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天子宠臣
    也是,能传出流言来,哪里会一点事都没有,但凡有事,才会有风声传出来。

    其实之前就有人说了,她听了一耳朵,没有多想,也没有提,又与她们没什么相关的。

    如今不想在大街上碰到了。

    还真是巧了。

    前面发生的——不过是那位皇上的便宜大舅爷派人来。

    刚才她好像说太子母家隔房舅爷?是天子才是,早就是天子,当年在心里念得久了,都过去多少年了。

    应该是出自皇上以前的母家,她一想以前,就想成太子了,哪里有太子,她好在没说出业。

    她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想起来做为女人遇到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事,没有不同情的。

    赵嬷嬷一口气把自己打听到的都说了出来,带着点说不出的气愤还有不悦,对着郡主还有一边的丫鬟,说了叹了口气,这世界上总是有这些事。

    总是无奇不有啊。

    这些男人果真就没好东西呀,赵嬷嬷再次叹气,又想着要是个个跟四爷一样就好了,总觉得四爷已经超出普通的男人太多太多。

    她想到曾经的王爷还有——怎么能不叹息,又不敢多说,怕郡主多想,看了看郡主还有丫鬟,心下放心,嗯了一声,继续说,规矩只束缚守规矩的。

    男人遇到喜欢的,哪里还顾得上发妻,特别是那种没有规矩还有宅子里不安宁的。

    像这位。

    这位更是,这一出宠妾灭妻着实精彩,想到这里,赵嬷嬷又说了起来,望着郡主,沉着声音。

    “郡主你说。”怎么有这样的人。

    “镇北将军夫人。”萧菁菁还在想,听到赵嬷嬷的话,她回了一下神,想到什么说起来:“皇上。”只是说着说又没有说。

    “可不就是,多亏了镇北将军夫人。”

    赵嬷嬷又道。

    丫鬟:“……”萧菁菁和赵嬷嬷还要再说。

    “娘,娘,赵嬷嬷。”

    纪昕颜她听懂了一些望着娘,还有赵嬷嬷,想拉着娘让娘告诉她,萧菁菁听到颜姐儿声音看向她。

    赵嬷嬷还待再说,看到姑娘的样子,一时回过神来,她就不该说这些,不该说得这么明,姑娘还在这里呢,她怎么忘了,没有注意到,她也是太急切了,当着姑娘的面就说了。

    姑娘还没有定亲,还小,就说起这些成亲后的事,要是听了受了影响可怎么办。

    她很后悔。

    “郡主,姑娘,你不用知道得这么清楚,就是有人出了事。”

    丫鬟也反应过来。

    赵嬷嬷随即又想到郡主好像从来就没有太过避讳姑娘,只要姑娘能听的,还是会说一说,除非是夫妻之间的事,她缓过神来。

    丫鬟不知道赵嬷嬷想到什么。

    萧菁菁并不想把颜姐儿养得太天真,所以很多时候都没有太避着颜姐儿,她想让她知道得多一点,免得以后什么也不知道。

    “没有什么,听一听也可以,我不想她什么也不知道。”不明白可以问她这个娘。

    “也是,我们姑娘长大了,可不能受人欺负。”赵嬷嬷立马说,重重的,赞成郡主的话,就像是在丫鬟看着。

    赵嬷嬷而后又接着先头的。

    要说人家宠妾灭妻就宠妾灭妻了,这位大人的宠妾竟然是从大舅子那里得来的,真的是抢来的,抢到手后宠起来。

    要纳妾哪里没有,世界上又不是没有女人,偏要和自己大舅子抢,听着就难听,要是纳的是别的还好点。

    “郡主,居然看上大舅哥的女人,这不是糊涂这不是不顾伦理是什么,让人听了都觉得不知道说什么。”

    她想着又说,又说起来。

    这可是亲戚。

    还是最亲的,自己正妻的兄弟。

    抢了还纳在身边,养着不说,忘形的宠,连正室妻女都不顾了,也不顾大舅哥,这位不知道怎么被皇上看重了。

    这样的混不咎!

    至于身为正室也是没有用,自己相公抢了自己大哥的妾,也没有一点办法,知道的时候也不知道拦着,说点什么,要是聪明的及时阻止。

    或者做点什么,还能一点事没有?一个妾,就是有男人宠着,要是真的下了狠心还能除不了了?

    直接乱棍打死。

    多的是办法,正室想惩治妾室外人也说不出什么,男人再是拦着,除非他发疯了,就是发了疯,大舅子呢,被抢了女人也该上门打上去。

    谁知道还是让事情发生了,还让自己的相公把妾天天宠上了天,不知道多憋屈,做为正室还是要有手段才行。

    不然只会任人欺负。

    姑娘长大了千万不要。

    一对可悲又可怜还无用的兄妹,还是那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有点看不上,又觉可怜。

    都是女人。

    一步退,步步退,到了最后,可不就落得现在这下场。

    有某些事情上就是不能退的,一退就输了,输得彻底,干干净净。

    男人在这样的情形下,不说顾忌正室妻女,大舅哥,什么都忘了,宠得让妾把正室妻女折腾得不成样,要是不是宠得过了份,让妾心大了,会这样?

    又是毒害又是囚禁起来,关着,不让人送饭,饿着,把正室还有嫡女饿得快疯了。

    手烂了脸花了,关得正室妻女跟小白菜一样,胆子都没有了,吓得不行了吧。

    明面上还找借口,无耻之人就是这样无耻的。

    什么生不出儿子。

    生不出儿子的女人多了,可是也没有都这样,你就是想休了直接一点,想和离也是,宠妾灭妻就是宠妆灭妻。

    正室妻女可能也是发现要不逃就要死。

    拼命一搏,逃出来了,老天爷还是长了眼的。

    可应该有人盯着,逃走还是被人追上来,这是要赶尽杀绝,可以前没赶尽杀绝可能是还是怕,必竟是正室。

    再来怕有人看出来,留着有用,更可能是觉得折磨正室妻女更能发泄心中的恨,谁知道这个妾以前遇到过什么。

    如今想来是能是觉得折磨了几年折磨够了,不想再留下去,一个病逝就是了,还会有谁闹不成?

    几年都没有反应,要有反应早有了,这个妾也是怕泄露什么消息吧。

    ------题外话------

    亲爱的小伙伴们,我参加了腾讯社区星计划活动,从今天开始,喧嚣会在书评区中等大家。

    我会经常与你们聊天互动,会时常在书评区发一些小剧场,讨论剧情,分析你们喜欢的人物。

    还会在大神说,等着你们的问题!

    快来吧,等着你们!

    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这个活动,你们也是我最大的助力!

    表白一下,各位亲爱的不聚不散!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