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对峙(1)
    别看他们气势汹汹派出了好几百名家丁护卫,个个荷枪实弹搞的跟要打仗似的。可落在刘浪眼里,看到更多的却是他们的当家人根本没想会发生多大的冲突。

    他们更多的只是表明一种态度,一种用炫耀武力获得讲道理的权力的态度。

    下命令的人很聪明,这是刘浪看到对方武装人员火力布置以后得出的结论。

    如果想真的和独立团做过一场,就是再蠢的人也知道,防范的重点是撤出潼关城去取武器的几百上千人而不是用几百杆枪对准城里的三个人吧!想杀区区三个人,别说几百杆枪,几十杆枪就以完全足够,就是刘浪,也不敢保证能在数百杆枪的瞄准下逃出生天,那种百分百能跑出包围圈的,只有电影中浑身挂满主角光环的帅哥们可以做到,那怕他们一般都还拉着个大胸靓妹。

    至于说城墙上的潼关驻兵,虽然遥遥看着他们的枪口对准的是城外,但那是防卫城池职责之所在。他们的连长苟城守,透过石大头的只言片语,刘浪已经知道,虽然他是苟家的人,但在这潼关城风评还不错。尤其是从他麾下在城门洞执勤的几个士兵的表现看,他治军倒还是有几分甲种师应有的风采。这样的人,不会傻到为一个败家子甘冒杀戮同僚的风险和独立团开战的。无论他摆出什么样的姿态。

    尤其是还有自己这样一个**上校的情况下。

    刘浪看出了端倪不代表所有人都能看得出。

    那怕就是石大头这样深藏民间的武林高,在被两三百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腿都有些发软:“额的天老爷,这可咋弄咧!”

    如果是徒一挑二亦或是一挑多甚至是这两三百号人都上,石大头也不至于害怕,拿拿脚打架那是他的强项。可若是一阵乱枪下来,连别人的边儿都还没摸到就被打死球,那也实在是太冤了,石大头怕的是这个。

    “怕个球啊!石大哥你把心放肚子里,就凭他们这些虾兵蟹将也敢在我们团座面前炸刺儿?别说团座在这儿,我们独立团上千弟兄随便挑一个站这儿他们都不敢动咱们一根汗毛。”陈运发扛着枪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安慰石大头。

    陈运发倒不是像刘浪一样看出了什么,他纯粹就是信任刘浪,刘浪不怕他自然也不怕。

    “对面那位大姐,依照两军对垒的普遍规则,你已经走的太靠前了,就不怕我的枪不认人吗?”刘浪懒洋洋的拿着枪朝向几十米外自己走来的苟赛玉虚虚一指。

    穿上劲装的苟赛玉比之先前旗袍打扮又是一番韵味儿,尤其是那一双浑圆笔直的大长腿,极容易催发男人征服的**,让人印象深刻。

    虽然美女很养眼,但那不是刘浪不调侃她的理由。七十年后夏天的大街上白嫩大腿比比皆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腿见得多了,也就没撸的**了。

    “哗啦”周围一片紧张的拉枪栓声音。

    这个死胖子竟然敢拿枪指着家主,护卫们那敢不紧张,苟赛玉可是大家的共同饭票。

    正昂首阔步走路的苟赛玉一窘,真不知道前面拿枪指着自己的胖子是不是脑子少根弦。若不是说她能肯定周围的几百号人马是自己的家丁,看他那副模样搞的跟是他带了几百人一样。

    可一个人傻还可以理解,但不至于三个人都傻不拉几的吧!至少苟赛玉不认为自己能在几百杆枪指着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的站着,苟赛于更不会认为一个甲种师独立团招的兵全是傻子。

    既然不是傻子,那必然是有所依仗。

    远处观察的朱元章差点儿没笑出声,刘浪那傻货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这情况下还敢朝人家举枪,看样子,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了。

    苟赛玉脚步一顿,先朝周围虚虚一按,让护院们都别那么紧张,要是走火,那事情可就搞大了。高声道:“对面的朋友是那位?能否报下名号?”

    “报名号?嘿嘿,苟家好大的派头,几百人拿枪对着人让人报名号。是不是没什么名号的话,你几百人就上来把人生吃了?”出生于新社会享受过至少是名义上民主的刘浪对民国时期所谓的大家族根本没什么好感,言语上自然也不会太客气。

    在刘浪看来,所有所谓的大家族都是趴在老百姓身上吸血的吸血虫,吸干了别人养肥了自己。当然,这种现象倒也不是民国时期独有,纵观七十年后已经越来越现代,人民意识也越来越觉醒的东西方,这种金字塔式的阶级差一直存在。

    因为生物的本性,金字塔式的人类结构将会继续持续,并不会因为科学文明的发达而消亡。刘浪自身,也身处于金字塔的某一层,他必须得努力向上攀爬,否则,一介小兵的身份注定让他无法在历史的长河中翻起多大的浪花。

    这人好生狂妄?这是苟赛玉对刘浪的第二印象。用现代语总结一下就是此人太不会聊天了,根本让苟赛玉无法接下去。难道非要用枪弹来解决问题?苟赛玉看着胖子,恨不得一枪托砸花他的脸,给个台阶下,大家就先前的误会来场愉快的会谈,然后各自拍屁股走人,苟家要的面子有了,一团和气收场不能行?

    事实上,在听到说那支部队在一刻钟内全部撤出了潼关城的那一刻,苟赛玉就知道大事不妙,如果不是对方最高长官下令,断然不会如此。而且,更重要的是对方的态度,已经很鲜明的表明,他们不会给苟家这样一个地方豪强面子,那怕只是为了几名小兵,等会儿搞不好就是上千全副武装的大军围困潼关城了。如果事情真演变成那样,恐怕不用等到新县长上任,苟家就在这潼关城呆不下去了。

    想到这里,苟赛玉脸色微微有些发苦,暗悔自己没研究一下对方长官的资料就贸然下了这个鲁莽的决定,但现在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如果像现在这样对方就三个人却让几百苟家护卫拍拍屁股走人,那苟家不光没面子,连里子都快丢光了。

    想到这里,苟赛玉更是恨眼前这个不懂聊天的胖子,暗自咬碎了牙脸上却只能努力的保持平静,高声说道:“既然是不敢报名号的鼠胆之辈,那就请你们长官出来跟我说话。”

    看来,这小娘皮也知道捅了马蜂窝不好收拾,这会儿努力的寻找着和平解决之道,刘浪心里暗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