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招兵之始
    ,更新快,,免费读!

    刘浪没法不乐。

    经过艰苦的讨价还价,已经被他说动的蔡廷锴大笔一挥,给了他一道军令,十九路军全军3万人,除去淞沪一役阵亡的2000将士,其余两万八千人,校官以下人等,任他调用。

    而且,不再是两百人,是五百人,整整翻了一倍有余。

    当然,更让刘浪为之高兴的是,这两个小时,刘浪根据自己熟知的历史,旁敲侧击的将十九路军日后会遇到的情况一一分析,虽然蔡廷锴这名著名的抗日将领并没有当着自己的面做出什么决定,但从他将调人名额从200人主动提升至500人就可以看出,他心中已有所触动。

    第二天,一则消息就在十九路军全军流传开来。

    国民革命军第二师步兵独立团招收官兵,凡少校以下军衔者,皆可报名,名额500,参与选拔之后,一经录取,待遇从优。

    消息一经传开,十九路军全军哗然,中央军素来嚣张,但这样公然的挖角行为,可实是极为少见。

    还有什么见鬼的步兵独立团,十九路军的官兵从北伐战争到中原大战再到这次淞沪抗战,可谓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人,除了昙花一现的叶挺独立团,这又是那来的狗屁番号?

    “长官。。。。。。”消息传开后的第四天,迟大奎从刘浪花了十块大洋租的临时招兵点跑回野战医院找刘浪。

    刚火急火燎的推开刘浪在野战医院设置的独立团临时团部大门,刚喊了声长官,迟大奎就“嗖”的一下又缩回去了,顺便把门又给关上了。

    刘长官什么都好,就是稍显风流,院子里都能亲自上手,这和纪排长关办公室里,天知道还要发生什么“激动人心”的事件?想到这儿迟大奎心里一阵万马奔腾,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那天赵二狗那个驴日的看到了,害得大家伙儿那天背着几十斤重的背包围着野战医院跑了50圈,硬是跑了大半天,到现在还有三个跑脱水的兄弟在医院躺着。天知道,他这样会不会让兴致大起的长官大发雷霆?

    不过兄弟们没一个孬种,就算快跑死,也没有一个说不跑了,在大家伙儿的互相帮助下,完成了长官的命令,通过了考核。

    想到这儿,内心忐忑的迟大奎心里又泛起一丝骄傲,一连的弟兄们都是真汉子,只要他们在,一连,就永远在。

    迟大奎不知道,那晚的血肉战场,就是最坚硬的磨刀石,幸存下来的残兵们的刀锋已经初步绽出了闪着寒光的刀锋。否则,搁在以前,断然是没有可能完成刘浪那道对于这个时代的军人来说堪称变态的任务的。

    屋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纪雁雪刚才还冷冰冰的脸上终于忍不住飞起一丝绯红。

    显然,某中校这种欲盖弥彰见山不是山的行为,很容易就让纪雁雪想到了某人直接上爪的那一天,更可恶的,某个混蛋还捏了一下。

    刘浪则大喜。

    迟大奎来的恰是时候,他快被某小妞缠死了。

    “大奎来了,快进来。”刘浪大声命令道。

    很抱歉的看向纪雁雪:“纪排长,你看,改天我们再谈谈?”

    “好,我在外面等你。”纪雁雪丢下一句话,一扭身,甩着齐耳的短发径直出了门。

    刘浪一阵头疼,这小妞儿还真是倔的很,看样子,今天不给她答复,晚上连觉都不用睡了。

    “纪排长好。”迟大奎干笑着给出门的纪雁雪打招呼。

    “迟连长好。”纪雁雪以标准下级对上级“啪”的行了个军礼,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然后,以标准立姿站在门口。

    迟大奎一阵牙疼,这是因为自己冲破了这二位的好事儿,纪少校在给自己脸色看?

    心虚的推开门,见刘浪站在桌后正看着他,迟大奎忙开口申辩:“长官,不,团座,我有夜盲症,刚才屋里黑,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夜盲症泥煤,有事赶紧说。”刘浪感觉脚一阵发痒,很想找个沙袋踹几脚,眼前这个大沙袋貌似就不错。

    “团座,我老迟都找那帮混球们烧了几遍高香了,结果那帮驴日的也太不给面了,都两天了,我那儿连个人毛都没有,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不了啊!”迟大奎这才想起自己来找刘浪的目的,哭丧着脸说道。

    “没人来吗?”刘浪却仿佛对此情形早有预料,微微一笑。

    “是啊!那帮驴日的吃人不吐骨啊!都以为老子的钱那么好拿的,等会儿老子就挨个找上门去,让他们给老子吐出来。”迟大奎悲愤的怒吼道。

    为了完成刘浪交给自己的任务,迟大奎可没少花功夫,凡是61师带兵的和他有点儿交情的,迟大奎拿着军政部发给他的奖金,花费了整两天时间都在酒桌上拜访了一遍,希望他们高抬贵手,多少能支援点儿士兵,精兵强将不指望,只要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就成。整整一百白花花的大洋就这么散出去了,想起来迟大奎都心疼的心肝直抖,那知道到头来竟然连丢水里都不如,丢水里还能听声响,现在居然连个人毛都瞅不见。

    “那你跟我说,你是怎么宣传的。”刘浪指指身旁的椅子,示意坐着说。

    “我们几个兄弟跑了一天,把整个十九路军营级指挥部都跑遍了,几乎每个营部最醒目的位置都贴上了招兵布告。”迟大奎眨巴眨巴眼,说道。

    “是不是就这个布告?”刘浪随手从桌上扯了一张有些破旧的白纸,摊开在迟大奎面前。

    “对,就是这个,我还专门去请的以前的老长官熊参谋长给拟的布告内容,那可是我们61师有名的才子。”迟大奎看了一眼,有些得意地说道。

    为了请熊参谋长写这个布告,迟大奎可是送了整整二十块现大洋。

    “扯淡,熊参谋长是61师的才子,可不是咱们独立团的才子,你看看这写的内容,换你看了你得来啊!”刘浪在看到布告的时间,就想把布告砸所谓的才子参谋长脸上。

    这文化人耍起流氓来,真是太没底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