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藏刀入鞘
    勋章不是国府的宝鼎勋章,这次时间长达一年的实战训练根本不会报至第七路军军部自然更不可能报到军政部了,特种兵们的牺牲和未来一样,除了他们自己的战友,根本不会为民众所知。

    就像一句比最美的诗文还要美的句子所说的那样:那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既然选择了成为守护这个国家最锋利的利刃,就必须要承受远超常人的训练和磨难,甚至包括牺牲,也只能是默默地融入在这块他们热爱的土地里。

    勋章是一年以前,军需处根据刘浪的提议,以黄金和白银以及黄铜所制,总共分为三级,荣获三等军功者,颁黄铜制“勇敢”勋章,荣获二等功者,颁白银制“无畏”勋章,荣获一等军功者,颁黄金制“英雄”勋章。

    以击毙日寇陆军少将的刘阿八领衔,总计有牺牲的四人获得了黄金制“英雄”勋章,在他们活动的区域,有日寇三名佐官和尉官十六人殒命。其余牺牲的,皆获二等军功白银“无畏”勋章,所有活着归来的皆获三等军功“勇敢”勋章。

    同时,就在烈士陵园里,刘浪宣布了特种大队最新任命。

    俞献诚,继续为中校特种大队大队长。副大队长暂时空缺。特种大队以下,不设中队,改设小队。六人为一小队,三人为一小组。小队长皆升中尉衔,小组长为少尉衔。

    现特种大队尚余除大队长俞献诚以外人,两人因伤不能再参与外出执行任务,担任特种大队内勤调度,其余42人正好分为六个小队。

    第一小队队长陈运发,第二小队队长山鹰,第三小队队长鲁山东,第四小队队长牛二,第五小队队长蔡大刀,第六小队队长兰观虎。莫小猫和石大头二人一个做为最强狙击手,一个做为特种大队最强搏击手,不在小队之列,两人做为特种大队最强机动力量随时补充执行特殊任务的小队。

    两个人员不足的小队,将会从替补特种大队队员中另行选取两人替补进入特种小队。

    这一次,第一小队小队长陈运发没有拒绝再次颁发的晋升令。至此,第一批老资格特种兵剩下的9人,全部进入中尉行列。小兵曾经水则创造了一个记录,由不过三年前的一个小土匪二等兵新兵,由军士晋升为少尉,一年跳一级,在独立团也是极为少见的。

    同时,在授勋和任命后,各种抚恤也迅速到位。

    对于牺牲的,除了独立团已经规定的烈士家属抚恤制度,军需处照例拨出每人200大洋阵亡补贴,并且严格按照在南洋剿灭海盗缴获的分配方式分配的大洋奖励,交由肖风华保卫处汇合华商集团下属的运输公司新成立的一个军民共建的战死负伤军人抚恤部门转交他们的家人。失踪的五人暂按牺牲办理。

    对于缴获物资,百分之九十上交,剩余的百分之十分配上是由俞献诚制定的,位于南洋的特种兵们自然是有缴获的,去往东北的特种兵们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和死神做斗争,他们不抢钱只收割日寇人头。论缴获他们分文没有,论起杀敌数量,他们也比不上宰海盗的南洋特种兵们,但是,相比而言,他们显然要更艰难的多。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渣渣一样只敢抢普通民众的海盗,而是武装到牙齿的日寇关东军。

    所以,特种大队制定的分配比例是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六十一个人把先前就制定好的奖励平分,平均每人600大洋左右。但是活着的特种兵们每人又少拿了一百,把多余的都留给了牺牲的战友们。虽然他们很多人还想拿出更多,却被俞献诚给否决了,牺牲的战士家属独立团已经有完善的制度保障,绝不会让烈士家属受难。活着的人也都有家有口,那些奖励,也是他们应得的。

    再次带回来一批财富,除了海盗抢劫的黄金珠宝,还有大量刘团座喜欢的古中国瓷器。贪婪的海盗们或许不懂得那些东西能值多少钱,但他们还是很“勤俭持家”,就算觉得是破烂,但大多数也没有扔掉,都丢在自己的藏宝洞里保存着,倒是便宜了特种兵们。

