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敬礼
    但无论怎样,刘浪都要给眼前的这个寻找兄弟的憨厚乡民一个交待。

    “大哥,你兄弟石小栓的确是英雄,他一个人干掉了两名小日本鬼子不说,我们干掉日本小鬼子的少将也有他的功劳,只是,他牺牲了。”刘浪肃然说道。

    看着眼前如遭雷击,呆呆的一动不动,眼睛里大滴大滴落下泪来的中年汉子,刘浪谓然一叹,冲迟大奎说道:“把迟少尉的灵盒和他的勋章拿来交给他的家人,还有他的抚恤金。”

    从上海出发时,除了有五位残兵家属看到报纸找到上海领回他们的遗物,其余还未找到家属的十五人骨灰盒和勋章以及抚恤金都被迟大奎和赵二狗他们携带着,以期待日后将这些遗物都帮他们能送回家。现在都还和装备一起放在火车上。

    不用迟大奎下命令,赵二狗和其余四名残兵包括纪雁雪,一齐奔出,用了很短时间就将石小栓的遗物送到了现场。

    “这是石少尉的遗物,请收好。”刘浪将纪雁雪捧在怀里的骨灰盒以及一枚宝鼎勋章和装有200枚现大洋的袋子庄重的交到一直一句话不说的石大头上。

    直到这一刻,怀抱着骨灰盒的石大头这才一屁股坐地上放声大哭:“小栓你个怂娃咧,叫你莫去当兵你不听,现在可好咧,一个大活人成一盒子骨头渣渣咧,你让额咋向大说咧?”

    “敬礼。。。。。”刘浪默然退后几步,庄重的朝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数落自己兄弟的憨厚汉子行了个军礼。

    一直默然看着这一切的士兵们全部肃然立正,跟随着他们的长官一道,冲场中心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男人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和帽檐平齐的,久久未能放下。

    那个男人,受得住这个军礼。因为他怀抱的英雄,也因为他自己。他代表的,是每个士兵想守护的。

    “日嫩个乖乖,石大头这下要牛得飞起,刘长官都给他敬礼啊!”远远站着围观的一个士兵看到这一幕,不由大是咋舌。

    “给老子闭嘴,你们都给老子记到,以后碰到石大头,都要喊大头哥,听到没。”上士拿袖筒擦擦眼角,训斥道。

    能让自己的大哥被长官这样敬礼,这就是所谓的荣耀吧!盒子里的兄弟如果看到这一幕,就算是死了也应该开心的吧!上士班长从未想到他会对一个已经逝去的人会这样羡慕。

    石大头哭了一会儿,单臂将骨灰盒搂得紧紧的,一只牢牢的抓住那枚代表着自己兄弟荣耀见证的宝鼎勋章,喃喃自语:“兄弟,走,哥带你回家去见大。”

    对放在地上装满现大洋的袋子毫不理会,步履蹒跚的转身离去。

    默默拉住哭得稀里哗啦想追上去的纪雁雪,刘浪微微摇头,直到大光头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巷子口,刘浪才示意迟大奎拎起钱袋追了过去。

    他则是宣布了解散命令,等所有士兵在各部主官的带领下离开,刘浪这才冲一直默默观察的俞献诚和梁文忠说:“你们两个也去逛逛,错过今天,我们在陕西可就没那么悠闲了。”

    说完,就和一直站在一边等候的纪雁雪以及陈运发和小猫一道,四个人朝迟大奎追出去的方向走去。

    俞献诚和梁文忠对望一眼,各自会心一笑,也不结伴,分别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往小城里走去。

    两个个性不同的人也许不会成为好友,但并不妨碍他们形成一个共识:他们这次应该还是算运气,碰到一个体恤下属的好长官。能向自己士兵敬礼的将军也许有不少,但能向士兵家属行礼的,可不多。

    小城自然不会太大,但也不至于说一目了然跟自己家一样。毕竟,这是一座拥有着三四万人口的城镇。

    小巷子是一条挨着一条,房子都是黄土垒制,黄墙黑瓦,样式也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问路,及善于在山中寻路的莫小猫也觉得自己一定会发呆的。至少,他没觉得自己能找到刚才那个中年大叔。瞎猫逮着死耗子倒有几分可能。

    但刘浪偏偏就带着他们在数条环环相扣的小巷子里七绕八绕之后,很笃定的在一间极为简陋的房子前停下了脚步。

    “团座,您怎么做到的?”听着房门里传来熟悉的迟大奎粗豪的问话声,莫小猫转头看向胖子长官的眼神里除了膜拜,再也找不到其他了。

    只怕,长官的鼻子,是狗鼻子吧!不,还是最优秀的猎狗鼻子。莫小猫的脑袋里实在是只能找到这个理由。否则,还有什么能解释呢?

    “很简单,勤于思考,注意观察。”刘浪微微一笑,丢下几个字,就推门而入。

    战场追踪学可是一门极为复杂的学问,是包含痕迹学、心理学、逻辑学等数门学科的综合,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

    要知道,参加龙焱部队四年的刘浪花了足足三个月时间在西亚那片广袤而苍凉的土地上找到艾木合并将其击毙,在战场追踪这一科目上才获得了教官一个良的评价。不过,直到穿越,刘浪也并不知道,那也是龙焱部队有记录以来唯一一名在战场追踪项目上获得“良”性评价的战士,绝大多数也不过只是获得了合格评价而已。

    在这样的一个小城,找到目标如此明显的两个人,对于刘浪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不过了。

    “勤于思考,注意观察。”莫小猫在心中默默的念着刘浪随口说的八字箴言,眼睛亮了。

    刘浪这八个字虽然简单,但却和父亲以及爷爷在山里追踪猎物的理念极为吻合,莫小猫相信总有一天他也会变成长官这样的存在。

    刘浪自然也并不知道,他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会造就怎样的一个存在,五年以后,就是已经恢复巅峰的他,在追踪、潜伏、狙杀一途上,和某二人组相比,也只能膛乎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