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精准枪法
    ,更新快,,免费读!

    刘浪和俞献诚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决定某些人人生道路路口的指示牌。

    “团座,我提出的比枪法,不如现在由你来定是打死靶还是活靶。”俞献诚单手握着汉阳造枪托上方,枪口虚虚朝下,侧首看向刘浪,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自信,极度的自信。

    当俞献诚握着抢的那一刻,这是所有围观士兵们心中最直观的感觉。

    虽然俞献诚笑的很帅,但所有人还是忍不住生起一丝寒意。那怕是枪口朝下,但全场没有人能认为,当他抬起枪的时候,有人能逃脱他枪膛内的子弹。

    不愧是华夏现代特种作战的祖师爷,刘浪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俞献诚握枪的手,白皙细长而有力,最重要的是他握枪的位置,处于长0.95米重3.6公斤汉阳造重心所在,这样的位置能让他以最小的力气举枪的同时还能最大限度保持枪支的平衡。

    面对这样一位可怕的枪手,只要你给了他一秒钟时间,他就能一枪打爆你的头。

    不过,光凭这些,想要对付五年后铺天盖地汹涌而至的小鬼子,恐怕还不够啊!刘浪淡淡的笑了笑,道:“死靶和解?活靶又如何说?”

    说的气势已达巅峰的俞献诚一窘。在他看来,刘浪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再蠢的人也能理解死靶和活靶的含义好吧!

    “死靶就是我们平时打的训练胸靶,活靶就是打活物,比如兔子或者是鸟。”再不耐烦,俞献诚也得忍着无奈,给刘浪解释道。

    “哦,这样啊!”刘浪恍然大悟,“死靶太麻烦,还要人去布置,那就打活靶吧,万一能打只兔子或是斑鸠晚上还能加个餐,就这么愉快的定了。”

    俞献诚觉得自己这辈子还从没想这么想打一个胖子过,尤其是看到某胖子提到要加餐时那张“贪婪”的大饼脸的时候。

    等会儿一定要好好让胖子尝尝什么叫八极拳,俞献诚在心里默默发誓。

    “谁先?”

    “你先。”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俞献诚手腕微一用力,重达3.6公斤的汉阳造突然弹起,枪口朝天。

    “砰”的一声,俞献诚毫无征兆的对天开了一枪。

    俞连长这是疯了?大部分士兵一阵茫然,已经压好的弹夹总共就五发子弹,您老对老天弄一枪是想搞什么?

    只到小站周边树林里飞起一群飞鸟,所有人才惊觉,他空放一枪以惊醒飞鸟的目的。

    这自信心之强也是没准了。

    下一刻,只见俞献诚迅速拉动枪栓,改用双手举枪,对准百米外鸟群盘旋的方向,“砰。。。。。。”,拉动枪栓,“砰。。。。。。”

    用时不过半分钟,俞献诚打完了自己枪内所有的子弹。

    而战果是,所有人都亲眼看见至少有一只鸟哀鸣着从空中翻滚着落下。

    他的枪法竟然精准如斯,四枪就打下一只百米外因受惊而急速飞行的鸟,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若是人的话。。。。。其结果不言而喻,怪不得他射杀了多达四名训练有素的日军。

    胖子团座,有可能超过这样的精准枪法吗?

    见过了俞献诚的枪法,没人再对刘浪能取得这场比试的胜利还抱有想法,包括不太多的抱有投机想法买刘浪胜的那些士兵们。

    当然,那些人不包括迟大奎和纪雁雪他们那几名残兵。他们可永远也忘不了刘浪在黑夜中仅靠远方炮弹炸起的一点儿火光,将四百米外的日军一枪爆头的场景,那才叫神枪手。

    光打个鸟,又算鸟啊!

    老候热泪盈眶,俞连长,真心的贵人啊!他终于不用操心被借钱赌博的纪长官欺压了。有钱有势有貌了不起吗?赌博开盘这玩意儿看的是眼光啊!

    “俞长官的枪法好厉害,比我还强。”小猫靠在陈大发身边张大了嘴巴,继而很沮丧的说道:“糟了,我的七块大洋没了,陈大哥你的老婆本也没了。”

    不用人吩咐,至少有十名最外围的士兵朝鸟群的下方狂奔而去。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牛逼哄哄的俞献诚会打下几只鸟。

    稍倾,两名士兵一人提了一只长尾鸟从树林中疾奔过来。

    “报告俞长官,经仔细搜查,就发现这两只鸟。”其中一名士兵冲入场中,冲俞献诚大声报告道。

    士兵只顾着向单手提枪傲然挺立当场的俞献诚报告,竟然选择性的遗忘了一旁的最高长官刘浪。

    刘浪也不为杵,军中向来是以强者为尊。自家这位师爷的一手枪法的确不错,四枪搞定两只飞鸟,如果去当猎人,绝对能发家致富,也怨不得这个士兵成为他的粉丝。

    看一阵疾跑的士兵额上汗珠滚滚,可士兵连擦都不擦,只顾盯着玉树临风般傲立着的年轻师爷满眼崇拜的小眼神就知道,这一刻,年轻师爷就是他眼中最闪亮的明星。

    只不过,他的舞台是在战场。

    “两只,俞长官竟然四枪就打了两只。”周围的士兵们一片哗然。

    此刻,恐怕只有“牛逼”这两个字可以形容大部分人此时的心情。

    “俞连长,枪法不错。”刘浪微微一笑。

    笑得俞献诚一阵腻歪,刘浪这姿态,站得实在是稍高了些,怎么看怎么像高手在给低一层次的勉励一样。

    俞献诚不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是曾经的他自己,少年刘浪无论如何努力,从父亲那儿换来的最大奖励,也仅仅就是一句不错而已,那几乎已经是他的梦魇。

    现在,只是习惯性的还回去了而已。

    “但是,俞连长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了个错误,你竟然枪杀了两只保护动物,尤其是身为国家公职人员。”刘浪指着被士兵丢到场上的两只已经死透了的长尾鸟一本正经的说道。

    长尾鸟刘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鸟,但只看其绚丽的羽毛,刘浪就知道,这在几十年后一定属于珍稀保护动物。原因很简单,但凡是长得漂亮的,几十年的光景,都快被国人们宰光了,直到六十年后,大部分国人才幡然悔悟。

    你特么还能不能有点儿当团座的觉悟?人都保护不了,你跟老子谈什么保护动物?第一次听到保护动物这个新鲜名词的俞献诚差点儿没吐血。

    很显然,这是找茬,彻彻底底,赤果果,完全没有廉耻的找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