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就一个妾
    不想再进去打扰到了郡主,反正在这里等到人回来知道了身份再进去和郡主说,她在心里头算着时间,要多长时间她派去的人才会回来,从这里离庄子外面多远,并没有太远,不像在府里时一样。

    要好一阵子,想来要不了多久,她刚刚让丫鬟不要太拖时间了,她又转向一边的丫鬟,丫鬟都低下头,哼,等人回来她进去和郡主说。

    时间并不快,也不慢,在等待的过程中,总觉得时间是慢的,赵嬷嬷还在等着,她走了几步,有点站不住了。

    郡主在里面也是等着的,远远的她终于是看到有人过来了,只是太远看不太清,只知道是有人。

    是谁,她不由自主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想再看看,下一刻觉出自己太急了,急什么,冲过去又能快多少,也差不多时间,不如就在这里,人已经越来越近了。

    她忍了下来停住盯着过来的人,要是她派去的人那就行了,要不是,她刚才没过去也是怕闹了乌龙,谁知道是不是别的人呢。

    也有可能是别的事。

    镇定的站着,人过来了,她也看清了,是她派去的人,她依然压着急切,镇定得很。

    人也是很快的过来叫了她一声,行礼,还要说话。

    赵嬷嬷挥手打断了,看了看门口的人,不想听废话,还是说重点吧。

    “行了起来,怎么样?”

    她不许她再说,直接问起来,丫鬟一听有些愣,愣了下,看着赵嬷嬷,还没有来得及回答。

    “说啊。”赵嬷嬷就不高兴了:“对方听了你的话有没有自报身份,是谁,是什么贵人?”

    说到贵人她还不信,带着点嘲讽。

    要是贵人,哼,要真是贵人才好!

    她都说了,这个丫鬟还呆着干什么,一下又怒了,想让她敲一下她的脑子吗?

    “赵嬷嬷。”丫鬟总算是回神,吓得马上低头说了起来:“对方听了奴婢的话,知道郡主知道了,说是国舅爷的夫人想要见郡主。”

    说到这里她一抬头,对着赵嬷嬷。

    赵嬷嬷张了嘴正要说。

    “对方说在庄子上呆了好些天,一直找不到人说话,她的庄子和这里隔壁,听到郡主四爷还有大夫人二夫人带着姑娘们到庄子上,听说还有人来很热闹,便想见一下郡主,希望郡主能见一下她。”

    “国舅爷的夫人?”

    赵嬷嬷刚要说话被丫鬟后面的话打断,让她没有办法说,一时滞住,她没有听后面的,也没有心情,心情会好才怪,等她说完马上就问了,问出她正疑惑的,后面那一长段的话不是她关注的目标,她关心的只关注的是一开始的国舅爷的夫人这几个字,从那时她就开始想是谁。

    国舅爷她是知道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国舅爷很耳熟不是吗,前些天在京城她时不时打听了和郡主说一下,前不久还在说。

    只是到了庄子上有事才没有人关注,出京的时候她记国舅爷夫人还在宫里,各方唱罢以后不知会何去何处。

    不知道现在如何,想来是有结果了。

    但也不可能到庄子上啊,该在京城才对,还有国舅爷,赵嬷嬷一边想一边凝着丫鬟,别人的事是听新鲜,好两天没听到国舅爷三个字,还有国舅爷夫人和女儿了,这一下子听到,也算新鲜。

    国舅爷的夫人什么时候来了这里,她来干什么呆庄子上,来得太快了吧,国舅爷也来了?不会是和离了?

    这倒有可能,只有和离了这位国舅夫人想要不和国舅爷还有那个妾见面,来庄子上合理。

    还是在隔壁的庄子上,想和郡主见面。

    见郡主干什么?错了,错了,赵嬷嬷觉得她又错了,一连想到此,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脑中一闪,就想起来了。

    再回想了下丫鬟才说的,对方说的是在郡主和四爷带着姑娘来前就来了,要不怎么说在庄子上找不到人说话,无聊知道郡主来了,就派人来?

    再说那位国舅夫人母女俩这时正是想要低调哪会主动见郡主,不家以她们的性子,当然也不是说就不可能。

    只是她以为不对,隔壁的庄子以前是有主子的,后来全家犯了事卖给了人,她一直没在意,想来是卖给国舅爷,就是不知道是哪个隔壁。

    再说方才想起的。

    国舅爷夫人,这个国舅爷夫人有问题,绝对是有问题的,只要还有脑子就知道话中的漏洞。

    那么是有人冒充的?冒充来有目的?

    目的又是什么?来见郡主不会是想害郡主吧,可害郡主干嘛,但世人多思,谁知道是谁想害郡主呢。

    也不怕四爷小公子们还有,一想着,这个可能性变少了,不过也不少,她还有一个想法。

    算是一刹那脑中又一闪想到的,她忽的觉得这个想法才可能是真的。

    可能是记忆深吧,她突然想起那位妾,那位被国舅爷宠得无法无天害得国舅府夫人母女的妾。

    那个妾可是得宠得很。

    那位妾也算是国舅夫人,在那位妾眼中自己就是夫人吧,她没忘打听到的在国舅爷府里也是自称夫人的。

    在外也自称夫人算不上有什么。

    来见郡主然后这样神神秘秘的自称国舅夫人更是符合她的身份,特别是前些天听到的传言,国舅爷把她送到庄子上。

    联合所有的什么在庄子上好几天了,都指向这个可能性。

    换成这个妾,也一切都说得通了。

    就是这个妾吧。

    赵嬷嬷叹气。

    国舅夫人啊,这个称呼,这个自认,呵呵,赵嬷嬷脑中又闪过了一点,国舅爷,京城里,还有那对母女,一个妾而已,太过得宠了自己都不认得自己身份。

    居然自称国舅夫人来见郡主。

    自称就算了,没听到怪她们何事。

    去见别人还好说,哪里来的胆子以为郡主是谁和别的人一样一听就会见?她怎么敢?在想什么?

    啊?她就不怕郡主不见她?

    赵嬷嬷生起气来,面色黑了,气得不行,非常不悦还有点点愤怒与不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