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人有时不能太聪明
    等一个护卫头领带着七八个得力下悄悄摸到刘浪撞破大门藏身的店铺里的时候,早已飞鸿渺渺人去楼空了。

    “找,都给我进屋找,把那只肥老鼠给我找出来。”已经豁出去要跟胖子军官做过一场的苟赛玉郁闷的想吐血。

    人与人之间还有没有信任感可言了?说好的一挑三百呢?

    还好,面对潼关城门的这条街用七十年后的说法就是商业一条街,街道两边的店铺早就被苟家来了个清场,小商贩们早就跑了,而且至少有一半都还是苟家自己的产业,也不用太过考虑破坏的事。

    砸门的砸门,钻窗的钻窗,在家主铁青着脸的愤怒中,三百护卫勇猛的冲进了排的密密麻麻的店铺。

    “驴日的,那死胖子难道钻洞了?你们都给老子看仔细了。”戴着毡帽的护卫头领单拎着驳壳枪在店铺里训斥着自己的小弟们。

    可奇怪的是,护卫小弟们没从自家队长哪儿感觉到丝毫的怒气,相反的,在找了一圈儿没找到那个死胖子之后,自己队长嘴角一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笑意,如果再裂开点儿的话,就很有点儿像他翻牌九大杀四方时那个味儿了。

    队长是不是疯了?有钱都不挣?家主下达逮住胖子命令的时候可还有个附带条件,那个队先抓到胖子,那个队赏大洋五百,平均每个人几十块啊!

    张大海当然没疯,相反,他比自己的小弟们可清醒多了。

    做为一个已经在苟家做了三年普通车马行护卫,两年内宅护卫,一年护卫队长的资深护卫,张大海对高这个词理解的比普通人要深刻的多。

    甭说人家上还有一杆枪还有一发子弹,就是什么都没有,就冲着人家敢跟自家三百弟兄叫板的勇气,那都非常人。更何况那个胖子先前已经展示过自己做为一个高应有的段,躲避子弹的过程中还能一枪让对方不敢再次开枪,两枪将两名同僚的帽子打成了洞洞帽,枪法已经出神入化神鬼莫测。更可怕的是,胖子还不止一种神技,再看看门口被他撞烂的木门,张大海感觉腚眼都是凉的,那新鲜的木茬子很清晰的告诉他,如果那一撞是撞在人身的话,绝对是筋断骨折的结局。

    和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对上,就是自己有三百弟兄,就算身边还有七八个弟兄跟着,张大海也没感觉到有丝毫安全感。如果可以的话,张大海宁愿在这屋里找上一天,尤其是在那个可怕的胖子没在这里的情况下。

    “是啊!队长,死胖子又不是神仙,不能钻洞也不能飞天,肯定是从后院溜了?”一个护卫殷勤的凑过来给张大海接话。

    “不可能,后院有上十个弟兄两把盒子炮盯着呢,敢出来肯定打的他娘都不认识。”另一个护卫反驳道。

    潼关的商铺建筑都极具关中特色,前面是商业铺面,后面则是雇员或店铺学徒所住的厢房,分为三面,和前面的店铺一起围成一个小院。整个商业一条街其实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小院子连起来的。

    趴在屋顶上的护卫自然不可能放过刘浪藏身的小院,十几双眼睛两支盒子炮还没等家主下令早就盯着哪儿了,不光是为了忠心,关键是谁也受不了一枪打穿帽子的心理折磨啊!万一高失了呢?

    “飞天?”张大海随口念叨了一句。

    他同样也觉得死胖子不是神,既然屋里没洞,那可能也只有飞天一途了。

    刚念叨完,张大海脸色大变,猛的抬头看向屋顶,就看见坐在横梁上一个笑眯眯如同弥勒佛般的胖子冲他丢了个迷死人的微笑。

    入你娘啊!还真的是飞天了。这是张大海昏迷之前最后的思维。

    中的盒子炮还未来得及抬起,刘浪就纵身扑下。

    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胖子,从三米高的屋顶落下,本身的重量加上加速度,足以将一个成年人砸成高位截瘫,还是只有脖子以上能动的那种。

    还好,刘浪没那么残暴。

    他只是在七八名护卫呆若木鸡的眼神中,头下脚上的从空中跃下,猛的一抓着张大海的肩膀,然后腰身一扭,神奇的站到地上,砸起了一地的烟尘。而被抓住的张大海却像一个布袋,被凌空一个背摔,甩向对面三米之外的墙壁。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看着队长连吭都没吭一声,从墙面上往地下滑落,所有人顾不得房顶上纷纷洒落的灰尘,集体后退。

    光看队长那个死鱼姿势,就知道有多疼了。

    “嘿嘿,现在谁还来?”还没回过神来,护卫们就看见那个从天而降的胖子好整以暇的拿点点他们,很轻蔑的说道。

    无人敢动,那怕是根脚趾头。

    并不是因为胖子牛逼的从屋梁上横空出世一个借力打力将队长甩出好几米武力值狂高让人心惊,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七八个护卫里虽然提的都是老套筒,虽然还是没子弹的,但七八根烧火棒抡起来高也得暂避其峰吧!

    而是,胖子里还拿着东西,一把本来隶属于队长里的盒子炮,那里面可有他们亲眼看着队长张大海压了满满一弹匣二十发子弹。

    在场的八个人,至少每人能分两发以上。

    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就把刚才还在队长里的枪给顺过来了,驴日的,真特么快啊!护卫们看着对自己指指点点让他们上的胖子,怨念横生。

    同时,站的更加老实。

    “不敢上啊!那你们让我很为难呢!”刘浪很苦恼的皱皱眉头,又自言自语道:“我不能怎么打人数都不减少吧!看来,还是得下狠了。”

    “别,大爷,额知道该咋办。”先前说刘浪不可能钻洞飞天的护卫一边说,一边一头撞旁边的门框上。

    “咚”的又是一声闷响,护卫翻着白眼躺下了。

    不能让可怕的胖子下狠,那就只能自己先下狠,这位心思够敏捷,心也够狠。

    光看实木门框都被撞歪了就知道他刚才这一撞是使了多大的力气。

    有样学样,护卫们纷纷就近找东西自个儿撞脑袋,心狠点儿的一下能撞个差不多晕过去,有对自己下不去的,连续撞了好几下把脑门撞的通红也没感觉有要晕过去的迹象。

    看着犹如小鸡啄米般不停拿脑袋碰墙的最后一个护卫,刘浪都有些不忍心了。

    “呆这儿别动就当阵亡了。”刘浪扭头蹿进小院旁的一个厢房,丢下了一句话。

    本来刘浪就是这么想的,他只是没想到这帮护卫们倒是对自己挺下得了。

    驴日的,你倒是早说啊!最后一名尚清醒的护卫摸着已经撞了个大包的额头,再看看满地横七竖八躺着的弟兄们,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