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惊见物理大拿
    ,更新快,,免费读!

    等把所有人都送走,杜月笙坐在包厢里会客的太师椅上品着香茗,微笑着看着送客完毕从门口摇摇晃晃走进来的刘浪道:“刘团长,你所要求的我都已经替你办到了,现在,可以谈谈我们的生意了吧!”

    “哈哈,杜老板,咱们谈的是友情,能不能不沾染这些铜臭?”刘浪此时身体也不摇晃了,龙行虎步大踏步走进包厢,大马金刀的往另一把太师椅上一座,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猛喝。

    杜月笙脸上神色不变,玩味儿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有些捉摸不透的胖子。

    说他是个狡诈如狐的商人吧!但眼前这个胖子可不仅仅只是挂着个名头的“抗日英雄”,据可靠线报,就是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胖子,亲手用刺刀至少格毙了至少六名鬼子,那绝对是当今最可怖的军人。

    但你要说他是个纯粹的军人吧!杜月笙心里可是清楚那个胖子的奸猾,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就靠着几句话,就能让自己连根毛都没见到的情况下白白掏出了八万现大洋。

    实在是,刘浪说的那个提议太具诱惑性了,如果是真的,杜月笙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财富将会已怎样的速度膨胀,到那个时候,所谓的上海滩大佬也只是自己走过的台阶而已,整个中国的舞台,都将会有他杜月笙的一席之地。

    现在,这家伙在得了甜头之后,竟然又开始卖起了关子,杜月笙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气得牙根痒痒,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都有种把这个喜欢吊人胃口的白胖子咬上一口的冲动。

    不过,想想手下从那几名残兵那儿好不容易才套来的某胖子可怖的武力值,杜月笙还是暂时按下了心中喷薄欲发的不理智冲动。

    “那份礼单,不仅十九路军诸位有,我还特地为刘团长的独立团准备了一份。”杜月笙仿佛没看到刘浪的惫赖,径直微笑着说道。

    刘浪微微一呆,脸上的表情瞬间灿烂无匹,搓搓白胖白胖的手,“羞涩”的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又让杜老板破费。。。。。。”

    “不过国难当头,我刘某人为卫国守家,也只能却之不恭了,感谢杜老板的大义。”刘浪的话锋转的让人猝不及防。

    杜月笙。。。。。。

    这货不会对他这个上海滩大佬压根儿都没放在眼里吧!虽说杜月笙之前对自己信心满满,但这会儿首次心中对刘浪抛出的诱饵产生了怀疑。再仔细想想,刘浪就算是忽悠了自己,自己还真的拿他没什么办法,自己能说这个**上校欺骗自己的感情,主动奉上了八万大洋,然后杀了这个小子?暗杀一名现在已经全国闻名的抗日英雄,杜月笙自认为自己现在还没那么粗的胆子。

    杜月笙一直微笑着的脸色变了。

    “哈哈,杜老板的诚意我刘浪心领了,那我们就来谈谈生意。”刘浪眼角瞥见杜月笙脸色微变,心里暗乐,脸色一整,说道。

    虽然刘浪前世今生都没做过生意,但前世那几年混迹于军工厂一帮官油子之间,也多少学会了什么叫做掌握主动权。

    杜月笙在上海很牛叉,但刘浪就得让他知道,想吃肉,就别一直端着上海滩大佬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装逼架子,否则,就只能闻到肉味儿,肉末星子都别想看到。

    他刘浪,才是这件事的主导,也只有这样,利益也才能最大化。

    说完,刘浪拿了张纸,径直写了一长串晦涩难懂的化学符号,放在杜月笙面前微笑着说道:“杜老板,这就是我的诚意。”

    杜月笙有些傻眼,心里直想骂娘,就这个鬼画符,就值八万大洋?

    “杜老板如果不信,可以请专业人士来看看,这就是硝酸铵生成的化学公式。”刘浪对杜月笙的反应早有预料,继续笃定的说道。

    杜月笙也是个干脆人,径直走到门口,找到门边负责守卫的黑西服低语了几句再次回到包厢。

    然后看也没看刘浪所写的化学公式,开始笑容可掬的有一语没一语和刘浪开始闲扯起来。怪不得这位能短短十年就从一个青皮混混成为上海滩的老大,这心性还真是深沉,杜月笙的做派让刘浪也不由在心里给这位悄悄的竖了个大拇指。

    八万大洋在这个时代的购买力,按照一块大洋可买十斤米的标准,几乎相当于七八十年后将近200万人民币,却只获得了一张写着完全看不懂符号的白纸,换成别人,估计早就跳起脚指着鼻子骂娘了。

    杜月笙在上海的能量比传说中还要强,不过半个小时,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学者模样的人就出现在刘浪和杜月笙面前。

    “刘团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国立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叶企孙教授,刘团长你。。。。。。”杜月笙一见此人,忙迎出门外并准备给刘浪和学者互相介绍。

    话还没说完,却看见刘浪呆愣片刻之后,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个箭步冲上前,握着叶企孙教授的手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叶企孙,您就是叶企孙教授?哈哈,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家老爷子可是一直对我说起您呢。没想到,我今生竟然有幸能见到真人。”

    杜月笙和学者两人集体发懵,用现代语来说,就是集体懵逼。要论拍马屁的表现,刘浪这副谄媚模样,绝对是冠绝两人平生所见。

    就是,让人头皮有些发麻,你才多大点儿,今生之类的话都出来了。

    “咳咳,刘团长,您言重,言重了。”学者只能苦笑着应付尚在激动中的刘浪。

    早听说国党内部卖官卖爵现象严重,直到这一刻,叶企孙才确定,那真是比传说中还严重,从这位脑袋明显缺根弦的青年团长就可以看出来了。

    杜大老板这会儿也只能苦笑着表达自己内心深处不停喷涌而出的无力,让人看不透的刘团长,实在是太多变了。

    两人当然不知道刘浪为何如此失态。

    叶企孙,一个在历史上本应赫赫有名的名字,却因为那个十年,被悄然湮没在历史的岁月中。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是谁,但如果说起他的学生,李政道、钱学森、钱三强这些在人类时空中闪烁出熠熠光辉的名字,你就可以知道,这位国立清华大学教授在中国近代物理学上是有多么的牛叉了。

    但对现在如此激动的刘浪来说,叶企孙,却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中国物理学的巨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