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最后战场
    ,更新快,,免费读!

    那是一处和远处的喧嚣对比显得有些寂静的战场。

    如果说不远处炮火连天枪声大做的战斗是激昂的交响乐,那这处战场上不时响起的“噗嗤噗嗤”令人牙根发酸冷兵器入肉的声音就像是一曲凄婉的长笛。

    六七个蹒跚的身影,正手持着长枪,挨个翻动着战场上每一具躯体,找到目标,举起长枪,毫不犹豫的扎下拔起再扎下拔起。

    没有抵抗,唯有母语痛苦的哀求,但这一切并没有用,冲锋而来的日军目睁欲裂的看着一名自己的同胞可能受伤还不算重,被一刀刺下从昏迷中疼醒过后,拼命爬动着向前企图逃脱厄运。

    但却被他身后的一名瘦下的支那士兵快步赶上,一刀剁在脖颈上,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该死的支那人有着怎样暴虐的心思,在同胞震天的哀嚎声中,他竟然疯狂的连剁了十几刀也没完全将同胞杀死。

    一时间不得死去杀猪般的惨嚎声使每个听到的日军浑身寒毛直竖,怪不得他们用了十几刀才刺死的支那人会叫得那么惨,原来,真的很痛啊!

    飞溅的鲜血不停喷在纪雁雪的脸上,和纪雁雪喷涌而出的泪水混在一起,黑水混合着血水却绽开笑容的脸,刺激得日军集体头皮发麻。

    疯狂的支那人。

    第一次杀人的纪雁雪却破天荒的没觉得恶心,相反,心里有一种巨大的愉悦,她终于可以和石小栓说,她替他杀了一个鬼子了。

    石小栓,那个她包扎过伤兵的名字,也是替她用胸膛挡住刺刀士兵的名字,同样,也是跟她说过梦想,那个想替自己被日军虐杀的堂兄再多杀一个鬼子的残兵的名字。

    有些步履蹒跚的刘浪走过来,拍拍纪雁雪的肩膀,冲那边的迟大奎招招手,已经打扫完战场包括迟大奎在内仅剩下的六名士兵走了过来。

    “报告长官,小鬼子全宰了,没留一个活口,弟兄们。。。。。”说到这儿迟大奎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这个粗豪的陕西汉子眼中落下。

    这场白刃战,他有一半的兄弟,永远的留在这儿了。

    伴随着身后数百米外的一声巨响,刘浪身体微微一僵,赵二狗那边,完了。

    但刘浪却笑了,哈哈大笑。

    拍怕迟大奎的肩膀,指着三十米开外人影憧憧的日军身影道:“哈哈,迟大奎你个哭个毛线,弟兄们不过就是早走一步而已,咱们马上就会跟上。迟大奎,你告诉我,那边还有几十个鬼子兵,你怕不怕跟他们干?”

    “驴球日的,老子最喜欢和小鬼子干,怕了就不是好汉。”迟大奎铜铃眼一瞪,冷不丁的来了一句顺口溜。

    “哎哟,卧槽,迟连长还会写诗啊!”刘浪和几名残兵都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对面三十把森然的刺刀大笑。

    纪雁雪也呲着细小的银牙笑了,站在刘浪身边,继续紧握住手中的刺刀。

    “跟着我,干他们狗日的。”刘浪环顾自己身边的七人,眼里满满的都是骄傲。

    带着十五个残兵,一场残酷的白刃战下来,在干翻了三十余名鬼子之后,竟然还能活下来一半人,刘浪足以自傲。

    骄傲,不仅仅只是胜利。

    还有,坦然面对死亡。

    再度面对数目远超己方的鬼子,摆出冲锋阵型开始逐渐加速的八人,却恍若统领着千军万马,冲天的气势让日军都是一震。

    一场力战过后,残存的几人,竟然还敢冲锋,敢率先冲锋。

    刘浪很累,连杀八名鬼子,已经耗费了他所有体力,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躺下,连眼皮都不想睁开。可他睡不着,浑身上下,布满无数伤口无处不痛的身体提醒着他,一旦闭眼,他就很有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他也不能睡,这一刻,他不是什么七十年后的最强精锐,他也不是什么想活着实现打鬼子的军人后代,他现在只是一名军人,一名带着七名士兵的长官。

