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最是难过
    “郡主,四爷回府了,老奴都意外,才刚下午,四爷去净房了,怕郡主闻到不舒服,一会就过来。”赵嬷嬷过来后高兴的和郡主说,四爷在郡主生产后陪了郡主两天就又入宫了。

    现在再看,那些人被皇上处理了,皇上。

    “嗯。”

    萧菁菁点头,心情也好,看着嬷嬷。

    “皇上心情好了,四爷才会这么快就回来。”赵嬷嬷这时又笑,说了起来,七巧冬菱她们得知四爷回来后出去厨房那边,小丫鬟在一边,奶嬷嬷抱着姑娘去一边清洗去了。

    去了隔间。

    要是姑娘在这里,她——

    姑娘刚刚醒了闹了一阵,霸道的喝了奶,然后可能是喝得多了,就打湿了包着的被子,就去清洗了。

    换一身干净清爽的,才舒服,姑娘比小公子们还需要仔细小心。

    不知道还要多久,赵嬷嬷扫了一眼。

    要是不清洗这样的天气,会有异味,这里是产房,郡主还在做月子,姑娘也要呆在这里,不能抱出去吹到风。

    郡主姑娘都一样,一个月后才能出门,甚至可能要四十多天才能出去同,一个月时间可不短,要是不注意就会有味道。

    郡主因为没法洗漱时间久了……平时更是需要注意!

    郡主如今身上几天没有沐浴洗漱,只能用温热的水擦下脸,在这样的天气下其实隐隐有点味道,只是用东西压着,加之大旱后下了好多天雨,天晴了也不如当初那么酷暑。

    才会没有增多异味。

    产房就是产房整天通风有限,又闷着,里面隔开,也都封得死死的,做月子就是讲究,哪里比得上一般的屋子还有外面,现在还是热,特别是午时,一股热力在屋子里,简直是没有办法呆,郡主又不能受凉,不能放冰盆。

    风也不能吹,什么也不行,真是想一想着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很多人都不喜欢热的时候生产,也不知道别人怎么做的月子。

    还要盖着被子,被子已经尽量薄了。

    郡主,赵嬷嬷心疼着。

    这个时候生产是最受罪的,做完月子可以说是要脱一层皮,她问过太医们,上一回生小公子的时候就算热,还是要差一点,郡主三次生产都不是太好的日子,可那会比现在根本没法比。

    两位小公子还有姑娘却什么都好。

    郡主怀着的时候,也不能受凉,可却不像现在这样。

    做月子真是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别说郡主,姑娘,她们也有点受不住,可受不住也要受,好在想着太医以前说过,还是可以用一点冰盆,放得远点。

    不要太凉,稍微降一下屋子里的热气就行了。

    姑娘才出生小得很,更是要经心。

    “嗯。”萧菁菁不知道赵嬷嬷一刹那因为热想了那么多,她又应了一声,嗯了。

    赵嬷嬷不再去想。

    “郡主,等四爷沐浴更衣后定会马上过来,郡主再和四爷说一下吧。”

    赵嬷嬷还没有说完。

    “赵嬷嬷。”萧菁菁知道自己身上有味道了,她摇了一下头,想要说什么,想了一下:“让四爷休息吧。”

    “郡主?”赵嬷嬷意外,郡主不想见四爷难道?还是说郡主在想什么?她还没有想到,说出来,不等她再问,郡主再回答,下一刻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她们根本都还没有回神。

    赵嬷嬷看出去,一下子看到了四爷,四爷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和身后的人说了点什么,让人下去,走到了近前。

    萧菁菁也看到,望着四爷,想到自己身上的异味,就算经过几次,四爷说过不在意,她还是在意。

    只是四爷已经过来了,她再说也晚了。

    赵嬷嬷看四爷就这样过来,看来是沐浴更衣了,她心中一想,目光一瞄,果然发现四爷身上不是官服,一看就是新换上的便服,头发擦得再干还是能看得出是刚清洗过的。

    看了两眼,她不敢再看,收回视线,转向郡主,她并没有想到郡主在意着什么,想说句什么,看郡主神情不对,郡主,她慢慢看出来了什么,转念转身。

    “郡主,四爷。”赵嬷嬷赶紧行礼问安,没有看四爷,也没有再看郡主,四爷停下来了。

    萧菁菁盯着四爷。

    纪尧低头,注视着菁儿,随后:“菁儿,在干什么?在说什么?”又看了一下赵嬷嬷。

    赵嬷嬷很想替郡主回答,郡主怎么不说?

    萧菁菁:“……”

    “菁儿。”纪尧轻笑又叫了一声,赵嬷嬷心里又一紧,郡主。

    “在和赵嬷嬷说话,四爷就来了。”萧菁菁说,赵嬷嬷心中一松。

    “嗯。”纪尧没有多问她们说什么,看着菁儿,笑着坐了下来,坐在郡主身边,直接拉过她的手,握在手中,轻轻的握着。

    萧菁菁:“四爷,你今天?”

    “今天啊?皇上很高兴,不再像前几天,为夫就可以和他说一说早点回来,皇上处理了一些人,得到自己想要为夫也高兴。”

    纪尧说起来,回答菁儿,萧菁菁明白了,没有问,和赵嬷嬷说的一样。

    纪尧多看了赵嬷嬷一下,赵嬷嬷感觉到了四爷的视线,想着四爷这一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看她?

    很快,叫到四爷叫起,她才反应过来,难道四爷看她是要叫她起来?应该是这样,想不到其它她也不再想,起来后看着四爷和郡主,四爷和郡主刚才的话她听到了,不过她没有出声,此时也退到一边。

    *

    “菁儿不问为夫皇上怎么高兴?突然就高兴了起来?”纪尧扫向赵嬷嬷,赵嬷嬷一顿,低下头,跪了下去。

    萧菁菁对上四爷的目光,看了眼赵嬷嬷,把赵嬷嬷说的告诉了四爷。

    “菁儿原来知道。”

    纪尧笑着开口,看了看菁儿,又看向赵嬷嬷,他发觉菁儿知道的并不详细,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想来是有人故意只说了一个大概,可能也是怕菁儿知道会吓到。

    刚开始他还担心菁儿知道吓到。

    赵嬷嬷低着头,纪尧让她起来,不用如此多礼,回头对着菁儿一笑:“有人告诉了你,为夫就不用说了。”

    ------题外话------

    给亲们说下,为什么昨天只有一更,今天这么晚,昨晚八点更了一章后,哄儿子睡,儿子说脸痛,然后就一直痛,睡两分钟醒,再来发低烧,没法码字,后来一个通宵我都没有睡,他也是,早上睡了会就去打针,给编辑请假,看病,下午睡了一会也是,一天都没好,现在还是抱着他哄着码的,给亲说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