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对峙(2)
    “如果你认为可以因为某个渣滓动这么大阵仗是正确的话,那没人愿意和你对话你信不信?”刘浪收起先前的放浪形骸,认真的说道。

    “你。。。。。。”苟赛玉没想到对面那个该死的胖子会这么开门见山的说她助纣为劣,白皙的脸皮顿时涨得通红,强压着怒气道:“可事实是你们独立团仗势欺人把我弟弟的胳膊打折了,如果不给我苟家一个说法,我苟家上上下下四千余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你信还是不信?”

    “呵呵,那你得问问你的宝贝弟弟的胳膊是怎么断的再来跟我谈。至于你说你苟家上上下下四千余人不会善罢甘休,那你得问我独立团上千人答应不答应。”刘浪嗤然一笑,冲陈运发点点头。

    虽然苟家这样的地方豪强并没有像姜文电影里的黄四郎家族一样鱼肉乡里,但那股子我家里人挨打了就必须得找回场子的做派就很明显的露出盛气凌人,恐怕当地的百姓也没少受他们家的气。刘浪今天打算就得给他们一个刻骨铭心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权当替当地的老百姓撑个腰。

    陈运发点点头,拔出自己腰里插着的盒子炮,把旋钮扭到半自动位置,举起枪朝天“啪啪啪”连打三枪。

    清脆的枪声不仅惊得寂静的潼关小城里一阵鸡飞狗跳,原本荒无人烟的城外更是一阵烟尘滚滚。

    已经进入城防工事的**士兵们首先目瞪口呆,先前穿着深蓝色军服列队快速离开的独立团又回来了。

    人数倒没有先前那么多,稍微用心一数,大概也就是四五百人一个营的样子。遥遥的看着他们一路狂奔,在离城墙一里多地左右停下了脚步。

    只见领头的两个军人稍微商量了下,一人带着近200人面对城门开始挖壕沟就地构筑工事,另一人带着200多人绕了个弧线直奔西城而去。

    潼关城之所以能被称为关中的咽喉,就在于它险要的地形,一面紧靠着山,一面挨着黄河,东西两方又建有高而厚实的城墙,任何一支想要前往关中的军队,就必须攻陷这两面城墙。但事实是,千百年来,无数骄兵悍将都在这两面城墙下折戟沉沙,能正面攻克潼关的军队,极少。

    这一个营的军队,想攻克一个齐员满装连防守的潼关,还是多少有点儿异想天开,士兵们惊讶之余,多少还带了点儿不屑,他们可是中央军甲种师部队,不是那些杂牌军,别说有易守难攻的潼关,就算是对面野战,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畏惧。

    可当看到正面忙着构筑工事的士兵们将两个大家伙搬到已经堆起三分之一沙包的环形工事中时,躲在可抗迫击炮厚厚墙垛后面的士兵们纷纷不淡定起来。

    用现代语的说法,真叫日了狗了,他们竟然把这玩意儿都拉出来了。

    这玩意儿他们大多都见过,只是,他们没有。

    距离此处八十里华阴县隶属团部炮兵连里就有两台这样的大家伙,听说整个二师也就8台。

    可眼前的几百号人马,竟然就有2台,那玩意儿的实战威力可能他们没有幸亲眼见过,但插在炮身上一排20发粗如小儿臂黄铜色的炮弹,仅只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那若是打到人身上,绝对是一击两半,就算是身前厚厚的沙包和墙垛在这种大杀器面前也给人不了丝毫的安全感。

    不得不说,这帮守城的士兵们不愧是中央军的正规军,见识的确不少。他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一听到城里依照先前刘浪和他耳语时约定的三声盒子炮枪响,迟大奎就命令除了伤残士兵以外的500人临时组成两个连队,由他和俞献诚各率一连,威赫潼关。

    根据刘浪的命令,除了十挺马克沁重枪,十八挺捷克造轻枪,就连独立团压箱底的两个宝贝都给他搬出来了。也就是让守潼关的士兵们惊惧的那两个大玩意儿。

    厄利孔20毫米关炮,抗战时期中国最强有力的反装甲武器。说是炮,其实不如说它是重枪更合适,但这个“重枪”20毫米口径可比12.7毫米重枪厉害多了。在淞沪战场上,整个十九路军若不是有这十台关炮撑着,估计早被炮火猛烈的日军给打歇菜了。

    说起关炮的诞生,其实是由于航空业的迅猛发展,飞的速度越来越快,飞的也越来越高,面对来自空中的威胁,各国的军事专家们在一战后纷纷提出了更大口径防空武器的设想,于是20毫米关炮的设计便应运而生。而瑞士奥利岗公司生产的厄利孔关炮就是其中之一,从强大的美军在整个二战期间直到二战结束,总共生产了超过十二万门厄利孔关炮的庞大数量,就可以想见偏爱重火力输出的美军对这种关炮的偏爱。

    实在是厄利孔关炮的性能极其优异,加上三角架的底座总重也不过200kg,却能以400-500发/分的射速将粗如大雪茄般的炮弹输送到2公里的高空中,更可以在500米的距离击穿30毫米的钢板。在这样巨大的威力面前,半金属结构的飞根本不堪一击,一旦被炮弹击中,只能是毁人亡的结局。

    蒋氏领导下的中华民国政府出于对防空的需要,也在1930年初,从瑞士进口了超过200台关炮,分发到各部队做为防空利器。

    近代中国各地军阀混战打得挺热闹,可若是说到飞,那各家还真没几架,包括蒋委员长领导的中央国民政府。

    有防空炮用不上那不是暴殄天物?当然不会,智慧的中**人们开发出了防空炮的另一功能----平射。

    没想到这一偶然灵感却将厄利孔关炮威力巨大的火力发挥的更加淋漓尽致,在淞沪一战中,日军的九二式重枪在厄利孔关炮面前就是个渣渣,一轮对射下来,日军往往死伤惨重,那怕是躲在工事中也会被飓风般的20毫米炮弹撕的粉碎。

    就是这样一个夸张的大杀器,现在就在他们面前,蓄势待发。

    正在城墙下工事里远远观察事态发展的苟城守听到急匆匆从城墙上跑来的士兵汇报后,脸色一片煞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