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特务猖獗
    转眼间又是新年。

    时光已经走进了农历1936年,民国25年。

    这已经是独立团成立的第五个年头。

    这个新年也算是独立团全体官兵所有人等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除去肖风华派出外勤的以及还跟着红色部队留在陕北的十五人警卫排战士,其余所有人都没有战斗任务,留在基地过年。

    当然了,教导队的官兵们没有回基地,他们依旧在训练基地,由团副张儒浩和一直为报道的总教官俞献诚陪着他们度过的新年。新年期间,他们的训练也没停止,就是除夕的下午提前了一个小时结束训练,教导队的官兵们在临时军营里一起包饺子,晚上的时间不用再识文断字学习教官们开办的各种知识讲座,除了警戒值班的一个中队,每个人可以喝2两白酒,可以打两个小时的扑克牌,算是放了个年假。

    其实,不光是教导队的训练没有放松,这个年,整个独立团都是内松外紧。尤其是负责独立团内外安全保卫肖风华领导的保卫处,从35年下半年开始就明显感受到了压力。

    在广元县乃至独立团基地外的来自各方的特务,随着各类人员的繁杂,有越来越活跃的趋势。

    尤其是在这个年关将近的时刻,教导队训练基地二十天之内就连续发生数起特务案。

    都是由保卫处所属发现的,是两个被派往教导队训练基地增强保卫力量的“士兵”发现的。

    是的,三条青狼和一只大熊猫在独立团基地呆了已有快三年,独立团上上下下已经把它们当成了自己人。而且人家也不吃白食,也是搞巡山工作的,而且还卓有成效。

    刘团座干脆也给这四个动物伙伴授了二等兵军衔,虽因整个民国没有这样的先例没有入军籍,但它们也能领一份军饷。虽然它们每月吃的肉甚至要超过一个普通士兵。

    比如在教导队训练基地过年的熊大熊二两头青狼每狼在除夕的晚上都各分了一条后勤人员特地为它们准备的烤熟了的羊腿,也算是给这两个无言战友的新年加餐。否则被刘团座知道了,后勤人员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两条大青狼如今已经是2岁多的成年狼,不用后腿支地,就体高90余公分,体长1.6米,体重已经达到惊人的50公斤堪比一个成年男性的体重,仅是往哪儿一站,一般人就生出莫不能敌的念头。

    两条狼可能进入人类世界太久,虽然野性犹存但已经不习惯和狼群混居。自从来到位于深山中的教导队训练基地,熊大和熊二一狼占据基地的一边,成为基地周围森林的两大王者,除非是发现敌情或者是想念后勤人员烤制的羊腿了,两条狼一般来说是绝不会轻易现身的。

    狼的嗅觉记忆真的是超乎想象,在第一天进入基地将每个人的气味嗅过一遍之后,它们就牢牢记住了可以被允许进入基地人员的味道,哪怕就是它们在山野中遇到穿着伪装服完全和它记忆中不同模样的的暗哨,也不会主动发动攻击。十位红色教官进入基地之前,刘浪也是特意唤出两狼把他们的气味儿给记住的。

    但对于其余想靠近基地五里之内的其他人员,它们可就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了,就这短短两个月,它们就找到企图靠近训练基地的十三名可疑人员,其中有三人在发现它们之后试图用手枪自卫,却被已经被空包弹射击训练过的两条大青狼躲过能给普通狼致命的射击给活活咬毙当场。

    虽然独立团的士兵们并没有刻意的去训练它们怎么去撕咬,一切都交由它们的本能去做,但野狼的天性让它们只有一旦发动攻击,就是猎物的脖颈要害,长达四厘米犹如两根匕首一样的锋利犬齿,别说人类脆弱的脖子,就是野猪裹满松香和泥土的厚皮,也能轻易撕开。

    互相独立又互相引为援助的青狼兄弟俩,一旦一方发出令人惊悚的狼嚎,就会飞奔来援。在山野中,狼冲刺捕猎的速度最高能达到65码算不得动物界最快,但若是长距离奔跑,就是由动物界“闪电”之称的猎豹,也不是狼的对手。一条监视,另一条通风报信,从不贸然杀人的两条狼活捉了企图穿越他们领地的十人。