    一股脑的都给拉了回来,为此还专门给专门开“客轮”的老朋友泰勒上校多来了2000美刀当船票。

    这些古董或许在这个时代并没有多少人看重,但刘浪知道,在未来,它们已经不是海量的财富可以形容,那更是中华文明的瑰宝。未来的共和国国民们哀痛近代史上黑暗的百年的时候,除了整个民族的挣扎,或许就是这些曾经属于中华文明历史最清晰记录的古物遗失了。无论是日不落帝国的帝国博物馆的余件中华文物藏品还是流落于入侵中国八年劫掠不计其数的某岛国360万余件文物,每一个数字足以让所有中国人惊心动魄。

    刘浪对主要目的去实战锻炼的特种兵们的缴获很满意,若不是时间有限,距离全面战争的开始只有一年半时间,这种一箭双雕的训练他有可能还要继续做下去。

    但现在显然已经时间不够了。剩下的一年半时间,特种兵们在获得自己最新任命后的那一刻,就重新接受了最新的军令。

    他们要根据刘浪安排的路线,去熟悉即将开始的各种作战环境,从淞沪到南京,从南京到徐州,从徐州到武汉,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刘浪已经根据曾经时空中从东南入侵中国的日军行军路线做了最详细的规划。

    这些刚从南国和北地经过艰苦战斗的特种兵们,在基地修整的时间不过超过半月,他们将会在基地度过新年三天假期之后,就根据华商集团给他们安排的新身份去往东南各地,收集各地地域信息,熟悉有可能成为战场的环境情况。他们以后,不光是要成为独立团最锋利的刀,还要成为独立团的眼睛,能为指挥员迅速提供战场周遭环境分析。

    就是强如刘浪,也是无法强悍到记忆所有战场环境的。而且,他更熟悉的,还是他生活了三十年的未来共和国。这个时代,他才来了整整四年。

    除了这些,他们必须学会将自己融入到普通民众之中,说白了,就是要学会伪装。做为独立团精锐中的精锐,受过这个时代最严苛的训练,又经过了一年的实战,每名特种兵光是往哪儿一战,不用做任何动作,就是一阵金戈之气扑面而来。

    无论是笔直的身形还是凌厉的眼神都在提醒着想打他主意的人,他,就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是的,战场综合征。这个时代并没有的名词。但刘浪知道,这是真实存在并不以人的意志是否坚定为转移的。

    哪怕是心志坚韧如他,从西域归来,足足有小半年的时间,眼里的杀气都未完全消散。晚上睡觉,哪怕就是在自己的军营里,枕头下不放着自己的虎牙,那就会彻夜难眠。

    受到任何一个怀有敌意的眼神刺激,胸中的杀意就蓬勃汹涌,若不是足够坚强的意志时刻提醒着他,这里是祖国,不是时刻都需要分出生死的战场,那几名敢在他面前炸刺的小流氓或许早就被“西域之虎”撕成了碎片。

    特种兵们现在的状态,就和刘浪当初一样,锐气逼人,锋芒毕露,杀气盈胸。

    显然,这样的状态,一直呆在军营还没问题,做为最锋利的刀也没问题,但若是要做为独立团的眼睛,化装潜伏进敌战区,那就像黑夜中点着的蜡烛,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那这一年半,他们要学的,就是化身为民,逐渐消去自己的锋芒,就像一把藏于鞘中的利刃。不出鞘,朴实无华,出鞘则寒光四射,血溅五尺。

    。。。。。。。。。。。

    ps:最后再说两句,最近很多书友评论,说我老是不打仗,急迫着要求我去淞沪会战。风月的本意是希望准备的越充分,越好和小鬼子打上一仗甚至是数十仗。否则,枪炮从哪里来?风月还是希望逻辑上更合理一些。本来,36年还有着名的“西安事变”,风月本来的想法是借用这个来个刘团座升个少将当当的,但是既然你们如此急迫,好吧!那就让刘胖子继续挂着上校上战场吧!最多半月,绝不超过二十几章,独立团,出征,杀小鬼子了。还有,感谢大家的月票,昨天的呼吁是希望盗版读者来支持正版,并不是灰心丧气,感谢很多读者的短信安慰问候,感谢。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