    他要带着他们去死,去告诉鬼子,去特么的什么装备,去特么的什么战术,咱中国人,发起疯来,自己都怕,一人一口,也能把全倭国人给生吞了。

    步枪太重,刘浪干脆甩掉了长枪,反握着刺刀,在鬼子瞪圆的眼珠中,他一边奔跑着一边给自己的胳膊上狠狠来了一刀,没有鲜血飚射,只有泊泊流动,滴滴掉落的血滴被奔跑的风卷成一条细细的血线飘落在刘浪身后。

    不仅是用剧烈的疼痛来刺激自己保持清醒,生物在体力消耗达到极限的时候,大量放血是能短时间恢复体力,就如同古人在冲刺的最后给奔马放血能再度提高速度一样,但是这无异于在透支生命,最后的结局基本只能是死亡!

    指挥官疯了,士兵们也疯了,纷纷有样学样,狂叫着狠狠划开自己的血肉,让已经不多的鲜血在身后飘扬。

    紧跟在刘浪身后,迟大奎开始加速,那怕已经干涸的肺就像要马上炸开,可他依旧发力奔跑,那怕他手中的机枪,几乎已经只剩下一根铁管,那是连续砸碎两名鬼子头颅留下的纪念。

    事实证明,人的头骨,真的很硬。

    刘大柱也在加速,那怕他落在了队伍最后,他依旧拖着被刺刀挑开一个大口子还在不停飙血的腿,一瘸一拐的再加速。

    血,流的再快点儿,也许,身体就更轻点儿。

    衣衫褴褛,比叫花子也强不了多少的残兵们借用剧烈的疼痛刺激发力冲锋,可冲锋的速度,在肃穆站着的日军眼里,多少有些可笑。

    可没人笑。

    这是一群寻死的军人。

    “八嘎,举枪。”在小队长短促的吼声中,所有人日军神色肃穆的端平了手中的长枪。

    这样的敌人,是真正的军人,在战斗中死去,是给予他们最高的尊敬。

    枪声大作。。。。。

    步枪、机关枪、驳壳枪。。。。。。很多枪,突兀的在这片寂静而惨烈的战场上响起。

    猝不及防的日军至少有一半打着旋翻到在地。

    “冲啊!”

    “打鬼子!”

    “干死狗日的!”

    伴随着枪声,是一片呼喊声和急促的脚步声。

    残余的日军一看这形式,那还会跟七八名残兵较劲?拖着长枪迅速后撤,再不跑,从后面偷袭过来的几百支那人可就要给他们包饺子了。

    枪声响起的第一刻,刘浪就大吼一声:“卧倒。”

    然后,他那具重达100公斤的躯体就狠狠的扑倒在地,砸得大地母亲灰尘直冒,自个儿眼冒金星。

    长官果然是个狠人,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啊!这是刘大柱在把自己摔昏的那一刻,脑袋里残存的最后一个念头,他甚至感觉自己都是被刘长官扑地之后产生的震动震倒的。

    “麻辣隔壁的,这特么不是救人,是杀人,个狗日的,差点儿给老子就废了。”刘浪在昏迷之前,摸摸裤裆,然后碎碎念着幸福的昏了过去。

    经典的国骂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你能清晰的分辨出是敌是友,那玩意儿比什么口令好使的多,除了中国人,其他任何人种,面对“干”这一个字拥有的多种含义都得麻爪。

    整个战场上,尸横片野。

    只有一个瘦小的**士兵摇晃着一个鬼子胖军曹的身体在那儿泪眼婆娑

    这是快跑断腿的88军264旅陈振新营383名**士兵冲上来之后看到的最后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