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时光如梭(1)
    如果说民国二十五年上半年有什么值得刘浪主意的话,可能就是红色部队一如曾经时空中的那样发起的东征了。

    在新年之前,已经抵达陕北并站稳脚跟的红色部队在“瓦窑堡”召开会议,推选出了自己的军事委员会最高领导人----成功领导红色部队胜利完成战略大转移的太祖。同时,制定了红色部队战略基本原则:把国内战争同民族战争结合起来,准备对日作战,扩大部队规模。

    是的,日寇在东北三省越来越频繁的调集兵力,不仅让南京的光头大佬感受到巨大压力,就连在陕北的红色部队也越来越确定,整个中国与日寇一战已经不可避免。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时候还去把光头大佬领导的国党当成最大的阶级敌人显然是不妥当的,两兄弟因为意见不同之争也得把拿着刀闯进来想把全家人都干掉的强盗先赶跑再谈其他。

    为了发展壮大自己,能有足够的实力抵抗即将入侵北方的日寇大军,刚刚站稳脚跟的红色部队毅然选择了渡河东征。

    渡的是黄河,征的自然是山西。在山西当草头王的阎老西在红色部队的眼中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能推翻他的统治当然是最好不过。

    1936年新年过后的2月17日,太祖亲自签发东征宣言,东征红色部队进入临战状态。2月20日,正式下达渡河命令,红色部队28军、重新恢复编制的红色1军团、红色15军团共计一万多人部队分成左中右三队,从黄河沿线百里的区域度过黄河挺进山西。

    老阎同志在千里黄河沿线上布置的碉堡被一击而破,这个时代的红色部队装备因为刘浪所赠的一个整编师装备,让他们比曾经时空中的自己要强大的多,密集的机枪火力让防守的晋军一瞬间以为自己是遭遇到了中央军的偷袭。

    一夜之间,东征红色部队连下数城,把信心满满的老阎同志打得差点儿没怀疑人生。

    到了三月,红色部队攻下孝义县,红色几位最高领导人除周公留守后方筹措物资以外其余齐聚孝义县,准备乘胜追击,东进兑九峪,穿过同蒲路,开赴河北抗日前线。

    可刘浪知道,红色部队这个想法是不错,但山西王绝不会甘心自己的一大块地盘就这样丢掉,兑九峪这个山谷要地,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放的。不仅会重兵防守,而且,已经有些打慌了老阎同志还很没节操的求援了。根据战报,光头大佬从洛阳、徐州、武汉等地抽调的七个师的中央军已经坐上火车,即将入晋。

    接下来,红色部队面临的可不止是数万晋军,还有数万装备比晋军还要强的中央军,他们要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此时撤退,损失会减小很多。

    和张儒浩在团部密议半日后,张儒浩密电最后方的周公,将自己和刘浪的意见委婉转达。可是,红色部队前线指挥部依旧发动了自己已经制定好的攻击计划。

    或许是因为装备得到加强的缘故,这一战并没有曾经时空中那般惨烈,虽然红色部队没有达到自己预想打通同蒲线的战略目的,晋军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激战一日之后,双方皆退出战场,重回到这一战之前的位置。

    面对即将汹涌的敌势,红色部队将主力分成三队,红色中央率红28军继续转战于晋西,红15军团挥师北上,直捣太原,以牵制调动晋军主力,相机挺进绥远、察哈尔抗日前线,红1军团则南下河东,发动群众,扩红筹款,相机分兵上党,挺进河北抗日前线。

    刘浪对红色部队走群众路线的本领再次叹为观止,从3月中旬到4月底,短短一个多月即筹款40万元,扩红7000余人,组织地方游击队20多支,创立了20多个乡、村红色政权。

    而负责牵制作战的红15军团亦将太祖灵活机动已经初见端倪的游击战术发挥到极致,在临县、方山、离石、中阳二带的吕梁山区与晋军兜开了圈子,先后在曹家坡、白文镇、峪口、圪洞、金罗等地重创尾追之敌,并于中阳县大石头村战斗中俘获晋军392团团长郭登赢及其以下官兵四百余人。

    到4月下旬,红15军团经大麦郊、双池镇进至隰县蓬门,与转战晋西的红色总部会师。红15军团自3月18日挥师北上,到4月下旬返回蓬门,历时一个多月,行程一千余里,转战于晋中平原及晋西北吕粱山区的二十余县,不仅有力地牵制了晋军主力,配合了南线红色部队的战略行动,掩护了红28军的渡河战斗,而且在晋中、晋西北广大地区宣传发动群众,积极筹款扩红,为而后红色部队东渡抗日、创立晋西北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而最让刘浪拍案叫绝的,却不仅仅只是红色部队在军事上的胜利。位于后方的周公在洛川和张少帅的密使达成“停止内战,联合抗日”还不足以让刘浪瞠目结舌,因为那在红色部队穿过川西高原和甘南抵达陕北的那一刻,东北军和西北军的两位掌权者就已经有了那个倾向,现在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最让刘浪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光头大佬的中央军还在密谋如何将红色部队剿杀于吕梁山区的那一刻,老阎同志和透过各种渠道和他接触的红色党人展开了密谈。。。。。。

    老阎同志不想打了。受这位着名军阀头头邀请调遣七个师入晋雄心勃勃想一举重创红色部队的光头大佬那一刻估计是想吐血的。

    亲身经历这些的刘团座终于明白,他在这些大佬们面前,还是太过稚嫩了,抗日统一战线的建成,不仅仅只是爱国热情的一厢情愿,拳头也是必须的。刘浪对于共和国的缔造者们的智慧,只能用惊佩无比来形容了。

    到了五月,红色部队返回陕北,太祖亲自签发“停战协议和一致抗日通电”,历时117天的红色部队东征胜利结束。

    这这次战斗不仅奏响了红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奋起抵抗日寇侵略军的战斗序曲,而且还为在抗日战争初期红党把山西作为坚持敌后抗战的战略支点奠定了历史性基础。绝对算得上一次战略性的胜利。

    刘浪这一次只是做了一个旁观者,没有任何行动,但这一次,他们做的比曾经还要出色。

    而被红色和山西王摆了一道的光头大佬的那口老血还没来得及喷出来,6月1日,震惊全国的“两广事变”爆发。

    打着“抗日运动”名义的广东广西两大军阀对光头大佬领导下的中央军发难,这一次两大军阀联手发动的事变可和蔡廷锴将军等人发动的“福建事变”有本质性的区别。

    他们更多的,是出于自身的利益。更严重的是,打乱了国府全力整军以备和日寇全面战争的部属。四十万中央军南下所耗费的巨大人力物力让有识之士无不痛心疾首。

    这一次,在连夜入蓉城的刘浪的劝说下,刘湘坚定的站在了光头大佬这一边,发表声明对中央政府进行支持。中国,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准备,更不能因为个人私利浪费更多的时间。

    而在中央军大军的兵锋所指,广东军阀陈大佬麾下纷纷投靠,广东不战自败,势单力薄的广西在各方调停下也选择了和谈,9月,在光头大佬亲赴广州的诚意下,李大佬和光头大佬这对结拜兄弟再度重归于好,结束了对峙状态。

    刘浪心里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历史没有被改变,在距离和日寇全面战争来临之前的一年时间,中国终于可以全力备战了。李大佬虽然和光头大佬有隙,但在国家和民族的危亡面前,还是拿出了他做为一省之主该有的魄力。

    在未来的国战中,桂系精锐尽出,大部战陨在那个血肉磨坊。

    不过,在这个国家局势动荡让人忧心不已的夏季,刘浪还是收到了一个好消息。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