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国术高手?
    “你娘哎”急不可耐打开骨灰盒的士兵被骨灰盒里的骨灰吓得怪叫一声,一抖,骨灰盒落在了地上。

    骨灰盒四分五裂,灰白色的骨灰四溅开来。

    “石大头你个狗日的,一盒骨头渣子你特么还当个宝包起来搞球啊!”士兵嫌恶的往后退了几步,口中还不停骂道。

    “砰”刘浪一拍桌子长身而起。

    早有所所防备的苟得富一伸拔出斜挎着的盒子炮,不屑地指指站起来的三人,“咋的?兄弟想练练?我怕你们不够格。”

    刘浪冷笑一声,道:“你知道为什么盒子炮又叫20响,或叫快慢吗?我猜你只听到过这个名头,因为你拿枪的姿势注定了你从未打中过十米以外的目标,枪可不是这么拿的。”

    “莫给我装大尾巴狼,爷打不中远的,打你这个近处的胖子松松的。”苟得富用怒吼掩饰着刚才一刹那间愣神的羞愧。

    刘浪说得那些名词他是真不知道原因倒也罢了,但刘浪还有一条说得极准,他是真的没打中过七八米外的目标,盒子炮的枪口跳的太厉害了。

    看着色厉内荏的军队中的败类,刘浪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若不是尚顾念着身边的陈运发两人,他能瞬间秒杀拿着盒子炮的那货。

    盒子炮,真不是他那样拿的。

    盒子炮,那应该是后世人们最熟悉的一种民国武器,从正规**和红色部队再到游击队武工队汉奸走狗土匪,几乎只要有拿枪的武装人员,银屏上都会出现它的身影。

    其实事实亦是如此。

    这种被称为盒子炮的驳壳枪,正式名称叫做毛瑟军用枪,原产于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自动枪,可这种优秀的近战武器因为价格太高做为枪又太大,枪口跳动太厉害等一系列原因没能成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制式武器。

    可西方不亮东方亮,驳壳枪真正被使用者所喜爱的是在中国,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正处在水深火热中,各派军阀相互征战,急需要武器进行作战,而当时的日本控制西方向中国出口军火,但驳壳枪作为枪则不在此列,因此驳壳枪成为各派武装的首选。?中国使用过的驳壳枪,在数量上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据二战后有人估计,在中国战场上的驳壳枪高达四十多万把。

    长期的使用过程中,中**民开发出了驳壳枪最正确的使用方式,就比如握枪,国人想出了一个非常简便的方法,不仅解决了枪口上跳难题,而且将它转化为全自动速射的扫射优势。枪右持握驳壳枪,将枪扳至速射档,心向上举枪,伸向左前方,扣动扳,枪口的上跳作用使驳壳枪从枪左前方扫射至右前方;心向下举枪时从右前方扫射至左前方;左持枪时完全相反,这种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来之笔将盒子炮火力优势开发到了极致。

    这也是电视电影中中**官平端着驳壳枪一梭子扫到七八名冲过来准备拼刺刀日军小鬼子的道理之所在,那还真不是瞎忽悠。

    但是像眼前这位狗货竖着像拿小枪一样拿盒子炮的姿势,就他那小胳膊,刘浪觉得说他能打到五米外的目标,都是夸奖他了。

    没人注意到,石大头的眼睛红了。

    血红。

    然后,石大头动了。

    他脚下坚硬黄土凝结成的地面,硬生生地被踩了个小坑,憨厚的中年汉子箭一般的冲了出去,一个简简单单的冲天炮拳,却后发先至就将惊骇中刚把枪口挪过来还未来得及扣响扳的苟得富的胳膊锤成颇为古怪的形状,一梭子能击发出20发子弹的盒子炮被远远的甩了出去。

    “啊~~~”苟得富的惨嚎声甫一响起,转眼间就变成堵在嗓子眼里的呜呜声。

    不是苟得富不想用嚎叫提醒所有人他所遭受到的痛苦,而是,石大头另一只闪电般探出,老鹰抓小鸡般一把捏住他的脖子,生生的将他提起。

    陈运发的一张大嘴,瞬间变成了“o”形。

    在石大头动的那一刹那,陈运发仿佛看到了一头觅食的饿虎,不动则已,一动则地动山摇,百兽辟易。石大头的威势是很猛,但这并不是把陈运发惊呆的理由,关键是现在的石大头和先前那名有些胆小并木讷的憨厚中年汉子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些。

    任是谁,也不会把先前那个人畜无害的中年汉子和现在单提着一个上百斤成年人的猛人联系在一起。

    好家伙,一直神色不动的刘浪的眼睛也不仅眯了眯,眼前这个身材敦实陕北汉子的武力值,尚在他的预计之上,算上前世,这身,也能排入前二十之列。这石小栓,竟然有个如此厉害的兄长。

    “入你娘,石大头你疯了,赶紧放下苟班长,老子的枪可是不长眼的。”旁边站着的三人唬得举起枪,拉动着枪栓瞄准石大头,嘴里嚷嚷着。

    “驴日的,有本事开枪,看是老子先死,还是苟得富先死。”面对指着自己的三杆枪,石大头眼里的血色俞加浓,臂上的肌肉隆起,指力道愈发的重。

    掐得被悬在空中的苟得富双脚乱弹,白眼直翻。眼见着继续这样下去,不用一分钟,就要被活活掐死。

    “石大头你莫乱来,有话好说。”拿枪指着石大头的士兵大惊失色。

    。看石大头胳膊上高高隆起的肌肉,士兵们绝对相信,在乱枪打死他之前,他能轻易的掐断苟得富的喉咙。苟得富可是连长的族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三个算是跑不了。没想到这老实人发起狂来这么恐怖。

    直到这一刻,士兵们也没意识到,他们究竟面对的是个什么人,那可是个国术高,一个不显山露水的国术高。就算是现在的刘浪,对上他,也不敢保证稳赢。

    “把枪交给这几位长官,老子就放了他。”石大头厉声说道。

    “行,行,你别冲动。我们给。”几名士兵投鼠忌器,互相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的把枪丢给了刘浪三人。

    “不过,苟班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知道苟家的厉害的,不仅你出不了这潼关城,就是你这几位朋友,恐怕也出不了,不管他是谁。”其中一名獐头鼠目的士兵尚不甘心的威胁道。

    那名士兵明知道枪在对方中,还敢这样说,显然,刘浪没听说过的苟家,在这潼关城里的势力非同一般。

    刘浪不由有些好奇,一个小小的乡下土财主而已,如何会让中央军的正规士兵这般跪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