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耐操型胖纸
    ,更新快,,免费读!

    张治中做为一名在国共两党都担任过高级将领的将军,在曾经的时空中除了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一举歼灭日军3000人获得过辉煌战绩,在其他的战役包括1937年爆发的中日淞沪大战中表现都乏善可陈。

    就算是新共和国首任总理,对其的评价也不过就是“爱国主义将领”六字而已。

    但在这个晚上,张治中不仅因为一队区区二十人**小队的牺牲而表现出了常人所不能及的担当,还展现出了他不被世人所知的军事指挥才华。

    闪耀中国,亮瞎了全世界。

    张治中大胆的放弃了两翼溃退的日军,以自己在庙行地区全部2万4千兵力,没有预备队,没有后方,就连司令部直属的警卫团都被张治中派了出去。

    这一仗,从凌晨时分一直激战到第二日午时。

    天色大亮之后,已经派不出地面援军的日军“上海事变”总指挥植田谦吉中将只能派出战斗机对尚在反抗的日军进行支援,可惜,飞临战场上空挂满了炸弹的飞机除了在空中盘旋,唯一能做的,就是干瞪眼。

    整个战场,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土黄色和蔚蓝色彻底搅合在一起。甭说包围圈里残存的日军是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就是**,这会儿基本也失去了统一指挥,纷纷以连级、营级为单位,不惜代价的攻击见到的每一处日军阵地。

    一个航空炸弹下去,可以炸死十来个支那人不假,但陪葬的同胞也绝对不会少,别说飞行员不敢冒着屠戮同胞的风险,就是上海地区日军总指挥植田谦吉也不敢张这个嘴,被敌军击杀和被自己的飞机炸死虽然都是死,但完全是两个概念。无论结果如何,敢下这个命令或者敢这样做的,战后一定会站上军事法庭的被告席的。

    那怕是陆续收到第七联队所属三名大队长发来的“玉碎”电报,植田谦吉也只能沉默着看着墙上宽大的上海地图发呆。

    植田谦吉现在也不是光杆司令,除了还在大海上向上海全速赶来的11和14师团,他手下还剩余两万大军,可对面防线上同样虎视眈眈的三万支那军人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透过接近一个月的战争,想象中孱弱的支那军队要远比想象中的顽强。牵一发而动全身,任意一处调动,都有可能导致全军溃败。

    身为帝国上海派遣军最高指挥者,植田谦吉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眼睁睁看着麾下战斗力最强的联队被一点点吃掉,却不敢调动一兵一卒。

    于是,在天上装满炸弹炮弹不停盘旋的飞机眼睁睁的注视下,2万4千名**如同潮水一般淹没了属于日军特有的土黄色。

    亲眼目睹己方友军覆没的日军飞行员愤懑的俯冲而下晃动着机翼像肥鸭子下蛋一样丢下500斤重的航弹。

    然并卵,已经获取最后胜利占领阵地的**不是傻子,早就各自找地方藏好,除了少许坑道被炸塌被埋了几十人,日军8架轰炸机并没有获得多大的战果。而且还被第88师一直当宝贝一样藏着的四门双联装瑞典厄利孔机关炮猛然开火打下一架。

    相对来说,鬼子空军没撒成气,还吃了个大亏。

    直到更加郁闷的日本飞机飞远,隐蔽的**将士纷纷走出掩体,跳着,笑着,欢呼起来。

    是的,他们是国家民族的保卫者,他们是胜利者,他们用鲜血和牺牲获得了欢笑的权利。包括他们的将军,也都和他们一样,欢呼着把自己镶着青天白日徽章的军帽抛向了空中。

    此役,相对于曾经的时空里毙伤3000余日军的大胜更进一步,直接将第七联队送到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不仅全军覆没,就连他们的联队旗也和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林大八一起成为肥沃华夏土地的飞灰,成为日军军史上第一个不会再重建的联队。

    此役,共计击毙日军5432人,活下来的日军俘虏,甚至没能凑齐一个排,仅只有二十多人。

    此役,**共伤亡1638人,能在战后伤愈返回部队的,不超过2成,有接近一千二百人的名字永远的写在了阵亡名单上。

    在下达新的布防命令之后,张治中第一时间就去野战医院探望伤兵,第一站就是被陈振新营带回来的刘浪等人。

    让张治中极为高兴的是,刘浪所率领的残兵除去他和纪雁雪之外,共存活6人,28人的突击小分队,阵亡率虽然高达百分之七十,但相对于他们取得的战绩来说,没全军覆没,那就是天大的奇迹。

    除去毫发无伤的纪雁雪外,包括刘浪在内,在得到妥善的治疗之后,所有的伤员都在昏睡,整整一天的激烈战斗被掏空的的精力并不是主因,大量的失血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我从未见过一个身上有这么多的伤口的伤员还能幸存,有枪伤,有刀伤,还有炮弹弹片的割裂伤,按理说,就算不是失血过多,疼也会把他疼死,很奇怪的是,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竟然还活着,而且,血压心跳都很正常。”野战医院的方副院长指着病床上被包扎的像粽子一样的胖子少校给以张治中为首的一众将校描述刘浪的伤情。

    没想到战区最高指挥官刚驾临医院就要来看这个让三名医生缝了半宿伤口的死胖子,方院长刚才只是花了30秒临时恶补了一下这个胖少校的病情,看着一帮脸色严肃的将军们,上校院长心里那个忐忑。

    这个死胖子不会是中央那位大佬的公子吧,否则,一帮刚从前线下来的将军们岂会闲得没事儿都跑来看他?

    不过,包括方院长在内,谁也不会再担心胖子死活的这个关键性问题。

    已经包扎妥当的胖子光从睡觉上看就会比谁都活的长,他现在睡得很酣畅,呼噜打的几乎让人以为这里在打迫击炮。

    这是个人才。凡是看过胖子病历上写着的十八处刀伤,两处子弹贯通伤,一处弹片割裂伤的病历,估计都会生出这么一种感概。

    不说别的,单看他受了这么多伤,都还能这么生龙活虎的打呼噜,那就是个耐操型的人才。

    “哈哈,毛师长,祝贺你麾下有如此猛将啊!”88师师长俞济时冲一旁有些发呆的毛维寿恭贺道。

    “那里,那里。”看着刘浪那张熟悉的胖脸,61师少将师长毛维寿脸上的表情份外精彩。

    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那可是个金灿灿的大脸啊!单是为了进61师,就贡献了1万大洋的军费,又为了搞少校军衔,又贡献2万大洋。

    可是,快一年了,自己咋就没发现,这个胖子除了钱,还这么吊呢?毛维寿在得到惊喜的同时,当下还有些忧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