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携美同游
    忙完军官们的集体婚礼,趁着过年几天假期,留不能回家的迟大奎坐镇基地,忙完一应事务的刘浪带着纪中校和一个警卫排坐着三蹦子回了趟家,给父母拜了个晚年不说还顺带去大邑走了几家亲戚。

    因为刘浪知道,这,或许是他这几年来最后一次回家了,到明年过年的时候,独立团将会全力备战,他再也不会有这个空闲,而等到战争开始,那就不是有没有时间的问题,他和他的兄弟们,还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再踏足家乡的土地,再拜见高堂父母。

    面对所有国人都没有预料的残酷国战,就算准备得再周全,刘浪也没有丝毫把握,哪怕知道只要坚决抵抗最终会获得胜利。但那个胜利,是整个中国付出了多大的牺牲才换来的啊!山河破碎,工业、农业皆成瓦砾,数以千万的伤亡。。。。。。

    刘顺和郎蒹葭两口子对儿子和未来儿媳的归来自然极为高兴,虽然是晚了好几天。

    只是,胖儿子不光带回一个儿媳妇儿,还顺带着带了三个同样仪态万千的大美女这事儿,让老刘暗地里有些想挠头,胖儿子你这么牛叉你麻麻知道吗?

    反正老刘是做梦都没敢这么想过的,他倒不是怕自己麻麻知道,而是怕老婆。但他的老婆他胖儿子的妈就和他的想法不一样,郎蒹葭小小的诧异过后就很开心。对于丈夫和儿子,郎蒹葭是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州官和百姓的角色自然是不言而喻。

    至于说什么其中还有个金发碧眼的洋妞儿,郎蒹葭根本没放在心上,那说明儿子有本事,而且另外两位丰腴型的虽然看着年龄稍稍比儿子大了一点也没关系,绝对是能生孙子的主。

    不过郎蒹葭表面上还是很矜持的,并没有说因为急着抱孙子就对所有女子就热情有加,刘府的一把手还是很有生活的智慧,未来的正室儿媳妇儿也在,必须得给面子不是?

    从郎蒹葭给的压岁钱,三个意外而至的美女一人一个冰糯种碧玉手镯还是看得出她对她们三个还是很心仪的。当然了,给早已见过家长纪中校的冰种翡翠手镯充分表明着其正室儿媳的身份。

    纪中校浅笑着将手镯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和三女相谈甚欢,刘团座蛋疼着背心一片冷汗。

    刘团座想不蛋疼都难,若是说小洋妞儿和柳记者是大过年的无处可去还是由纪中校亲自邀请来刘浪家中做客,你潼关苟大小姐家大业大的,唯一的直系男丁至今仍在军中服役不得归家,你一个家主不回家过年,也跑过来凑什么热闹呢?

    人家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这么插一脚进来,是准备凑一桌麻将的嘛!

    你还别说,在家呆了两天,真的是凑了一桌麻将。由郎蒹葭坐了东风位,纪中校和小洋妞儿分坐在两侧,柳大记者坐在对位,苟大小姐不去指导她不怎么会打麻将的老总,却是跑到郎蒹葭后方给刘家的女主人出谋划策。

    可不仅仅是娱乐,女人们玩儿真的,打的都是100大洋起的筹码。从身家上来看,无论桌上的三个女人,还是桌下时不时丢出一根小黄鱼赌郎蒹葭赢的女人,那都是身家丰厚之人,看来看去,还就刘浪老娘最穷。

    从早上起床一直打到华灯初上,连续两天,几个女人在麻将桌上杀得是天昏地暗。

    很显然,最穷的那一个根本就没掏过本金,赢得盆满钵满。最后刘团座哭丧着脸要走的时候,老娘悄悄拉着他眨巴眨巴眼睛丢出的一句话:“赌品即人品,这几个姑娘的赌品都不错。”

    刘团座如丧考妣。俺的娘哎,你是打麻将上瘾了是吧!你还真以为你技术有多好?你见过三家互相防,只给东风一家上听疯狂喂牌的牌局的没?如果真按你想的那么做了,老汉会被输的找你儿子借钱你信不信?

    三蹦子打仗有多吊现在刘团座还不知道,但做为游山玩水的交通工具还是不错的,什么山路都不在话下,从正月初三出独立团基地,一直到正月十四回归,大四川秀美的山川哪怕是在冬天,也让一男四女的组合阅尽了风景。

    与此同时,刘团座携四女同游青城的风声在四川官场上不胫而走,纨绔子弟的大名直接被扣到刘团座的头上。刘团座好美色的名气直追范大师长。

    听到这个传闻的刘湘不由莞尔一笑,暂且不说什么人不风流枉少年,对于他们这种大户人家来说,四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范绍曾小妾都排到了40余个了呢!更何况,他对自家这个侄子算得上了解,那心思,堪比他这个宦海沉浮了二十余年的中年人,老辣得紧。

    恐怕,他带着一个警卫排开着一支车队带着四个女子借新年游览四川之机,又是有他的目的的吧!

