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有人帮着出钱
    ,更新快,,免费读!

    “杜某不请自来,有些孟浪,请诸位见谅。”杜月笙看着包房内一众将校,笑容可掬的冲将校们做了个团揖。

    嘴里说是孟浪,但从他脸上的平和,谁也知道这位其实并没觉得打扰他们这帮将校吃饭喝酒是多么大不了的事。

    上海滩的地下皇帝,自然是有他的傲气。再说了,这次淞沪抗战,如果不是这位杜老板在后面帮衬,十九路军三万人能不能撑到第五军来援还真不好说。

    冲着这两点,一帮将校们又有那个会在杜老板面前拿架子?

    “杜老板见外了,来,来,请上座。”包括一直对杜月笙雪中送炭心怀感激的蔡廷锴在内,所有人都主动站了起来,迎接这位上海滩黑道教父。

    “不了,不了,鄙人这次来,只是应刘团长之请,给诸位支持他的长官们送点儿小礼物。”说完,杜月笙微笑着拍了拍巴掌。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长随捧着一摞礼单送了上来,杜月笙显然是事先已经做好功课,长随根据礼单上的姓名一一准确无误的送到对应上校的手上。

    有些发懵的团座们打开自己手中的礼薄,里面所写的内容让所有人瞪圆了双眼,竟然,和刘浪开始给他们的欠条所写一模一样。

    这特么什么情况?天上掉馅饼固然很让人欣喜,可这往下掉铁疙瘩,就让人不由心生忐忑啊!

    “因为刘团长所需物资需要时间筹备,所以暂时还不能给诸位送来,但请诸位放心,诸位移防上海之前,本批物资一定到位。”杜月笙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所有人却都能感觉出他傲然的自信。

    没错,就因为他是杜月笙。

    刘浪拿出礼单,所有人只是当个玩笑。但当杜月笙拿出同样的东西的时候,再没人敢把这当成玩笑了。

    这批军火虽然数目并不小,但对于这位权倾大上海的大佬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太大难度。要知道,这位在淞沪抗战最紧急的时刻,可是组织了近2000人的义勇军协助十九路军作战,至于那武装2000人的军火从何而来,所有人都主动性的忽略了。

    手捧礼单的团长们顿时笑歪了嘴,这批武器对于装备一场大战后装备损坏严重的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等蒋委员长补充?所有人都不做任何指望,要知道淞沪抗战前期,十九路军前线孤军奋战之时,蒋委员长别说一门大炮,就是一支步枪一颗子弹都没支援过。

    对于现在的国内环境,各路军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加强各自的实力,***的经典语录之一:“枪杆子里出政权”虽然国内诸强还没那个本事总结出来,但有枪有人就是草头王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

    只要不是冒着蒋某人的忌讳从军队有记录的编制里弄武器装备,你就算弄出个重型榴弹炮团来,也不会有人说你半个字。

    只是,刘浪何德何能,能让杜月笙替他出头送礼?虽说马克沁重机枪在国际上已经是种老式机枪,但因其火力凶猛,却是目前中**队的最爱,那一级主官都是把该枪当宝贝一样,价格也是不菲,如果不是国内军工厂仿制的那种品质稍差的,从国外走私进来的黑货价格高达七八百美元一挺。这十几挺重机枪算下来就是一万多美元,再加上几十挺现在只能进口价值接近二百美元的捷克造轻机枪,两万美元那!还有那个什么20毫米机关炮,虽然数目少,但也有两门,那种可以打飞机又可以打工事的家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以现在美元兑换大洋接近一比三的比例,这可就是六七万大洋。在心里略微一算,就得出这批礼物价值的将校们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刘浪是个超级败家子儿这所有人都知道,为了接近纪大小姐,捐赠了2万大洋混了个少校,为了搞个考核,给官兵们发放了超过2万大洋的奖励。可是,他又何德何能让杜月笙杜大老板陪着他一起败家?杜老板是有钱,但那可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尤其是为了刘浪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上校。

    和范汉杰想的差不多,顶着“抗日英雄”头衔刘浪的这个上校团长,其实并没多少人看好,尤其是当听说他那个所谓独立团距离第二师师部渭南几乎上千里地的驻防地。

    稍微明眼一点儿的人,都知道,这又是蒋委员长耍的手腕,对于四川这个天府之国,蒋委员长可是觊觎已久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可没人傻到当场问出来,那不仅是给自己找难堪,更是给军座和杜月笙添堵,天上掉馅饼不要还要唧唧歪歪,傻不傻?

    蔡廷锴稍做了下推辞的姿态,但在刘浪和杜月笙的坚持下,自然是顺水推舟的接受了,这批军火对于内外交困的十九路军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尘埃落定,一众将校们拿着礼单吃着酒席心怀大畅,可能也就憋的脸色通红如同便秘几月一般的范参谋心情较为郁结。

    刘浪也拿出前世军人的作风,凡是来敬酒的同级,绝对是酒到杯干,不打任何的马虎眼,一大桌十一个上校,三个少将一个中将,外加一个能坐到次席的杜月笙,总共十六个人,刘浪少说也是每个人都互敬了四杯。

    酒是刘浪专门派迟大奎他们在市场上买来的川省佳酿剑南春,这个时代的剑南春虽没有后世那么先进的工艺,但胜在这个时代民风淳朴,绝无勾兑造假之说,标注多少年份,就是多少年份。酒质绵长醇厚,可比后世刘浪喝过的要舒爽的多了。

    后世的刘浪酒量并不大,也就是七八两左右,但这具躯体对酒精的适应度却是远超刘浪的预料。三钱的杯子不大,但这几十杯下来,也是两斤的剑南春下肚。

    对刘浪心存感激之情的将校们倒也罢了,可心情郁结的范参谋这会儿却是暗自叫苦不迭,大是后悔贸然得罪了这个大酒桶。

    刘浪的报复心太重,拿着各种话头逼着这位未来的**中将一口气连干十杯。

    而且刘浪越喝眼睛越亮,大有一副先前你惹我,现在酒桌上分胜负的意思。

    你麻辣隔壁,真是个小人,仗着酒量大欺负人,这是范参谋悲催的倒下的时候脑袋里转的唯一念头。

    这是个可怕的胖子,借故纷纷逃离酒场们的将校们都在心里决定,以后和土豪胖上校要保持好良好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