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考核(2)
    ,更新快,,免费读!

    当过兵的都知道,这是刺刀伤,也唯有用刺刀挑,才能造成如此大的伤口,从肋下到胸口,几乎将一个人切成两半。

    天知道这个兵是怎么从这么恐怖的伤中活下来的。

    “美国有位名将说过,伤疤是战士最好的勋章。”刘浪声音变得低沉起来,“可是,那首先得活着。”

    “刘大柱活下来了,可更多的弟兄们牺牲了,当日奇袭敌寇联队司令部,连带我一起共28人,阵亡20,活下来八个。”刘浪的声音很低,但头一直高高的昂着。

    阳光照耀下,刘浪的眼睛仿佛在发光。

    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因为光闪耀着泪花。

    “但是,刘大柱,你告诉他们,那二十个兄弟有没有白死,你有没有替他们报仇。”刘浪突然大声吼道。

    刘大柱古板而憨厚的脸上突然绽开了笑容,笑的犹如天上灿烂的太阳,挺了挺**的胸膛,大声回答到:“报告长官,我共用枪打死了两个鬼子,替我弟弟小柱报了仇还赚了一个,在拼刺刀时刺死了一个咬死了一个,替铁军、石头回了本,打扫战场时又亲手结果了三个重伤的鬼子,给我们连被鬼子杀害的弟兄们扳了点儿本回来。但这还不够,我算了的,我们一连共203人,现在包括连长在内,就剩下6个,197个弟兄的命,我要小鬼子1970个脑袋来还,现在才被我杀了7个,还有1870个。”

    刘大柱憨厚的笑容犹如一个亲切的老农,但所说的话却如同数九寒冬的冰渣,凡是听到的士兵,都忍不住打了寒战,这连数字都记得如此清楚,以后碰见他的小鬼子肯定是要倒大霉了。

    就是,貌似这数学不太好。

    有上过讲武堂或步校的尉官还是发现了刘大柱话里的漏洞,这减法有大问题。

    “别以为我没上过学堂不会数学加减法,我只杀了七个但还有长官和连长他们,那天晚上我们已经杀了一百整的鬼子,只差一半就完全回本了。”王大栓突然又呲了呲牙。

    那排曾经活活咬死过鬼子有些发黄的牙齿在阳光下竟然让人觉得白的晃眼,很容易就让人联想起了锋利的刺刀。

    现场一片寂静。

    都是上过战场和日寇拼过命的老兵,他们最清楚小鬼子的战斗力,十九路军防线上最初面对的不过是6000日军,但这就是这6000人,却把拥有三万大军的十九路军打的也只能龟缩防守。

    28人的残军,竟然灭杀了超过他们三倍的鬼子,那怕是伤亡率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这战绩也足以让他们吹一辈子的牛皮了。

    “他们,以前跟你们一样,都是十九路军的普通一兵,但现在,他们是独立团的兵,因为我刘浪承诺他们,一定让他们亲手摘下1870个小鬼子的脑袋。那么,我想问问你们,敢不敢跟着我刘浪,去用小鬼子的脑袋,祭奠自己的战友和兄弟?”刘浪嘶声大喊,特有金属质感的声音在空旷的田野上回荡。

    “敢。。。。。。敢。。。。。。敢。。。。。。”几乎每一个士兵都伸出自己的手臂,用力的挥舞着,嘶吼着。

    显然,刘浪昨日的那首“兄弟”之歌的威力犹在,这个用鬼子脑袋祭奠战友的誓言刺激得士兵们热血沸腾几欲癫狂。

    “那好,能跟我打鬼子的,必须都是精锐,精锐中的精锐。”刘浪脸上现出笑容,等高呼声稍歇,“我宣布考核开始。”

    士兵们都安静下来,竖着听刘浪的考核内容。

    结果刘浪的第一条考核就让士兵们集体发呆。

    考核跑步?看谁能跑?

    这是哪门子选精锐?要是论光会跑的话,那帮喜欢拉稀跑带的逃兵们绝对是其中的好手。

    远处拿着望远镜观看的十九路军大佬们听到传令兵从前方传过来的刘浪关于跑步考核的方式之后,亦是一脸懵逼。

    这个方式,有点儿太儿戏了吧。

    在战场上能杀敌的精兵,第一应首选枪法吧!这跑步跑得再快再远,那也快不过子弹不是?

    他们却没看见,自己的军座和两位师长都没发表意见,反而是若有所思的模样。

    脑袋,决定屁股下面的位子,这话其实真的没错。

    跟妖孽一般的刘浪交谈过两小时的蔡廷锴这会儿也看不出先前的怒气冲冲了,反而是饶有兴致命令勤务兵去小镇上给自己等人找个小二楼,他想看看刘浪会怎么选。

    等到刘浪宣布正式考核规则,大佬们集体呲牙,这家伙,还真有一套。

    刘浪的考核标准很简单,所有人就围着周长不过2000公尺的小镇跑,没有终点,直到跑到你跑不动主动停止为止。跑死也算,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没人认为有人可以傻到在一场考核里往死了跑。

    每个人有个纸质的号码牌,胸前和背后各挂一张,小镇门口一字排开四十多人依照各自的号码区间对每位跑完一圈的士兵进行签到,以好核定最后所跑的圈数,对所跑距离最长的前一千名,或是最后还能坚持再跑的一千人入围第二轮考核。

    而且,刘浪知道,人,都是利益动物。光靠精神上的奖励,那只是画饼充饥,只能撑住一时,必须还得利益上的刺激。

    当刘浪宣布,凡是参与考核的官兵,每人发放两块大洋的奖励,而如果能在第一轮考核中入围的官兵,每人五块大洋。绝不拖延,现场发放。

    当两大箩筐,在阳光下能闪花人眼的现大洋摆在摩拳擦掌准备参加小kiss考核的官兵们面前时,大佬们眼都绿了。

    这货,可真是个败家子啊!动辄都是上万大洋的花销,依照现在十九路军一个上等兵每月8元的军饷来算,这一万多大洋都足够半个团一月的军饷了。

    现在的地主老财都这么有钱了吗?

    只有蔡廷锴苦笑,这家伙可真慷他人之慨,把人家自己的女儿还回去,还能赚上两万大洋。果然是白得的钱不心疼,这下,都拿来发了。

    蔡将军显然主动忽略了纪老板也向十九路军捐赠了三万大洋的军资。

    至于会不会有人作弊?小镇里四处站满充满好奇眼光的吃瓜群众们显然让人基本上打消了这个心思。

    4000多人的队伍,每人兴高采烈的领取了两块大洋之后,就开始声势浩大的围着小镇奔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