    距离四川足够遥远的南京,刘浪放浪形骸带着四名女子开着车队在四川境内招摇过市走亲访友并游览山川的情报就放在一间办公室的案头,一名中等壮硕身材,粗犷刚硬的脸上带着几分阴鹫的中年男子将目光投放到这个他近期无比关注的人物情报上。

    仔细阅览刘浪这十天的行迹之后,浓眉下一双咄咄逼人锐利无比的眼睛中露出一丝少有的疑惑。

    刘浪这个人,做为老头子麾下最忠心的“中华复兴社”特务处处长,他已经花费极大的心思对此人做了极系统的情报分析,从1932刘浪横空出世成了抗日英雄伊始再到长城之战建立不世功勋再到这数年他蛰伏四川厉兵秣马,做出的判断是此人脑后有反骨,绝不可重用。

    甚至,做为老头子麾下最大的特务机构头子,捕杀过无数红党的他还嗅出了一股刘浪身上与众不同的味道,虽然不是红色的味道,但他敢肯定,至少不是青天白日的味道。

    因为,刘浪太独特了,他从不为己敛私财,甚至还自己补贴军需,这倒还罢了,国党中这样的将领倒也不是没有。刘浪最大的破绽是,他和国党中那些极力倡导先外后内的将领关系都不错,而和老头子站统一阵线的反到一般。比如蔡廷锴,又或是宋哲元,甚至老头子的心腹爱将张文白,关系都保持的不错,可对他同样熟悉的黄杰等其他人,则选择保持距离。

    仅从这一点上说,他就算不是红色那边的人,也至少是同情红色,或者是想和蔡廷锴那帮人一样对老头子“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有所质疑。

    尤其是从大洋彼岸来的一位重要客人来访之后,特务处对四川乃至广元的刺探就越发的密集起来。实在是,那位重要客人选择的地点,就在四川。

    虽然理由很充分,充分到国府很难拒绝,但四川有刘湘还有刘浪,这让对所有人都很难信任的中年男子很难不心生疑窦。

    所有以往的情报都表明,刘浪此人可能个性有些散漫,但绝对是一名极为严于律己的军人。这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多少让中年男子有些措手不及。

    究竟是年少轻狂还是另有目的?这让对刘浪自认为已经了解颇深的特务头子有些迷茫,看来,对刘浪的判断还要再重新评判。

    如果是年少轻狂,则不足为惧,喜欢美女,他麾下美女如云,迟早能将他拉入到老头子的阵营中。但若是另有目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中年男子的浓眉紧紧锁了起来。

    他沉思片刻很快做出决定,改变近期对四川情报策略,先继续派人近距离接触刘浪再谈其他。对一个人的不了解,自然,判断就会出错,他必须重新调整力量对刘浪本人再做刺探研判。

    他虽然曾捕杀过同盟军第二军军长地下红党***也刺杀过“申报”主持人史量才,但对于刘浪和独立团,他可还没那个胆子。不是恐惧于刘浪的单兵战力也不是因为“天下第一团”的威风,而是四川刘湘,川省一旦动荡,就是老头子也保不住他,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

    远在东北的关东军司令部,刘浪携四美同游的情报也出现在冈村宁次的眼前,对于这个在长城一战打得关东军头破血流,关东军上上下下无不咬牙切齿的老对手,关东军从未有一日忘却这个耻辱。哪怕是刘浪和独立团深处中国腹地,但随着战争越来近对华间谍行动全面铺开的同时,对于刘浪和独立团,主持对华情报工作的冈村宁次却是从未放松过警惕。

    这则情报的出现让老奸巨猾的冈村宁次也有些措手不及,难道说,他们以前都看错了刘浪?不派出女间谍是个错误的决定?这货不怕刀枪就喜女色?

    毫无疑问,一直深以为看懂了的对手,突然又现迷雾,这对冈村宁次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于是也做出了和中国那位特务头子一样的选择,重新对刘浪进行间谍活动,务必要在和他作战之前了解一个真实的刘浪。

    刘浪的一个小动作,就让中日双方的情报机构头子改变先前策略,以前的布置全部落空,这一趟新年省亲也算是没白受煎熬。

    被四个大美女围着,却是只能眼睛看着,一个都吃不到,对每一个正常男人,都是一种煎熬不是?尤其身边还有一个正牌的未婚妻的情况下。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