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战争爆发
    过完民国二十六年春节,独立团由刘浪亲自签署备战命令。

    独立团所有人员取消探亲假,不得擅自离开军营,所有家住新建成曙光小镇的军官由每半月一次休假一天改为四十五天一次休假一天;军需处开始储备各军种所需弹药,辎重连由满编81人的战前编制变成481人战时编制,400平时半月训练一次的辎重连壮丁全部转入现役,以军事训练和物资搬运整理以及车辆驾驶、骡马喂养等科目加强训练。

    基地守备营2000官兵全部满编,所有空缺半月内由新兵营新兵抽调到位,同时撤销新兵营建制,所有新兵全部补充至独立团各军种,撤销教导队编制,教导队所有参训官兵回归各部。

    教导队各教官则各回其原职,从新六十一旅借调的教官们则回归原部队,十名红色教官的职位刘浪却是早已安排好了。

    基地守备营空缺步兵连长一人,步兵连副一人,炮兵连副一人,辎重连连长一人,四人去迟大奎处报道。

    独立团作战部队四个步兵营,一营营长依旧由刘浪亲自兼任,营副调往基地守备营担任少校副营长算是高升了,空余营副一职,刘浪将其任命给了十名红色教官之中表现最优秀的叶子华,这名读过书也打过不少仗并在红色部队军校里学习超过一年的优秀红色连级军官被授予上尉军衔。

    剩余的五名红色教官,却是去了另外三个步兵营担任连副,和警备营的同僚一样,全部被授予中尉军衔。而原来的人员不是被调走到安防团担任连级主官,就是调任基地守备营连级作战单位担任主官,皆算高升了。

    十名红色教官这一年多的时间可不是白来的,白天和军士老兵们一起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晚上则教他们战术和文化,每个连队的骨干军士可以说都是他们的学生,而且他们有一种天生的官兵一体的理念,到了这种基层作战部队,如鱼得水,用了不足一个月就快速的融合进去,就连先前因为大战在即对自己副手更换有些不满的几个连级主官也开始对他们赞不绝口。

    可以说,无论从人员配备,物资筹备,部队装备训练,独立团都已经做好了所有战争前来临的准备。

    大战将起的阴云不光是在独立团,亦不光是在广元,也不光是在全军换装重组军队编制的四川全境能感觉到。事实上,整个中国,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已经将北平三面包围的日军逐渐露出的狰狞。

    整个中国,都明白,战争不是不可避免,而是即将打响。

    1937年6月,以卑鄙手段占领丰台的日军开始频频在演习。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

    1937年7月7日傍晚,永定河畔的宛平城传来了29军战士们的歌声:“日本军阀,国民之敌,为国为民,我辈天职……“这是29军士兵在吃饭前唱的《吃饭歌》。唱歌的士兵们个个神情悲愤。宛平城外,就是虎视眈眈的日本兵。

    数百名日军全副武装气势汹汹闯向卢沟桥,向驻守卢沟桥的中国士兵称有一名日军士兵于演习时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礼要求。日军遂向卢沟桥一带开火,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并炮击宛平城。中国守军第29军37师219团予以还击。

    7月8日晨5时,卢沟桥北面防守的29军219团一个连大部血洒卢沟桥,仅4人生还,铁路桥和回龙庙失守。

    中国第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37师110旅旅长何基沣,守卫卢沟桥的部队是正是何基沣部下的219团。听到卢沟桥的炮声,他马上亲率220团来援助,并组织敢死队,带上手榴弹和大刀,天黑后突袭日军,夺回失守阵地。

    亲背大刀的少将旅长站在自己的150人的敢死队面前,声音震耳发聩:“我辈是爱**人,受人民养育,当以死报国。卢沟桥就是我们29军的坟墓!“

    这位获得一级解放勋章的未来共和国农业部长践行了自己的诺言,在去世之后,他的骨灰,就撒在卢沟桥旁,和他曾经血洒疆场的麾下们一起继续守护着祖国的日月和星辰。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七七事变的第二天,红党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

    而光头校长依旧抱有侥幸,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日军见攻卢沟桥不可得,玩起了“坐地谈判”的把戏,一边用谈判麻痹中国方面,一边积极的调兵遣将。

    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

    7月26日,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

    7月28日,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香月清司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六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

    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上将殉国,第132师师长赵登禹中将殉国,军训团1300人刚丢下笔就扛起枪的学子浴血反击,战后仅存300名。

    7月29日,第29军被迫撤出北平向保定撤退。

    刘浪就站在全团官兵的面前,手握战报,面向中国北方,忍不住潸然泪下。

    原属第29军的上千老兵,皆泪流满面。

    刘浪已经努力做了很多,利用和第29军长城一战交好,他这三年来透过地下渠道向第29军送了不少山炮和迫击炮以及轻重机枪,并经常借机提醒宋上将小心日寇出尔反尔的小人之心,但历史固执的车轮终究将他的努力碾压得粉碎,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一名上将一名中将殉国,旅团营长死伤众多,第29军所部损失惨重,在日军飞机大炮坦克的威胁下被迫撤退,平津重地,终究还是丢了。

    可是,刘浪还知道,北方门户失守还不是中国目前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威胁最大的战斗还未开始,那在中国的东南方向,那里有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还有首都---南京。

    “平津已失,东南敌寇重兵聚集,我独立团必将与日寇一战,我独立团全体官兵将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你们,敢陪老子一起死吗?”极少落泪此刻却泪流满面的刘浪重新面向自己的属下们,嘶哑着怒吼。

    “能,我们能。”官兵们扬起了自己的手臂,举起了手中的枪,和他们的长官一样嘶吼着。

    在这个盛夏,响彻秦岭大山的数千人的怒吼声也开启了独立团即将奔赴抗日前线的征程。

    。。。。。。。。。。

    ps:昨天心情不好唠叨了很多,感谢书友们的宽慰,同时感谢“长时人”书友的认真,是风月想得太简单,只想到将机枪和步枪改成统一口径,却没有考虑到各口径子弹的凸缘问题,感谢你的专业指导。以后会努力更加严谨一些。抗战之还我河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