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魂兮归来
    是的,刘团座把这个用于特种兵训练的科目也用到了教导队,所有受训士兵都必须接收这个看似无比残酷的训练。

    刘浪相信,未来的红色战士们能行,特种大队的特种兵们能行,他们一定也能行。他们也必须能行,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的战友,哪怕手中传递的是随时可以让自己灰飞烟灭的炸药包。

    在未来比这还要残酷的多的战场上,他们能信任的,除了自己手中的枪,也只有这些和他们朝夕相处的弟兄了。

    红色教官们的到来,完成了教导队最后一块拼图,张儒浩也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教导队的训练中。

    独立图和安防团的各类训练也都各自有条不紊的展开着。

    等到了一月底,俞献诚率领着在南洋的特种兵们归来。位于东北,陈运发和莫小猫也率领着所有特种兵按照原来约定的时间归来了。

    两支队伍在独立团基地一里地之外汇合,由刘浪亲自迎接。

    只是,这一次,他们回来的不是全部。俞献诚率领的三十四名特种兵,加上他,只回来了三十人,足足有五人,将生命留在了那个现在看起来和中国毛线关系都没有的海峡。除了和海盗无数次战斗中战死的两人,还有三人是死于可怕的疟疾以及热带丛林的毒虫,横空出世的磺胺药并不是万能的。

    而在东北战斗了一年的另外二十六人,损失更为惨重,惨重到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刘浪虽面无表情,但依旧心如刀割。之所以六十人变成六十一多出一人,那是因为经过刘浪批准,击毙日寇少将并同上千日寇抗争到底的曾经的伪军小班长刘阿八(常隆基)被特批入特种大队,他将和牺牲的特种兵们在独立团烈士陵园里比邻而居。

    除去早已被他带回来以及电召回来的牛二等五人,能跟随迟大奎和莫小猫以及山鹰、鲁山东回到独立团基地的,总共只有六人。而已经确定在这一年中的战斗中牺牲的六人的骨灰已经被陈运发等人带回,尚有五人并没有在规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和他们汇合,按照约定,在热河北部的山里苦等战友们一周时间的陈运发他们只得先行返回。

    从他们汇报时沉重的脸色上看,这五名散布于东北三省各处的战友必定也是凶多吉少。

    为了能将独立团最锋利的刀磨的更利,特种大队,在这一年里,战死十一人,失踪五人,整个只有六十一人的特种大队,减员近百分之三十,如果再算上几名因受枪伤没得到良好医疗落下隐患的队员的话,减员比例甚至还要在百分之三十以上。

    这样做,值得吗?刘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虽是满脸风霜但金戈之气却扑面而来比一年前的他们更加精悍的特种兵们,一瞬间也这样问自己。这一刻,他不由深深懂得了未来时空中自己那位大队长看着归来的特种兵们的心情,他一定,也是有着和自己一样无比复杂的心情的吧!

    一边是国家和民族需要守卫,一边是年轻的生命还未来得及享受生活的美好就这样悄然凋零。他们,都是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没有孝敬父母,还没有拥有爱情,就这样融入了祖国的山河。

    可是,士兵们无比坚定的眼神告诉刘浪,他们无悔。想做为最锋利的刀,就得去芜存菁千锤百炼,否则,他们用什么去斩断来自敌人坚硬的矛,去守护自己要守卫的那些人?在东北三省实行残忍连坐制度,动不动就是毁村灭户的日寇占领区的残酷统治已经告诉他们,一旦后退,他们的家人也将可能陷入那种水深火热的生活。

    每个人,都没有退路。

    “唯有牺牲,才有胜利。”刘浪眼神肃穆,面对着站在最前排捧着白布包裹着的骨灰盒的士兵们,率先摘下了自己的军帽。

    “唯有牺牲,才有胜利。”低沉的嘶吼声集体响起。

    齐刷刷地数排军帽摘下,露出一排排的短发。刚才还高昂着的头,和他们的团座长官一样,深深地垂下。

    或许,在这个世上,除了父母长辈,只有这些和他们并肩战斗的战友,能让他们低下自己的宁折不弯的脖颈。他们,已经用手中的枪,再次向日寇证明过,他们,就是最强悍的中**人。

    因为这次特种大队一南一北实战训练属于独立团机密,所以牺牲战士入灵独立团烈士陵园并没有大张旗鼓举行公祭。只是在特种兵们到达基地的第二天清晨,由刘浪和专程从教导队训练基地回来的张儒浩以及由梓潼赶回来的唐永明还有迟大奎、纪雁雪、梁永忠这几个在独立团基地的中校以上军官率领着所有特种大队官兵为烈士们送行。

    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包括被刘浪亲自授予独立团最高等级黄金制“英雄”勋章的刘阿八在内的十一个被带回遗骸的烈士被葬入独立团烈士陵园。