    据安全部门审查,对青狼实施攻击的三人都拥有手枪,根本不用查,绝对是特务无疑。而活捉的十人中有五人为当地不知情的山民,在严厉警告后被放行。

    还有五人自然也是特务,有中国的也有日方的,要么是被两条狼吓得爬上了树,要么是慌不择路逃跑中被狼带过来的警戒士兵警告过后毫不留情的举枪就打,不是被打中受伤就是缴械投降。

    不过都不是什么高手,都是两方的特务机关在四川当地发展的土特务。也有可能是这几年对独立团基地的窥探中,国府的中统机构和日本在中国的间谍网络皆觉得在水泼不进的独立团这儿精英损失太多,转换思路发展起四川本地人,这样又好藏匿不说还不用损失辛辛苦苦培育多年的精英,也就是多花点儿钱罢了。

    说起来也是,中统那边倒还罢了,对于日本人来说,四川话日他个仙人板板的太难学了。学个锤子,龟儿子的不说四川话还好,一说四川话,连四川都没进就被抓了。

    这些见钱眼开粗制滥造的“间谍”那见过这架势?在山里风餐露宿摸了几天不说,竟然还要成为狼的午餐,疯狂的爬树速度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受了一月培训的技能之一。

    反正被抓住总比成为狼的午餐要好那么一点点,他们多少还是比那几位喉管都被生生扯出来的“同行”要强的多。

    当然了,对于这些民族的败类和见钱眼开的国府特务,刘浪现在也懒得杀他们,全部丢到铁矿去挖矿做免费劳动力。为日本人服务的就更惨一些,挖矿的同时,脚上还要戴上脚镣,也是属于焊死的那种。

    在铁矿的“免费”劳工中,可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刑期最短的只需要五年就能重获自由,每餐除了一碗稀饭还能有一个馒头,而刑期最长的就是那种和日本人有牵扯被强制戴上焊死脚镣的,从进入铁矿的那一天几乎就是把挖矿当成终身制职业了,看他们一月能吃上两回馒头吧!

    也不得不说日本的间谍机构厉害,自从1933年长城之战完毕,到1936年的春节,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他们发展的败类,平均每年都要抓上十人左右,前一年,但凡是和日本人有牵扯的都被刘团座下令挂在树上风干成腊肉干。到后来刘团座干脆也不杀了,就丢铁矿去挖矿,甚至到了最后,刘团座还希望他们来得更多一点,实在是炼钢厂的产量越来越大,铁矿开采的速度有些跟不上了,他还需要更多的免费劳动力。

    到了1935年底,他们不知是不是感觉到刘团座的需求,特务活动明显开始活跃了。这让刘浪也提高了警惕,恐怕除了战争的阴云越来越浓以外,搞不好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日本间谍机构派来的都是可以挖矿的,却从来没有像传说中那样派出几个美女间谍来腐蚀一下刘团座,这让刘团座颇为遗憾。在每次收到又抓到几个日本间谍的报告后偶尔都会想想自己不受日本美女间谍“待见”的原因,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不近女色”清名在外所导致的?

    殊不知,倒不是说他什么“不近女色”清名在外,而是,刘团座根本不知道,不管中日,对他和他身边的人员都下了大力气调查。

    然后,对某胖团座下的定语是:此人虽贪花好色,和中外几名女子暧昧不清,但绝不适宜派遣女子和其接触。

    当然了,绝不是怕某胖吃干抹净还不认账,啥时候女间谍怕这个了?就怕你不吃。而是说某胖子身边的纪中校太好吃醋,很容易就暴露接近某胖子团座女子的身份,白白丧失精英。所有的中日特务机构都听说过,在北平源义宏刚刺杀刘浪一战中,当时还不是胖子未婚妻的纪中校,就穿新嫁娘的红色旗袍将另外两个美女的风采完全压过。

    纪中校醋坛子的名气在特务机构中已经是如日中天。

    老娘不背这个锅,纪中校在日后审问中听到这个传闻,差点儿没一脚踹断某“胆大包天”受刑不过敢吐露真言特务的子孙根。

    然后,刘浪两天晚饭都只能去食堂喝稀饭吃馒头,没有吃到小灶,替特务们背了个黑锅。

    与之相对应的,挖矿的所有特务,都喝了两天稀饭,没吃到馒头。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