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集体婚礼
    除了教导队受训官兵们和保卫处没有休息,独立团和安防团其余全体官兵在刘浪的提议下都还是放了个足足的年假,家在四川的,军衔为军士以上者经过报备之后可以携带自卫手枪回家探望,探亲时间不超过三天就必须返回军营;家较远的回不去的,也可以以班组为单位去县城玩耍两天,班长和副班长须随身携带自卫手枪和充足子弹。也就是想去成都恐怕有点儿难,600里的路那只能开上三蹦子才能保证即能玩耍又能在五天之内赶回,但那又太惹眼了。

    就算是连级军官也不会对刘浪提这样的要求,哪怕刘浪也许并不会拒绝。独立团的待遇已经极好,官兵们知机的没有给长官们添乱。

    保卫部密布广元县城的暗探们应该能保证去县城晃悠的士兵们的安全。

    更何况,也不是所有人都想出去浪,再次庆贺新年的基地虽然没有像去年那样搞阅兵大办庆典,但热闹事儿也不少。

    首当其冲的便是团座长官早在年前半月就提议搞的什么集体婚礼,时间就定在大年初一的上午,新年的第一天。

    主角便是去年相亲成功的33名中尉及上尉军官,当然了,凌洪、向前、刘大柱三人已经晋升为少校,顺便还搭上一个老牌少校炮兵营长赵二狗,那货如果不是为了凑集体婚礼的热闹,早就正式迎娶了他的小翠护士了。虽然只有天才知道他和他的小翠护士已经钻过多少次林子?

    反正据说熊四那个熊货在林子里闲逛的时候碰到过并且还偷窥过,否则那个熊货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模拟出那个哈着腰一进一出的动作。卧槽,熊四可还是个未成年熊好嘛!那个辣眼睛的动作当时就把一帮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笑得鬼哭狼嚎到整个训练场都听见。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全团皆知,弄得熊四都不好意思再表演那个动作了,那帮在军营里呆久了的家伙们硬是连未成年熊都不放过。

    小翠护士为此整整一周没出团卫生队的大门。。。。。。

    脸皮厚如赵二狗营长,也忍不住怒火中烧的找懵懂无知的熊四摔了回跤,虽然结局是被熊四胖揍了一顿还付出了两个馍馍和两个鸡蛋的代价。熊四那100公斤的体重坐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其实,集体婚礼的事儿在民国,还真不是什么开天辟地头一遭,新民主时代,很多文化名人都这么干过,即节约了钱还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有打破旧习俗的决心。

    但这帮旧士绅女方家长对刘团座这个前所未有的做法还是颇有微词,毕竟自家的宝贝闺女也就这么一次出阁的机会,谁都想搞得隆重一点,尤其是还想让四邻八村都知道自家千金嫁的是独立团军官,就这么给悄然无息的“集体”了,搁这些传统思想浓厚的乡绅们看来就是没面子。

    是的,传统习俗或许可以不管,但面子必须是要有的。刘团座对这些军官的未来岳丈们的小心思还是理解的。

    于是,大笔一挥,每名军官特批十辆三蹦子接亲,也就是一个车队。这,可比骑着马带着轿子拉风多了,绝对的豪华车队。哪怕是搁未来,又有几个人能凑齐十辆“劳斯莱斯”?虽然是三蹦子,但的确是那个牌子的汽车,货真价实。

    有了这样的大手笔,未来岳丈们也必须得满意。

    于是,数目高达330辆三蹦子33支车队鱼贯出了独立团基地,每个车队十辆车,载着两个班的士兵去帮他们的长官接亲,所有该准备的传统礼物全部由独立团军需处一应采办,不让军官们私人花一分钱。

    赵二狗稍微简单点儿,不过也挺别致。给熊四贿赂了一篮子新鲜鸡蛋,给这熊货胸前挂了个大红花,拉着赵大营长花了数天的功夫自己亲手用两个大炮轮子焊装的一辆充满军营风味儿的运炮弹拖车,带着上百号弟兄去卫生队抢了穿上了嫁衣的小翠护士,放在熊四当车夫的炮弹拖车上就去往会场。既间接的让不懂世事的小熊猫给未来老婆赔了个罪,还拥有唯一性。