    没有枪声送行,也没有中国传统的鞭炮。

    所有特种兵们肃然列队,看着以刘浪为代表的七名校官手持兵工铲,挖掘墓地。悠悠飞舞的白雪落在唯一女军官纪雁雪的雪白的脸上,谁也分不清顺着她脸颊滴下的水滴,究竟是汗水或是泪水。

    因为刚硬如他们,在那一瞬间,也被雪花迷了眼。

    朝夕相处的兄弟啊!从此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度;受伤的时候再也没有你坚强的臂膀做为依靠;击毙敌人之后再也不能跟你诉说自己的喜悦;还有,再也不能跟你争论野战医院的那个小护士,羞涩的看着我们晨跑的目光里,是你还是我。。。。。。

    闪烁的泪光中,特种大队最高长官,那个玉树临风那个他们印象中最坚硬的汉子,胸襟上同样是湿湿的。

    做为第二任特种大队大队长,俞献诚怎么能不难过?哪怕他的心,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残酷的战斗,已经无数次目睹战友的离去,但还是心如刀割。撕裂般的剧痛在他收到那个数字时,就没停歇过。

    包括他这个大队长在内,总共六十一名特种兵,牺牲十一人,失踪五人,重伤五人,损失是巨大的。尤其是潜入东三省的二十人,总共只回来了九个,战死六人,失踪五人,相当于百分之五十的战损。

    这样的战损,对于任何一个指挥官,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从刘团座手中接过特种大队长的指挥棒,他从数千人中挑选出了四十多人,呕心沥血训练了一年有余,但一年过后,就战死三分之一。其中甚至还包括刘浪亲手训练出来的老资格特种兵两人,一人失踪,那个损失,真的是太沉重。

    还未和日寇全面战争,长城一战,原特种大队十六人战损两人,南洋一战战损一人,东北一战战损一人,失踪一人,凌洪和肖风华另有任用,十六名刘浪亲手培养出来的特种兵仅剩九人。

    但,他们的战果也是辉煌的。除去南洋那边黄金珠宝及古董的巨大缴获,在苏曼达岛原住民护卫队的协助下,他们总共肃清海盗团伙二十余,击毙海盗八百多人,俘获海盗九百余人。

    这尚是山鹰他们在马六甲海峡横空出世以来,俘获的海盗比击毙的海盗更多。当然了,这也是山鹰他们第一次杀的太狠,把海盗都杀寒了心,一看又是这帮杀神来了,逃无可逃之际很多都选择了直接投降,负隅顽抗的自然都成了特种兵们的枪下之鬼。

    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像山鹰鲁山东他们一样不留任何活口,而是在原住民的请求下,把这九百余穷凶极恶的海盗全部送往苏曼达岛当成了劳工。苏曼达岛上几个能靠岸的港口现在被原住民们牢牢把控,在武器装备越来越充足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建成大量的工事。

    而武装力量高达1500人的武装护卫队抽调出了大量的劳动力,劳动力不足已经成为原住民长老们最头疼的了。于是,他们看中了这些身强力壮的海盗。

    至于说海盗劳工们会不会寻机造反,已经被海盗欺压了二十年之久的原住民们根本不会让自己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劳工十人为一队,全被原住民们用专门找六百里外集镇上订购的钢铁镣铐锁住脚踝,成为一条藤上的蚂蚱。十人一队搬运东西干活可以,但想跑,在树林茂密的热带雨林,十个连体婴儿一样的长队列你跑跑看?就算不拿冲锋枪扫射你,跑进丛林的十个人也几乎是必死的结局。

    而且,脚镣没有锁,是完全焊死的,除非有人能壮士断脚,把自己的小腿活生生砸断,但在没有消炎药的时代,能活吗?最愚蠢的海盗也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吧!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900多海盗会被榨干最后一丝精力,死在苏曼达岛上,这也算是为他们曾经犯下的滔天罪孽赎罪了。

    而位于东北的特种兵们战绩更是彪悍无匹,根据夏文运发来的1935年关东军阵亡军官名录和特种兵们自己的记录比对之后,独立团军需处战功统计部门已经统计得出,以第一个战死在松花江畔的刘啊八为代表的特种兵们击毙了包括楠木实隆在内的日寇陆军少将一人,中佐四人,少佐六人,大尉十三人,中尉十六人,少尉二十人,军曹三十二人,士兵数目不详。

    牺牲的六人和失踪的五人,没有白白牺牲,总共有九十二名日寇官佐成为他们墓碑前的祭品。

    特种大队的授勋大会就是在飘着雪花的清晨在烈士墓前完成的,独立团所有中校军官全部出席。

    。。。。。。。。。

    ps:推书,《抗日之不败战神》穿越到1932年的现代人孙斌,成为日军指挥官闻风丧胆的不败战神!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