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鬼叫什么
    “娘,我不,不要,我还是甘心。”

    娇美的少女还是摇着头,她不甘心,用力的拉着摇动,不想听娘的话,菁华郡主不见她们还有娘,不过是不知道她们的好,没有见过她,要是见过就不会这样了。

    一定是的,一定是这样,先前她和娘还有姐姐只到了包间外面,菁华郡主都没有见到她还有两位纪公子,只要让菁华郡主知道她的好,让两位纪公子看上她。

    她就可以嫁给纪公子,只要再想办法,她不信没有办法,今天只是办法不对,是,办法不对。

    娘和姐姐错了,下次她一个人的时候,一定可以,她一定会让两位纪公子见到她,两位纪公子就会看上她。

    到时候她再和两位纪公子说,两位纪公子会回去和菁华郡主说,菁华郡主就算不喜欢她也没用。

    她不相信两位纪公子会舍得放弃她,对就是这样。

    “娘,我一定要让两位纪公子见到我。”她咬着牙。

    “你有办法?”妇人还是想攀上纪府的,听到女儿的话,看向她,菁华郡主看不上她和两个女儿。

    “妹妹。”秀气的少女不敢相信,妹妹想怎么做?她也想像妹妹一样。

    “娘,只要能让两位纪公子见到我,我会让纪公子看上我。”

    娇美的少女很有自信。

    “好。”

    妇人也点头,觉得小女儿更像她,更有用,说不定真的像她说的一样,只要见到两位纪公子,两位纪公子就看上了。

    两位纪公子不像菁华郡主什么也知道,两位纪公子再优秀也是少年人。

    少年慕艾。

    两位纪公子正是年少,怎么会不喜欢长得好看的,看到了说不定就动了心,菁华郡主不是看不上她还有她的女儿吗。

    等到两位纪公子动了凡心,喜欢上她的女儿。

    菁华郡主到时候就是不满意不乐意又如何,她看不上的,两位纪公子喜欢,她有两个女儿。

    两位纪公子不管看上哪一个都好,不过她心里觉得还是小女儿有机会,大女儿不像她,她看过去,大女儿望着妹妹:“娘。”

    “你妹妹的话你听到了,你呢。”妇人不再想了,小女儿心思她知道了,问大女儿,秀气的少女不知道。

    “你怕,我不怕。”娇美的少女见状,叫了一声娘,哼了一声,看不起这个姐姐,不想再听姐姐说下去,她本来就看不上这个姐姐,也嫌弃,觉得今天不利也是和娘带着姐姐有关。

    本来她已经不介意,觉得还可以让人知道她们两个哪个更好,可现在事情不顺利。

    她觉得姐姐就是一个倒霉的,连累她和娘。

    忽然感觉到手在痛,还有,她看了一眼,手上红的。

    是被纪府的侍卫请走时弄的,白嫩的手上多红印,气死她了,等她和纪公子在一起后,她再好好收掇这些看不起她的,居然敢这样对她!

    秀气的少女知道妹妹在想什么。

    “娘,走吧,在这里也没用,外面还有人盯着我们,你说有办法的,我的手,我的手痛死我了,纪府会后悔的。”娇美的少女摸了一下手上红的地方,她要去找人看一看,擦点药,对着娘,不高兴的。

    “嗯,我的手也痛,都是纪府那些不长眼的,以后,你要是能真嫁到纪府,再找她们算帐,我们到时候再去,就算不能,也要找机会报复回去,我的手呀,手哟,痛死我了。”

    妇人也摸着手,痛呼起来,说了走。

    刚才不说还不觉得,女儿不说她也没想到,加上只关注着菁华郡主什么时候走,现在菁华郡主一行人早走了,只有她们在,她不想别的,看着女儿手上的红痕,她也看到自己手上,她身上还有。

    越来越痛,她的手都肿了,都是被纪府的人请出来的时候捏痛了,气死她了,她更想女儿得到纪公子的心,要不就是嫁到更高门第。

    “对,娘,我记住了,不会忘。”娇美的少女开口,居然伤了她的手,她是不可能忘的,想着望向娘。

    “娘也不会忘,这就是菁华郡主给我们的,我等着你给我找纪公子,你像我。”妇人点头,觉得小女儿更像她,说了起来。

    “你的手倒是没有伤。”

    妇人忽又盯着大女儿,这个大女儿不像她和小女儿,一点伤都没有,她看了,手好好的,看样子也不像她们,一点没有痛。

    娇美的少女也看过去,姐姐,真是厉害,她这个姐姐倒是好,没有一点伤:“姐姐。”

    “娘,妹妹。”

    秀气的少女没有伤到,看向娘,还有妹妹,听着娘和妹妹的话,对上妹妹娘的目光。

    心中一紧,妹妹为什么这样看她?好像她错了什么一样,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她没有受伤?

    她不明白,娘也是冷冷看她,娘,她看着她们的手,想说什么。

    “姐姐很好,不像我和娘。”娇美的少女笑了。

    “是不像,看看。”妇人看不上。

    “娘,妹妹,你们,我只是运气好,你们的手——还是看看,擦一点药。”秀气的少女怕妹妹娘的手更严重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想了一下,不知道怎么面对妹妹还有娘此时的目光,她因为不像娘还有妹妹那样挣扎不休,才没有受伤。

    娘还有妹妹当时被纪府的人请出来的时候一直挣扎不休,当然会伤到,她要是和娘还有妹妹一样也会。

    她性子决定她被请出来的时候只是挣了一下就放弃了,做不出来像娘和妹妹一样,娘和妹妹不甘心,不愿意离开——

    她是不像娘和妹妹,一直都不像,就算她像妹妹一样想见纪公子,她也不敢说出来,更别说像妹妹那样说,娘也比她胆大。

    她不知道自己像谁,妹妹像娘。

    “姐姐不知道像谁。”

    “像你们爹,也不像。”

    妇人不悦的,这时听到马车外面有人在叫她们。

    “叫什么叫?叫鬼呀,鬼叫什么?”

    她不高兴朝着外面,看向外面,看到丫鬟婆子,刚才她就隐隐听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