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最强炊事兵
    刘浪老早就想忽悠个国术总教头,来指导独立团的格斗训练。

    彼时**军队训练格斗亦是其中一项,但各军训练方式不一,而且训练方式也是良莠不齐,所学国术也多是花架子华而不实上了战场更是不堪大用。

    而日本人在这一点儿上就比国民政府有远见的多,知道自己国民短胳膊短腿先天不足,那就只专其一项,也不搞什么花花招式,所有的格斗训练就是拼刺刀一项。训练成果很显著,和中**队白刃战,一名日军往往能以一敌二甚至敌三,甚至就是放眼全球,日本人拼刺刀的技术也是数一数二的。

    当然,二战后期的美国大兵们用冲锋枪来对付端着刺刀企图证明大日本帝国皇军武力的日本人就像是壮汉蹂躏小娘们那又另当别论了。

    中国也不是没有卓越见识的将军,比如西北军的杨虎城,本身就是一红拳高,将红拳在西北军中推广,并成立了名震中外的大刀队。1933年长城一战,日寇彻底领略到了中国武术的威力,付出的代价是500名日军的头颅。

    抗日名将赵登禹那时还是个小旅长,由他指挥的500名只带大刀和榴弹的军士夜袭喜峰口,大刀之下,日寇的头颅滚滚而落。一夜鏖战,夜袭大刀队胜利而归,日军损失惨重,战后据日军统计,守军上千人,远超来袭**,可结果竟然是己方亡500余人,而中**队大部都安然退走。

    一时间,日军白刃战无敌的神话泡沫彻底破灭。

    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轻微,夜间都是脱衣而睡,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经此次打击之后,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连日本报刊都不得不承认喜峰口之战是“皇军的奇耻大辱”。

    可见,只要所学国术对路,**亦能在单兵格斗上碾压一根筋专学拼刺刀的小鬼子。刘浪仿佛看到五年后的战场上,就算是白刃战,自己麾下的士兵也能杀得日本鬼子屁滚尿流的场面。

    独立团,就是要让日本鬼子知道,他们引以为傲的帝国陆军,在同样的装备和后勤保障下,不是中国人的对。

    “长官,要不是额想着存点儿钱去找小栓,早就找苟得富那个驴日的晦气了,现在小栓额也找到了,苟得富也揍了,额也没啥想头了,额准备把小栓带回家葬在咱大坟边上,咱也算一家团圆了。”仿佛没有看见刘浪脸上求贤若渴的渴望,石大头摸了摸背上的白布包,静静的说道。

    差点儿没把刘浪给憋出内伤。

    你这陕西大哥是闹哪样?哥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非要哥写几个大字在脸上不行?

    “咳咳,大头兄,小栓呢,是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那你也就是我们的兄弟,他走了,可你还是得生活不是?兄弟不才,添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团长,不如,来兄弟这儿,这样我也算对小栓有个交待不是?”面对这样的榆木疙瘩,刘浪只能打出亲情牌。

    至于说刘浪真实的小心思聘请他当国术教头,那现在是不能提的。毕竟,就算是信息极度发达的后世,武术传承也是有着严苛的规矩,更何况是这个极为守旧的时代了。这事儿,得慢慢下功夫,急不得。

    至于说身怀八极拳绝技的刘浪为何不亲自教导,一来八极拳虽然威力甚大,但碍于其训练难度,断非一日之功,刘浪就算略有所成,也是二十年如一日刻苦训练所得,在这一点儿上,更容易上的红拳可就比八极拳更适合了。当然,更重要的他是一团主官,不可能只把重心放在这一点儿上,需要他操心的事儿很多,比如战术演练,比如独立团的装备后勤保障等等,光想想都能让人发疯。

    也怪不得昔日的大队长天天绷着一张死人脸,刘浪在成了上千人的主官那一刻,算是深刻的理解了大队长的难处,他那还是有个强大的国家在背后,而刘浪现在唯一依靠的,只是比这个时代的人们多了一点儿对未来的了解而已。

    “不成,不成,可不敢麻烦长官,额除了做馍啥都不会,去了不是拖累人咧,额还是回家滴。”听刘浪这么一说,石大头很不解风情的连连摇头。

    刘浪的内伤有明显加重的趋势。

    迟大奎在一边哭笑不得,跟刘浪时间长了,他那还不知道刘浪的心思?长官这会儿都快被这位低调的大侠老乡给弄疯了吧!

    这功夫完全可以来教我两了,那里只是会做馒头?陈运发想帮着劝说,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干脆闭口不言,反正他相信长官会把这位高人弄到独立团的。长官是个有办法的人,陈运发对刘浪一直很有信心,无论那个方面。

    “好,会做馍是吧,那你来我们团部炊事班,专业做馍馍,每月二十块大洋。”刘浪当立断,拍板道。末了还怕石大头反悔,又加了一句:“我们团日后肯定还要跟小日本开干,你还有会帮小栓报仇。”

    显然,最后一句话很起作用,本来还在为做个馍馍都能每月领二十大洋薪水发呆的石大头马上不再纠结,狠狠一巴掌拍到桌子上:“好,那额就去给长官们做馍馍了。”

    “砰”的一声,小方桌凭空矮了几分。

    石大头一巴掌竟然把小方桌的四条腿硬生生的楔进了地面五六公分。

    奶奶的!这一巴掌要是打到人身上,那人得有多惨?身高马大的陈运发暗自揣测了一下后果,感觉后背有些发凉。那怕是以他对自己身板的自信,这一巴掌下去,估计也去了半条命。

    “老乡,欢迎加入独立团一营,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了。”迟大奎笑得牙豁子直冒,握着石大头的热情的猛摇。

    看那个欢喜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迟中校性取向有些问题。

    跟随刘浪三个月,别的还没学多少,但这扛着锄头挖墙脚的技术,迟大奎已经学了个**不离十。

    这么强的炊事兵,怎么说也要挖到自己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