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拿人说事
    你自己呢,日子过得一团糟。

    儿女都成了亲了,还想和皇上作对,哀家好不容易让皇不计较了,安安稳稳过日子不好?前阵子你怎么认罪的?一下子又有异心,被驸马糊弄着还不信哀家。

    太皇太后看她还不知分寸,大声喝止,看了一下四周,外面,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菁丫头就说了。

    拿起来和容姐儿比,明明容姐儿大得多,和小辈的没什么好比的。

    也没有可比性。

    可是她太生气了,一时口不择言了,加上才知道萧菁菁生了女儿,又总是只人说起纪永叔和萧菁菁的恩爱。

    再加上她心里知道容姐儿看不上菁丫头她娘,连带菁丫头也不屑,出口后她就后悔了,想说点什么,看容姐儿的样子,没有说。

    “萧菁菁那个丫头,母后提起她干什么,还把她和女儿比,她算什么东西,有什么好的?”

    长公主见母后竟然提起萧菁菁那个她看不上的丫头。

    不信母后会拿萧菁菁那个丫头和她比,萧菁菁那个丫头凭什么和她比?

    她心里更不喜萧菁菁那个丫头,恨不能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

    太皇太后本来只是生气之下一说,见她这样,紧紧的盯着她,怎会看不出她的想法,脸黑了,沉着声音:“你敢再对付萧菁菁那丫头,你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小辈活得明白。”

    “母后!”长公主脸色难看。

    “哀家是实话实说,你说说你哪里比得上,哪里明白?”太皇太后生气不已,生气到了极点:“人家嫁得好,名声好,以前再怎么都过去,就算有什么谁还记得,现在夫妻恩爱,有儿有女,谁不夸一个好字,过得稳稳的日子,纪永叔更是天子近臣,深得帝心,明明是先帝的臣子,却深得现在皇上的亲近,不像你一样,还想闹,还有异心,一有点动静就想翻脸,你觉得你有几条命?啊?”

    最后怒不可斥。

    “母后你这样说干什么,萧菁菁那个丫头以前做的那些丢人现眼的事别人不记得我还记得,你拿她来和我比!”长公主无比生气。

    “以前的事你以为都是你,一直记得?”太皇太后简直好笑到了极点。

    “不就是生了一个女儿。”长公主轻蔑。

    “呵呵。”

    太皇太后想打死这个女儿,她要说的是这个吗?简直是不知所谓,她要说的是——人家是只生了一个女儿,可是哀家要说的是菁丫头的态度。

    她要的是容姐儿看看人家菁丫头是怎么过好的,要她学习一下菁丫头的态度,曾经她心里也不算喜欢讨厌菁丫头,现在都有点佩服菁丫头了,一年年过去,还是过得好,每次看到听到都没有任何不好的。

    纪永叔也没有变,还亲自请假陪着去南边。

    不对,她和容姐儿说这么多菁丫头的事干什么,她说这些干什么,主要是容姐儿让她生气,她就说了。

    她明明知道容姐儿的性子,越是说容姐儿越反感,哪怕她都当祖母的人了,看着长大了,可是心里倔得很。

    她怎么也糊涂了,一直和容姐儿说菁丫头,拿菁丫头来比,这不是让容姐儿更恨菁丫头,到时候做什么,她就算盯着,派人通知,也怕来不及,她糊涂了,真糊涂了。

    “行了。”她又出了声:“你知道我想怎么你吗?”不等容姐儿说话。

    长公主:“母后,我哪里说错了?”容姐儿神情不好看。

    “你没有说错,不过生了一个女儿,是没有什么值得多说的,可是。”太皇太后慢慢说起来,生女儿是没有什么。

    “母后居然拿萧菁菁来说,不过生一个女儿,值得母后说吗。”

    “你还知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我是知道,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时候生产,也是一个没福的。”长公主觉得不过一个没福的。

    又气到太皇太后了。

    容姐儿说的是什么话,话是这样说的吗,她的不喜简直是表现得太明显,还这样说了。

    要是让人听到,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她。

    留她在京城就是给人招灾,放出去也是。

    她在想怎么处置了。

    一直关着吗?

    “你,容姐儿,你再给哀家说一遍,什么人家没福,你,关你什么事,容姐儿,你再给哀家说一遍,你再敢说,哀家不会管你,直接!”

    “母后要对我做什么,母后本来就不管我了,这是什么时候,还生产,还生女,会有什么福气,纪府指不定如何!”

    “容姐儿!”

    “母后,我说错了?母后有什么就说!”

    “你,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个时候怎么了,怀在这时,难道不生,没有谁说过这个时候不能生,就因为这就没福,你这是歪理,纪家高兴着,而且皇帝也高兴,你是不知道皇帝派了人送东西去。”

    “皇上怎么可能——”长公主不相信,这个时候生女不是该不高兴吗?皇帝就不会介怀?就算是萧菁菁,就算有纪永叔。

    “怎么不可能?你以为皇帝是你?皇帝是皇帝,皇帝想法不同,和菁丫头亲近,加上纪永叔,你说呢?”

    “……母后这样说我!”

    “你说让哀家怎么说你?”还想让哀家对你说好话吗?太皇太后不知道说什么。

    “……”长公主没说话,她想到什么,看着母后,太皇太后也任她看,尊严沉重,母女俩对峙,都是毫不退让,刚刚一连串的对话都是母女俩的对峙,直到此时停下来。

    停下来后一时没有说话,看着对方,就这样看着,很多的都说完了,没有要说的,其实重要的都没有说。

    又拿菁丫头说事了。

    她和容姐儿都不由自再次拿菁丫头的事来对峙争执,暗示说事。

    太皇太后明明想好不再拿菁丫头当话头了,谁知道还是扯到了菁丫头身上,还是她不自觉先提到,容姐儿被她提得厌恶菁丫头,可能是这样,也跟着道,两人争执得不行,为了菁丫头对峙半天……说了回去。

    来来回回就在菁丫头事上扯不清了。

    现在不说也晚了,迟了。

    “容姐儿。”太皇太后缓了口气,半字也不提菁丫头,只看着容姐儿,片刻后沉声道,想好好说了。

    说清楚,别真让容姐儿更记恨菁丫头。

    长公主:“母后还要说什么?”还是对峙的表情。

    太皇太后也心里再一次生了气,语气不好的,逼迫着她,上前一步。

    长公主看母后逼上前来:“母后要干什么?”

    “哀家!”

    “你心里就没个数?就没有点想法,你又不是傻子,哀家是什么意思你会不懂,和哀家争执菁丫头的事,哀家提起菁丫头不是和你比,也不是凭白给人家招恨,就是让你端正态度,哀家就不该提菁丫头,凭白让你恨了,是哀家不该提。”

    太皇太后知道自己错了,质问容姐儿的同时把自己的想法还有心思,提菁丫头是为了什么和容姐儿说了。

    她看着容姐儿。

    “母后不是觉得我不如萧菁菁吗!”

    “……”

    太皇太后缓过来了,长公主还没有,她直接,不高兴的,太皇太后:“你是要一直和哀家作对下去?”

    “是母后自己提的。”

    “那是哀家刚好想到,你又惹哀家生气,才顺嘴提了,想让你明白,你。”

    “萧菁菁是什么玩意?”

    “你!你又要惹哀家生气是不是?”太皇太后又气极了:“哀家今天过来是告诉你皇帝在行动了,给哀家记清楚,记住了,等到再过几天,哀家再让你知道皇帝是杀还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