    这个世上,能让国宝熊猫当车夫娶新娘回家的,恐怕还真没几个吧!刘团座都忍不住瞟瞟纪中校,纪中校却是坚决的摇摇头,自从熊四那货模仿赵二狗,它就不是个天真无邪的熊了。。。。。。

    另一边被刘浪当嘉宾请过来的小洋妞儿把嘴凑到柳雪原美女记者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柳大记者却是满脸晕红冲着迈着熊猫步得意洋洋挣了一篮子鸡蛋的熊四暗啐了好几下。

    不过,浪团座分明是感到那撩人的余光分明。。。。。。感觉到了也只能当没感觉到,反正刘团座是军装笔挺的很有长官范儿的站在会场正前方的。

    为防止安全事故,一个班的士兵除军刺外不携带其余武器,还有一个班的士兵则全部携带五四式手枪和两支冲锋枪以及手雷二十枚。虽然在广元不会有人敢捋独立团的虎须,但刘团座却是极为谨慎,敌人的威胁往往就来自你最放松的时候。

    年前连续频发的特务事件让刘团座越发警惕。进入1936年,战争的阴云一天浓似一天,别看现在国府开始大幅整编列装德械师,但也没有向全国高喊出为抗日做准备的口号,也是怕刺激到蠢蠢欲动的日本人,免得他们提前发起战争。

    可以说,现在的所有的和平,都是假象。两国现在都在厉兵秣马拼命发展军备,好在即将来临的全面战争中一举击溃对方获得自己需要的。

    在这种环境下,刘浪也不敢丝毫掉以轻心,连中国的腹地四川,他一个小小独立团的周围日寇间谍活动都从未放弃过,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偷袭他一个迎亲车队俘获重要人员严刑逼供获得他们想要的情报,并不是不可能。独立团中尉以上军官自年前都被命令不得随意离开基地,也就是迎亲这一天才被允许。

    当然了,在已经满是民兵的广元,想潜入一支一举歼灭他独立团两个战斗班的战斗部队,刘浪相信无论是日寇还是国府的中统甚至是四川诸军,他们,都没有那个能力。

    经过他数年的苦心经营,已经民心安定的广元基本还是向着独立团,这一点刘浪还是很有自信的。

    三十三个新媳妇儿在夜幕降临之前都顺利的回到了独立团基地,负责军官婚礼安全事宜的安全保卫处肖风华的副手也松了一口气。

    刘团座所做的防范并不是白做的,其中有一支去往距离较远并且要走上一段山路的车队就遇到了意外情况,一株大树倒在必经的山路上,而在一小时之前他们路过的时候还没有。已经接上新娘的刘大柱可是带着几十个残兵就敢和一个中队日寇硬干的主,位于车队中央的他一看到这个情况,立刻做出反应。

    刘大柱第一时间发出战斗指令,不仅随队的士兵们纷纷拔出手枪拿出冲锋枪在第一时间占领周边可防御四面来敌的地形,这位扛着自己那位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新娘一头就撞进了旁边的灌木从里。

    从发现蹊跷倒在山道上的大树到发出战斗指令再到全部人员拿出武器抢占有利地形总共不超过五秒的时间,只留下坐在最后两辆车上的一帮送亲人员还在发呆。

    当然了,想象中即将爆发的战斗并没有发生。但经过步兵班以战斗队形向两翼搜索,发现在距离山道的一侧200米远的位置有最少五人呆过的痕迹。估计是偷袭者发现这帮迎亲的家伙们竟然还随身带着手枪冲锋枪,而且还是如此彪悍,估摸着就算是偷袭,以他们的实力也是个全军覆没的结局,所以当机立断就悄悄的跑了。

    虽然等士兵们搜索过去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但若是真想追,他们恐怕是跑不了多远。只是考虑到随车的不光有新娘还有八名新娘送亲的堂兄表兄啥的,刘大柱也只能按按压下心中的杀意,先率领着车队回了独立团。

    已经破天荒佩戴上自己所有勋章一身军礼服的刘团座听到这个消息,虽然脸上的笑容没消散多少,但眼中却是多了几丝冷意。背后的手势悄然挥动中,军令已经发了出去。

    虽是修整,但依旧派出战斗值班人员的特种大队一个小队在锣鼓喧天集体婚礼开始的同时,悄然潜出基地,朝在这个独立团大喜的日子几个胆大包天的拟偷袭者追踪而去。

    刘团座下达的,是必杀令。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