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新婚礼物(上)
    在1935年新年第一天来临的这个早上,独立团集体婚礼正式举办。

    临时用独立团基地训练场做的婚礼现场就用训练用原木搭建了一个宽大的观礼台,所有新人在台上,观礼的宾客坐在台下。场面绝对够大,除去执勤和回家探亲的官兵,基本全都来了,足有三千多号人。

    刘团座把未来军营集体婚礼的那一套搬到了独立团,像什么以新人分组比赛吃用绳子吊着的苹果,规定时间未吃完者就要背着新娘绕着会场跑一圈的游戏之类的,差点儿没把会场笑翻了天。

    性格稍微木讷点儿比如向前这样的基本只有背着新娘跑的命,像赵二狗这样树林子都钻过的两口子,嘴对着嘴几口就将苹果啃完不出人的意料,凌洪少校和他那位詹司令千金小姐丝毫不逊的吃苹果速度不仅让人浮想联翩。。。。。。

    会场上的笑声震天,独立团,很久没有如此欢乐的气氛了。

    整个集体婚礼的会场还没正式开始都已经达到了**,让还在单身的官兵们忍不住都开始想象起自己未来婚礼的那一刻,传统婚礼的热闹早就被抛到一边,那那有在军营里这样结婚来得热闹?

    台下观礼的新娘亲人们看着各自妹子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也纷纷没了先前的些些不满,或许,这样与众不同的婚礼,才是最美的。

    不过,他们显然还是想早了,婚礼前逗乐的游戏只不过是餐前甜点,大菜还在后面。

    刘团座和从教导队训练基地赶回来的张团副以及老叶同志共同做为证婚人,张团副给三十四对新人颁发了由独立团团部大印盖着的婚书。

    叶教授和手下那帮未来的科技大拿们本来想着各自给新人们包个红包。都说读书人清贫,但在独立团可不存在,独立团薪水最高的就是这帮科技人员,就算是刘团座的上校军饷甚至也赶不上他们其中的绝大多数。

    未来科技精英们个个薪金丰厚,平时又没花销的机会,除了让华商集团的商队稍了不少回家,剩余的可都存在自己的宿舍里。老叶教授这样年薪3000大洋的是土豪一个自不必提,像苏小妞这样的项目负责人,年薪可也达到了1500大洋之巨,而且她家中本就富庶,根本不需要她往回寄,平时小丫头也没什么娱乐活动,除了实验室试验场就是宿舍,可能谁也不知道,看似萌哒哒的圆脸少女,却是独立团现金最多的那一位,床底下几个皮箱,全是白花花的现洋。

    他们包红包,哪怕就是三十四对新人,每个红包五块八块大洋的,也不过二百多块,完全不在他们的话下。

    但刘浪却是制止了他们如此“庸俗”的行为,而是要求他们每个人在每张婚书的背面写上祝福的话,并签上自己的大名。

    见一向“唯利是图”的刘团座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之雅,叶教授和一帮未来科技精英们虽然有些不适应,但还是欣然接受。毕竟,这更符合他们读书人的气场。

    三十四章婚书的背面,密密麻麻写着叶企孙、钱强、彭武、熊真、何慧等人亲笔写下的新婚祝福并留下他们在共和国天空上都会注定留下璀璨光辉的名字。

    除了刘浪,恐怕谁也不知道这三十四对新人会有多荣耀,他们的爱情,是由未来共和国物理与化学界的小半边天们给共同见证的。直到几十年后,他们才知道,那些送给他们祝福的名字,又是多么的震古烁今。纵观共和**界,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婚书了。

    当然了,或许日后的刘团座是个例外。以他“唯利是图”的个性,很有可能会让这些未来的“名人”们集体给他再来一幅什么见证,反正他现在都已经开始在收集未来大腿们的欠条了,大牙中将已经先上了他的“恶当”。恐怕现在还没成长起来的科技巨擘们也逃不开被他收集有意义签名的“噩运”。

    这些玩意儿,别看现在就是个普通签名,日后可不得了,值老鼻子钱了。就算以后家道中落,子孙们随便拿个签名出去就能换钱。

    想到这儿,刘浪还不由望了望川中方向,貌似还得有两年,大千先生才会避居青城山,到时候近水楼台先得月,搞几幅亲笔签名画作是必须的。

    得,刘团座的眼光已经从军界转到科技界再到文化艺术界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刘团座现在已经替自个儿的这帮属下们先捞到足够的好处了。

