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考核(6)
    ,更新快,,免费读!

    在一段慢跑之后,刘浪终于停下自己的脚步。

    感应着自己身体肌肉不停的抖动,刘浪知道,自己这副躯体的体能已经到达第二次极限,继续跑下去只会徒劳无益,连续两次跨越极限不是不可以,最好的结果也至少要在床上修养一周,他现在可没有哪个时间。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心情很不错。

    虽然没有全副武装,但在缺乏系统训练的情况下,4000多名士兵竟然有三分之一顽强的跑出了二十公里,甚至有十几个人跟着他跑了近三十公里。他们的身体素质和坚毅远远超出他对这个时代军人的理解。

    他曾经的民族,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孱弱。否则,也不会和装备精良精心准备数十年的异族入侵者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抗争十四年。

    “那么,你呢?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要跟着我们跑?”刘浪轻轻摆动着自己的手臂舒缓着自己酸痛难当的肌肉,冷冷的问看着蹒跚着往前移动却依旧没有选择驻足的半大小子。

    “我通过了没有?”半大小子茫然的看看刘浪,答非所问。

    半大小子不过十六七岁的年龄,本应清澈的双眼这会儿竟然显得极为茫然,虽然他眼睛看刘浪,但刘浪能感觉到,他的眼里,其实没有自己。

    刘浪知道,这小家伙别看依旧在移动,甚至还能说话,其实,他早就陷入轻度昏迷状态。

    昏迷,其实是对人体的一种保护,当受到巨大的外来刺激或者是身体机能快崩溃的情况,人的大脑会主动陷入沉睡,以对肌体进行有效的保护。

    可这个小家伙,竟然创出了一个奇迹,在昏迷状态下,竟然还能保持一定的意识和行为,这种强大的意志力,可是前世的刘浪都未曾达到的。

    刘浪脸上冰冷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这颗从天而降的好苗子真是让人欣喜,他比那个强壮的大个子还要强。

    “你已经通过了。”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迟大奎在一旁帮着自己长官回答。

    迟大奎注意这个半大小子已经很久了,从第五圈开始,迟大奎就盯上了这个和自己侄子一般大的小家伙。那张清秀的脸上咬着牙坚持的表情很轻易的就让迟大奎想起了侄子第一次训练就被自己猛批不服输的小脸,可那张年轻的脸就那样在日寇的枪下苍白着倒下了。

    直到现在,那个装着侄子的小盒子,还在迟大奎的枕头边上,他怕年轻的侄子晚上冷。

    迟大奎一点儿也不想这个和侄子差不多大的倔强小子倒在这里,那怕,这也是属于他的战场。

    “通过了?”半大小子眼球无意识的转动了几圈,喃喃说道:“我可以当兵了。”

    说完,身体一软,就倒在了急吼吼奔出来的迟大奎怀里。

    “长官。”迟大奎满头大汗歉意的看着刘浪。

    “带他去野战医院,告诉方副院长,我要他两天后能跟我们坐上火车。我会在今天的承诺上再加两箱德国进口的特效药。”刘浪摆摆手,示意迟大奎快去。

    迟大奎点点头,抱着半大小子飞一般朝驻扎在小镇里的第五军野战医院跑去。

    但愿方副院长看在价值上千大洋的德国进口特效药上能尽其所能,刘浪很清楚当人跑进昏厥状态以后面临的危险。奥运会上的马拉松比赛距离40公里又195米,正是为了纪念公元490前为了给同胞传递胜利的消息从马拉松到雅典拼命奔跑了40公里又195米的战士斐里庇得斯,这位勇敢的战士在传递完胜利的消息后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

    强大的意志力竟然超越了生命的极限,刘浪也没想到今天自己又见到一个。

    不过,刘浪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从入围的一千人中再遴选出500人,他敢肯定,如果今天他不把这事儿完成,办成板上钉钉的事,到了明天,这一千人他连根人毛都看不到。

    那边呆着的将校们可不只是来看看热闹的。

    现在,就等着那个憨厚的大个子跑完了。

    虽然,他已经摇摇欲坠,虽然,他已经油尽灯枯,但刘浪知道,他一定会跑完的,那怕他现在的梦想只是为了区区一百块大洋。

    因为,他的娘病了。

    梦想朴素而光芒万丈。

    这场考核,让刘浪意外的捡到了两个宝贝。

    小镇的一圈,不过2000尺,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刘浪站在原地,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看到了大个子的身影。

    他已经不是在跑,而是在走,或者是在挪,一步一步的挪动着。

    现场数千士兵加上上千小镇居民,没有人发出那怕一点点声音,仿佛生怕自己发出的任何声响都会惊扰了那个看似强壮却已经不堪一击的汉子。

    所有人都知道,现在那怕就是一个婴儿,也能轻易的将这位已经疲惫到极点的壮汉击倒。

    他太累了。

    “好兵那,这是一个好兵。”蔡廷锴站起身满脸痛惜着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他是痛惜一个好兵即将被挖走还是因为这个好兵被刘浪用一百块大洋折磨成这样。

    反正毛维寿脸上的肌肉因为心疼现在直抽抽,61师一团一营最好的机枪手陈运发他怎么会不知道,庙行之战前那次大撤退,要不是这个兵不顾生死,一个人操纵一挺重机枪守住了要地,他的61师至少还得多损失一个连。本来已经积功可以升至少尉,但这个兵竟然选择用官职换取了现金奖励,只是区区的十块大洋而已。

    都以为这个兵打仗可以但头脑有问题,没想到,是因为,娘病了。

    该死的混蛋,毛维寿在心里把麾下的某团长骂了狗血淋头。

    傻子都知道,这样的兵,回不了61师了,手握军座尚方宝剑的刘浪绝不会放弃,不管他能不能到终点。

    陈运发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只是知道,他得要这100块,有了这100块,娘的病就能撑过这个冬天。

    所以,当他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躯体轰然倒地,脆弱的鼻翼和大地碰撞,沸腾的血液仿佛寻找到了出口,喷涌而出的时候,陈运发张开嘴,无声的笑了。

    大块头根本没想到,流血竟然会让自己还能恢复几分力气,那怕,那点儿力气依旧不足以让自己站起,

    站不起来,没关系,他依旧可以前进,用另一种方式。

    陈运发艰难的仰头看看,那个胖胖的身影,就在前方。

    魁梧而疲惫的身躯过后,一条血线,在地面上蜿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