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寻亲
    在进潼关之前,刘浪就已经让迟大奎和俞献诚把命令传了下去。

    进城之后,士兵们由各自所部长官带队,爱吃啥吃啥,军官每人两块,士兵们每人一块现大洋的消费限额绝对能满足在这个小城里吃一顿大餐的需求,各部需在一个时辰后城门洞口集合。

    军规就没怎么再强调,在火车上的几天,除了站军姿,休息的时间,每个人都要熟背刘浪根据**士兵管理条列为基础升级的独立团军规。

    除去**掳掠等几条会被正法的军规,扰民这一条也亦属于较严重的一类。这次潼关之行就是最好的试金石,刘浪也正想利用这个会找几只鸡来宰上一宰,以震慑这帮以杀人为职业的职业军人们。

    在军队呆了十几年的刘浪研读过战场心理学,深知战场对一个人心理的摧残。

    在七十年后的世界军事第一强国----美国,甚至会对每一个从战场上走下来的战士进行心理辅导,说白了,经历过战争的战士,几乎每个或多或少的都有心理疾病。没有多少人能承受得住亲眼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心中最大的梦想就是杀人,杀更多的敌人这种巨大的心理摧残的。

    其实,从人性的角度,每个人都具有两面性,一面是天使,一面是恶魔,而战场就像是个催化剂,在那里,将战士心中的恶魔给彻底放大,臭名昭著的日寇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压抑不住心中恶魔的军队,永远也成不了精锐。

    一名优秀的战士,只应该将自己心中的恶魔释放在战场,释放在自己的敌人身上,而永远也不能用于平民。想做到这一切,最佳的方法莫过于将恶魔装于制度的笼子,有了铁一般的纪律,就是恶魔,也不敢轻易踏雷池一步。在这一点儿上,未来的共和国做得还算出色。

    只是刘浪没想到,这部队还未解散,竟然就和当地的百姓起了冲突,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刘浪的脸色渐冷。

    “后面的,吵吵啥咧!”迟大奎冲队列后面大吼。

    “报告长官,有个老乡想从我部通过,弟兄们不让,才起了点儿冲突。那个老乡嚷嚷着要见团座。”一个少尉快步从队列后方小跑着过来报告道。

    “哦?让老乡过来,我见见。”刘浪脸色稍雯,命令道。

    士兵的队列就如同阵地,士兵们只是阻拦已经算是客气,若是在战时,敢这样鲁莽冲阵的会被当场击毙。

    很快,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押着一个大光头走了过来。

    刘浪挥挥,两个士兵这才把使劲儿扭动身躯一直企图挣脱的大光头松开,冲刘浪敬了个军礼,转身回归队列。

    大光头的身上早就被几名士兵搜了个遍,没有任何利器,虽然力气很大两名士兵都差点儿搞不定,但士兵们对胖子长官的安全没有丝毫担心,那位可是传说中独力搏杀超过十名日军的存在。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胖子团座太有气场,一直奋力挣扎的大光头在近距离看到刘浪的那一刻,突然安静下来,直勾勾的看着刘浪发愣。

    把刘浪看得有点儿发毛,努力的回忆了半响,刘浪确定自己前世今生都不认识眼前这个大光头,从体型相貌上也排除了自己那位便宜老爹跑到上千里之外给自己留了个异性兄弟的可能,温和的问道:“老乡,我是刘浪,是你要见我?”

    “长官,您是不是他?”大光头很突兀地举起中的报纸冲着刘浪问道。

    刘浪一愣,仔细看了看报纸上的图像。不得不说,虽然黑白照片没有完全拍出自己藏在骨子里的帅,但从体型相貌上看,的确是他刘浪无疑。点点头,很确定的说道:“是我。”

    “那长官,您能不能告诉额,石小栓您认识不认识?”大光头向前猛地踏出一步,嘴唇翕动着继续问道。

    “石小栓?”

    刘浪还未说话,他身边的迟大奎却惊讶出声。

    刘浪此刻亦是记起那名飞蛾扑火般冲向日寇刺刀的士兵,惨烈之极的以命换命,开启了残兵们的胜利之门。都说现代战争打的是装备打的是科技,可无论是在朝鲜还是在北越,装备和科技都败给了对敢于牺牲的勇气。

    决定战争走向的,永远都是人类自身。

    石小栓,就是刘浪来到这个时空之后,再次给他诠释这个真理的战士。

    “我认识,他是我的兵?”刘浪很确定的点点头。

    “那这个上面写的石小栓是不是额兄弟?”大光头指着报纸上最下方一行,有一处显得额外模糊的文字,颤抖着嘴唇问道。

    兴许是民国时期油墨印制技术不够好,也许是那个名字被人用指摩梭过太多次,若不是刘浪眼神足够好,几乎都认不出“石小栓”三个字。那一行,写着的是阵亡的二十名残兵的名字,是国民政府为了激励全国抗日军民的热情,特意将跟随刘浪突袭敌军司令部牺牲的二十人名单都附于最后。

    石小栓的哥哥?看着眼前情绪明显有些不太稳定的光头,刘浪眼神一凝,沉声道:“老乡你别急,我马上找人核实。”回头看向迟大奎:“我记得石小栓不是潼关人。”

    “是,石小栓是。。。。。”

    “华阴人,额和额兄弟都是华阴华西镇人。”大光头迫不及待的回答道。见迟大奎欲言又止,以为他还不信,有些急了,又说道:“长官,额可木有早皮溜慌,额兄弟长得不像额,白净净的,精的太咧。”

    迟大奎张口想说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无言的看看刘浪,默默点头。石小栓的确是华阴华西镇人,这次来师部驻地报道,他就有顺道去找找石小栓家人的意思,石小栓五十大洋的抚恤金还一直存放在他处呢!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石小栓的哥哥了。只是,到这会儿,迟大奎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从眼前这个憨厚汉子急切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很在意自己兄弟的下落。

    “大哥,如果你没有说谎的话,那我的兵,就应该是你兄弟了。”刘浪上前一步,主动握住大光头的,沉声说道。

    “那,长官,你能不能告诉额,额兄弟人在哪儿?他们都说,额兄弟是英雄,死了。但额才不信,额兄弟可是精的太咧。”石大头反握住刘浪的,憨厚朴实的脸上满是恳求。

    颤抖的双显示着他内心激动而忐忑不已的情绪。

    一个在自家大哥眼里极为精明的人,却义无反顾的拿胸膛迎上了鬼子的刺刀,那一刻,石小栓究竟是怎么想的,恐怕只有石小栓自己才知道了。刘浪不可遏制的想起了那个凌晨那个瘦小的身影迎着刺刀冲刺的身影。

    无论那个时代,华夏民族都不曾缺乏过勇气,这是那个凌晨给刘浪留下的最大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