    这个礼物绝对杠杠的不错,哪怕这帮粗大汉们现在还不明白其中的奥妙。

    感染于科技精英们文人气息,刘团座这位一团主官自然也不能太俗,好歹也是读过私塾又读过大学的人。

    更何况他就是想俗,本身也没私房钱身无长物,出身商贾的纪中校深懂得男人有钱就变坏的道理。干脆,刘团座在除夕之夜提起毛笔挥毫泼墨给每对新人写了一幅“佳偶天成”的横幅,然后自作主张的签上自己和未婚妻纪中校的大名,并盖上了自己的私印。

    对于握惯了钢笔和中性笔的刘团座来说,拿毛笔委实难为了他,字体似草书更似书草,那一笔字着实是特立独行。反正那帮饱读诗书的新娘子们是如此集体认为的。

    不过,新郎们却是不嫌弃,团座送的,就是好的,何况团座长官送字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呢!这算不算团座长官的“处女字”?

    也就是纪中校再看到未婚夫的字过后差点儿没捂脸,要不是她心细早就悄悄准备好了礼物,集体婚礼这天她算是没脸站长官席了,尤其是小洋妞儿劳拉和美女记者柳雪原也来了的情况下。

    当然了,婚礼嘛!不能都太雅,也得有俗。迟大奎参谋长却是代表独立团团部,向每对新人赠送了100大洋贺礼。虽说是集体婚礼,但还是受传统礼仪影响,相熟的军官们还是为自己的这帮同僚们都送上了红包。只是刘团座虽没有明说,但之前就已经表达了心意大于红包本身的意思,红包也基本没有超过十块大洋的,而且还特别规定,少尉以下不准送礼。

    刘浪算是对后世普通百姓负担越来越沉重的红色炸弹知晓甚深,送来送去,都送到饭馆里吃掉了。此风在独立团绝不能长。

    不过饶是如此,“人缘”最好的赵二狗营长也是收得盆满钵满,很“羞涩”的从穿得整整齐齐的军装里扯出两个布袋,全场差点儿没笑豁嘴的同时却发现,赵大营长这一招很实用啊!夫妻俩一人一个,绝对能保证红包一个都没得跑。不像其他军官,口袋里塞不下了,银洋满地滚,都是喜钱,谁捡到算谁的,估计最少亏一半出去。

    还好不用他们管来的宾客们吃饭,否则还真不一定保证是赚是亏,所有来观礼的宾客包括独立团官兵们吃饭全由独立团军需处包了。

    狗日的赵二狗是纯赚了一两千大洋,看着赵大营长提着沉重的布袋子,好多和他相熟的军官们都表达了去帮忙提着的愿望,但都被这货很坚决的给拒绝了。赵大营长的原则,老婆和钱,一律不得假手于人。

    好吧!刘团座有种让他调个岗位的心思,人尽其用嘛!他这个模样,很符合军需处长的气质。

    刘团座送的是字,张团副送的是最重要的婚姻证明----婚书,叶教授的科技团队送的是祝福,团部送的是大洋,战友们送的是心意。被未婚夫强制“送礼”的纪中校为了弥补某胖送出的那副“书草”,特意再送一份大礼。

    身为富豪之女的纪中校出手可就大方了,早在一月之前知道刘浪的意思之后,纪中校就委托华商集团总经理在蓉城老字号金铺打造了三十四对纯金制的鸳鸯,在除夕之夜新娘们被接回独立团时就送给了三十四对新人。

    至于说要多少钱,纪中校不清楚也不用出,华商集团从年底给纪大老板的分红中直接扣除了,相当于纪大小姐纪大老板买单,三十四对新人自然是慨然笑纳。

    做为在淞沪战场上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二皮脸赵二狗还犹不满足觉得应该送个金猪更好些。不是他喜欢猪,而是他觉得猪。。。。。。明显要重一些。

    一旁被未婚妻“啪啪”打脸龇牙咧嘴的某胖暗暗决定,以后如果这货立功,金制的勋章一定要给他换成铜的,否则,很有可能被这货给融了变成金豆子当钱留给他想象中的胖儿子了。

    当然了,很快,刘团座就发现,还真不是未婚妻想用大礼打他的脸,而是,只要是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哪怕是在送礼这件事上。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