点皇后母仪天下的风度了。

    一点点转变,变得她也点头,对小丫头也好。

    现在又安慰小丫头,不让她多听,还知道说谣言是假,这很好了,太皇太后知道皇后还想组织后宫的女人大家捐银子赈灾。

    就算这不是她第一个提出的,也很好,她更放心皇后。

    小丫头又问起外面是不是受了灾,还提到黄河决堤什么的,好像都知道,流民啊,还有瘟疫,南边到北边发大水,干旱又受了难。

    到处是流民,一张脸上全是忧心。

    问黄河决堤是不是会死很多人。

    等等等等,好像一下子知道很多,就等着问了,问她,她说是听的,昨天还没有问。

    “黄河决堤怎么不可怕,当然可怕,你都知道?”太皇太后问,和她说起黄河决堤是怎么回事。

    有多可怕。

    看着小丫头脸色都变了,她也没停下来,直到说完了,见小丫头又跟着点头,想要捐出她自己从小存的私房。

    “你这丫头很有心,从小就是,很好。”

    她一下子笑着抱起了她:“只是谁要用你的银子,私房就存着,以后再用,哀家帮你出点就是。”

    “曾祖母。”

    “这样可好?知道忧国忧民是好事,不过你是女孩子,当然,你是公主,还是长公主,是该帮着你父皇。”

    太皇太后后来说,拉着小丫头的手,让她不要怕,她是公主,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要是一般的女孩子她不会鼓励。

    女孩子就算再怎么,也是主内,公主不同,就是不要成了容姐儿那样就好。

    “你不要学你姑祖母就行。”太皇太后这几个字说得并不大声,算是很轻,揽着小丫头,在她的耳边。

    旁边的人都没听清楚,只有小丫头。

    “姑祖母?”

    “嗯,哀家要让你姑祖母再入宫,你可以帮着看着。”“……”

    皇后不久派了人来。

    又是商量赈灾的事,太皇太后觉得还不如商量怎么除去谣言,皇后派来的人也说了起来。

    *

    纪府菁华郡主生了一个女儿的事,知道的都盯着,宫里来人,送了东西到纪府,给菁华郡主。

    就算没有大张齐鼓,还是有人猜出。

    菁华郡主真是得宠,不过是纪永叔。

    只有纪府的人知道是皇帝赏赐下来的,皇上——

    向着皇宫谢了恩。

    萧菁菁让人收好东西,赵嬷嬷提到长公主府,长公主又被召入宫中去了。

    云表姑娘在长公主回府后就时不时来一次,云表姑娘和长公主婆媳两人关系很不好,云表姑娘来都是说和长公主又怎么了。

    太皇太后见到了容姐儿。

    “母后你让我又入宫干什么。”

    “你说呢。”

    太皇太后没有说别的,就那样看着她,看着下面的容姐儿,容姐儿瘦了点,精神差了些,她不想看她在府里闹。

    “母后,我不知道,要是没有事,本公主回去了,回府了,还有很多事。”长公主并不去猜,开口道。

    她想回去,回府。

    “你又回去和你儿媳妇一般见识?”亦或者驸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