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嫡出庶出
    说到小妾自由赵嬷嬷嗤笑一声再来:“不用头上再有什么夫人,多好,可以自称夫人出来了,国舅爷也可以和真爱一起,不用管别的,那对母女也解脱,皆大欢喜,也不用人做什么,皇上皇后娘娘不用管。”

    她的话离不了冷嘲热讽。

    “皆大欢喜。”萧菁菁凝着赵嬷嬷。

    这四个字一落下来,就像什么一样,震了震赵嬷嬷,赵嬷嬷笑了起来一拍手,手砰一声,拍在一起笑望郡主。

    “就是这样!”

    “唯一的是那对母女别到时候又后悔。”赵嬷嬷倏的像是又想到了别的,说起来,重重的和郡主说,她也是才想到,那对母女先前那么软弱一下子要和离,别是有别的想法,萧菁菁看出来:“应该不会。”

    “郡主知道老奴指什么?老奴只是怀疑,想到有人就是喜欢这样先威胁什么的,别是这样就好,这样老奴才是失望,那对母女也不会被人同情会让人笑。”但愿不是,赵嬷嬷不想自己白说了刚刚那一番的话,多费了口舌。

    “嬷嬷总是想。”赵嬷嬷说道。

    “老奴是又往一边想了,这脑子不受控制,一下子就想到了一边,呵呵。”

    赵嬷嬷轻笑,笑自己,也对郡主说。

    赵嬷嬷和郡主说这些没有用多长时间,也没有再花时间去说了,还不等赵嬷嬷想着什么和郡主说,外面有人进来了,跪在下面请安,这两个丫鬟才抬头。

    “娘娘娘,我回来了,娘你在哪里——”

    “……”

    一听那远远传来的脚步声,一行人的,还有声音就知道,姑娘回来了。

    姑娘跑了回来,就是跑。

    想来又是一个人在前面跑,丢开了人,不让人跟着,跑得快,跑回来,身后一群的丫鬟婆子跟着,追也追不上。

    一直在后面叫着姑娘小心,姑娘等一等,姑娘当然不会等,赵嬷嬷看过太多次了,每天都要上演一次二次的,姑娘就是喜欢跑不喜欢走。

    一有什么事就跑过来,没有事也是一样,明明看着活泼,可过了头,郡主现在也是为了磨一下这一点。

    姑娘又在叫着娘,赵嬷嬷想到这里,看了郡主,郡主也在看着,时间很快,还没有叫门帘外面的打帘丫鬟,随后果然从外面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掀起门帘,外面打帘的丫鬟都不及说话。

    可能刚开口,郡主就冲进来了。

    门帘还晃动着,一阵清清的响,撞到一起,门外的打帘丫鬟都看进来,也是习惯了,赵嬷嬷没多看,收回视线,看着姑娘,姑娘一口气冲到郡主的身边,只是郡主身边还有丫鬟呢,不久前刚进来,跪在地上的丫鬟。

    姑娘冲得太快一下子冲到丫鬟面前,都没有一点停顿的,就似没有看到人,可能也真没有看到,她都急了,叫了一声姑娘啊,想要上前阻止一下,别真撞上了。

    到时候丫鬟就算了,最多撞倒,再怎么摔伤也没什么,姑娘不行,千金之尊,要是破了点皮怎么得了。

    姑娘的运输和吓得丫鬟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点,郡主也伸出手,叫了叫,姑娘啊,郡主难怪还要磨姑娘性子。

    姑娘还不觉得,赵嬷嬷松口气气,她看到姑娘停了下,也许是看到了,转了一下弯,到了郡主身前拉着郡主撒娇,叫着娘想要说什么。

    郡主想来也是才把视线收回来,盯着姑娘,门帘外面没有人,后面的人想来是还没有追进来,看不到,不过很快了。

    赵嬷嬷也盯向姑娘。

    姑娘:“娘,我回来了,娘在干什么?”说着看了看一边,看了过来,看着赵嬷嬷,知道娘肯定是和赵嬷嬷说话。

    赵嬷嬷一愣,对上姑娘的视线:“姑娘!”她叫了一声还没有等她再说。

    郡主已经在说话了:“我和赵嬷嬷说下话。”

    “娘你和赵嬷嬷说什么啊?”姑娘还是看过来,好像很好奇,又像是随口一问,赵嬷嬷不知道郡主会不会说。

    郡主随口说了:“没事。”

    姑娘眼看还看着她,赵嬷嬷便:“老奴和郡主在说外面的一点事,正要往下说下去。”

    “哦!”

    姑娘哦了一声,像是不感兴趣了,只是随口问,看着郡主,拉着郡主:“娘。”

    “你回来了,一个人?怎么跑得这么快?不等一下身边的人?”

    郡主说起来。

    赵嬷嬷也不再说,姑娘都不感兴趣了,也不想听,她还说什么呢,姑娘就没有想知道,她扫了地上退下去的丫鬟一眼。

    地上的丫鬟感觉到赵嬷嬷视线,抬了下头,又低下头去。

    她们往后退了好几步。

    赵嬷嬷刚不准备再看,记起姑娘是去了二房那边,找锦姑娘了,两位小公子去了学堂,姑娘和锦姑娘几个长大了,府里也请了先生教姑娘们,每天姑娘们都会去上学,僻了一处专门的院子。

    给姑娘们上学,姑娘们长大,不可能什么也不学,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要学,世家大族的姑娘都是这样的。

    也可以几家一起上,纪府以前也请过先生,后来,锦姑娘以前只有一人,加上锦姑娘情况特殊,后来姑娘长大,郡主就和四爷提了,每天姑娘们只有上午学习,和小公子们学的一样又不同。

    上完了就自己练习,姑娘上完就去二房找锦姑娘了。

    姑娘在府里能去的地方不多。

    不是哥儿就是庶出,就锦姑娘,还有大房的姑娘,三房的姑娘还小着呢,还没有回京,跟着三夫人在外面呢,是三夫人生的,大夫人生的姑娘和姑娘性子有点不合。

    以前小的时候就看得出来。

    大夫人和二夫人郡主不同,是继室,加之又有点端着。

    生的姑娘也学了个十成十的。

    后来大夫人又有了身子,生了哥儿,哥儿小,精力更是少放到大房姑娘身上,弄得只有身边嬷嬷丫鬟带。

    生子也有点弱。

    姑娘那是什么性子,怎么可能和大房的姑娘合得来,姑娘看不上这样性子的人,面上还是过得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