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曾经的1932
    ,更新快,,免费读!

    那个还在流血的创口成了少校的死因,成全了他这个穿越时空而来的旅客,现如今,却又增加了他重回那位给他开后门的上帝怀抱的可能性。

    还好,负责开后门的上帝总算是还给了刘浪一点点福利,至少,刘浪的腿现在神奇的没流血了。

    没流血了,并不证明危机已经过去,伤口感染才是战争中士兵阵亡的最大因素。据记载,在1943年青霉素问世之前,因为伤口感染死去的伤兵占据了阵亡名额的百分之七十。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阵亡士兵并不是死在枪林弹雨中,而是死在人类肉眼都看不见的细菌的肆虐下。

    因为战争,促成了青霉素这样一种针对伤口感染的特效药的诞生,并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为人类战胜病魔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人类的不断进步,却和夺人无数性命的战争息息相关,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让人默然无语的黑色幽默。

    刘浪这样裸露着伤口在烟尘弥漫的战场上无疑于是找死的行为。单兵急救包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自然是想也别想的,就算单兵装备远超于国共两军的日军,也没这个配置。

    四下里瞅瞅,也就贴身穿的白衬衣看着顺眼点儿,虽然脏乎乎的白衬衣上细菌刘浪估计也是成堆,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聊胜于无。脱下自己的毛呢校官制服,刘浪将贴身的白色衬衣撕成几条,吸着冷气把伤口包扎好。

    大脑里的记忆细胞已经把这具躯体以及这个时空的大致信息反馈给刘浪。

    和刘浪估计的差不多,不幸丧命的倒霉蛋,老爹是个有钱人,套用一个现代词就是“富二代”,一个来军队镀金梦想着回去光宗耀祖的大户少爷。有了利就想要名,这和后世的商人们有钱之后花再多的钱都想搞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行为基本类似。人性这玩意儿,从不会因时空的变迁而改变。

    十九路军蔡廷锴将军麾下61师部少校通信参谋,这是胖少校的富一代老爹花了一万大洋给倒霉蛋捐的位置。要说他老爹,不,现在应该说是刘浪老爹也算是煞费苦心,师部通信参谋,只要不是说到了师长都得提着枪上战场的地步,刘浪这个紧随师部行动的通信参谋就安若泰山。

    可偏偏倒霉蛋就这么倒霉,因战事激烈,部下伤亡巨大预备队全部派完了杀红了眼的61师师长毛维寿这会儿那里还会管你什么富二代不富二代,估计就算是条狗也得给他顶上前线咬两口。

    同样名为刘浪的胖少校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派出来给已经失去联系的121旅三团下达撤退命令,仅带着两名勤务兵毫无武力值的胖少校自然是玩完了,几十米外的一颗炮弹碎片划破了他的大腿,平时养尊处优再被这一吓,还没等程序上应该的流血身亡,直接被吓死了。

    套用现在的一句流行语,他这次没按套路出牌。

    估计这也是上帝他老人家让刘浪穿越到这个不按套路去死的倒霉蛋身上的原因,两个人都是不按套路来的主。

    既然说到了十九路军,几乎不用再调用记忆细胞,刘浪就知道了现在是什么时候。战斗力强悍的十九路军唯一一次和日军大战,正是被史称为”一二八事变“的淞沪抗战。

    1932年这场突如起来的局部冲突,在部队混了十几年的刘浪自然还是知道的。

    虽然没有五年后那次交战双方共计上百万大军厮杀三月那般惨烈,但此役双方共投入十二万兵力。日方海军陆战队,中国派遣军、军舰飞机悉数上阵,而中国参战的两支军队,蔡廷锴率领的十九路军及张治中率领的第五军,都算是中国当时最精锐最有战斗力的军队,而据战后统计,日方伤亡超过一万人,中方伤亡更是高达一万四千余人,伤亡比例占参战人数的五分之一,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

    虽然,中国依旧输了这场战争,被迫签订了耻辱的“淞沪停战协定”,但总体上来说,中方在这场战役中并没有吃亏,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获得了这场战役战术方面的胜利。

    那是抗日战争中最赫赫有名的一战。

    现在,正是1932年2月21日。

    刘浪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二月的上海,天气着实还有些凉。?亚热带季风气候使得这座城市的冬季低温少雨,夜间有时还会出现三、四度的低温。

    胖子虽然脂肪层够厚,但光着膀子在这个时节硬挺还是有点儿掐不住。

    天上炮弹飞的还正热闹,左右看了看动静,刘浪匍匐着离开弹坑,从十几米开外悄悄地拖来一具日军尸体,然后就毫无顾忌的开始抢劫尸体。

    死鬼子其实也不富裕,背上的背囊早不知被炸哪儿去了,唯一算得上财产的可能也就剩那身保存还算完整的军服了。

    不过,在没有自己人的阵地上,相对于先前那身笔挺的**少校军服,这身又保暖还能迷惑鬼子的军服显然更符合刘浪的需要。

    尸体软绵绵的有些诡异,却方便了刘浪第一次脱男人衣服。那是因为正面遭遇冲击波的缘故,巨大的冲击波能量把这位从三十米开外一直送到这里,刘浪知道,如果把这具尸体送上解刨台,你会发现,这名小鬼子的骨头,没一根是完整的。

    包括那双嵌着铁钉的皮靴在内,刘浪基本上让死鬼子遵循了佛家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的信条,经过有些艰辛的努力,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超过200斤肥胖型日军一等兵出现在除了炮弹暂时还没人光顾的战场上。

    一个露着肚皮,穿着七分裤七分袖的日本兵,毫无惭愧之意的把刚刚抢劫成光猪的尸体丢进了一旁的废墟,顺便一屁股撞塌了一段断垣残壁,掩盖了自己刚才脱光男人衣服的罪恶。

    不是因为报答对方的脱衣之恩让他入土为安,只是,万一等会儿来打扫战场的是小鬼子呢?刘浪习惯性的消灭一切对自己不利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刘浪的注意力就全被一块被烧去大半的破布吸引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