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面粉也能当炸弹?
    当然,撞断麻绳的时候,离着陶罐的距离还有点儿距离,变成蜡烛的会不多,可看着四面黄土垒制的土墙上密密麻麻插着的碎陶瓷片,护卫们感觉嘴里有些发苦。

    那玩意儿要是插身上,可不比中上一枪好受。

    再换个角度想,如果推大门的时候,是这么个大号的“炮仗”,那结果又是什么呢?想想这个后果,先前对刘浪那几笔歪歪扭扭的字还觉得有些好笑的刘总管一脑门的汗。

    偏生还有愣头青,梗着脖子不认输:“驴日的,光这个土炸弹就想炸死我们十几个弟兄?那个死胖子也太敢想了吧!反正老子不服。”

    “闭嘴,入你娘,人家下留情你知道不知道,还不服。”刘总管对梗着脖子还不太服气的属下嗔目而视,继续说道:“人家还有一把盒子炮是不是?”

    “是,那有咋了?”

    “人家要是把枪里面的子弹放这个罐子里,驴日的,你是死还是不死?”

    汗水唰的一下从愣头青的额头流下来。土炸弹他们不是没见过,因为炸药纯度的缘故,说实话,因爆炸而产生的冲击波就真的跟个大炮仗差不多。可是,要是往里面加上了子弹,那溅射的威力,可就不是如此简单了,少说也能覆盖周围二三十公尺的范围。

    想想大家伙儿推门的那一刻,如果引爆了里面放上了子弹碎钉子这些作料的大家伙,所有人的腚眼都是一片冰凉。

    那绝对跟那个布条上写得一样,不仅都死了,还是透透的那种。

    这边十几个人还在为可怕胖子的下留情而在表示庆幸,只听不远处传来“砰砰”数声枪响,紧接着“轰”的又是一声巨响,声音可比刚才的大陶罐还要大。

    刘总管脸色剧变,他刚才是小心了,胖子也是下留情了,生怕他们看不到,专门把绳子悬在半空中不说,还打了个布片蝴蝶结提醒,但在别处他万一没这个耐性了咋整?

    拔腿就往爆炸处跑去。

    “驴日的玩球了,这得死多少人?”都还没跑到现场,看着几十公尺处被炸得连屋顶都没有,只剩下一片断垣残壁还在冒着黑烟的面粉作坊,刘总管的心从嗓子眼直接掉到了**儿。

    如此巨大的爆炸威力下,还能有活人?这简直就像是被**的迫击炮轮过一样啊!

    不过情况应该比刘总管预计的倒是要乐观一点儿,虽然现场是一片灰蒙蒙的,哭号声和剧烈的咳嗽声响彻一片,但至少有一点儿可以说明,并不是全军覆没。

    只有活着的人,才有哭的资格不是?

    刘总管刚抬脚往里走,烟尘中冲出一个大黑脸,看见刘总管就像是想吃奶的娃子见到了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薅住刘总管的胳膊哭诉:“刘爷啊!你可来了。”

    “还有多少能喘气的?”刘总管的心虽然沉到了谷底,但还能保持基本的冷静。

    “喘气?”大黑脸一愣,见护卫队第一号人物铁青的脸,马上醒悟过来,忙解释道:“不是,刘爷你误会了,弟兄们都没大事儿,就是受了一些惊吓,驴日的,太吓人了。”

    我入你娘亲,刘总管心里的复杂此时绝对只能用一万头神兽在奔腾才可以完全形容。敢情都没死不说,还只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你这样,老子才真的受到了惊吓好不好?

    如果不是被熏得黑乎乎的大黑脸的声音能让刘总管听得出是下平时比较亲近的护卫小队长周之荣的声音,刘总管甚至以为是那个死胖子化妆来专门逗自己的。

    “驴日的,你给老子好好说是怎么回事。”刘总管一把甩开某受到惊吓就想“吃奶”的傻叉,指着他的鼻子一阵痛骂。

    “刘爷,是这样的。。。。。。”大黑脸委屈的说出了自己等人的遭遇。

    刘总管的眼睛瞪圆了,如果说先前遇到的大“炮仗”已经很牛逼了,但和自己这位属下匪夷所思的遭遇比起来,刘总管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很幸运。

    他们好歹遇到的是个很正常的炸弹,虽然还花费了些小心思,比如用关来做引火装置,用子弹里的火药来当引线,那怕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混蛋是用什么做出炸弹的,但总的来说,还算属于正常范畴。

    可自己这位属下的遭遇,听起来简直有点儿像做梦一样。

    他们根本没遇到什么炸弹,只是检查完面粉作坊发现没人,都已经出了面粉作坊,却因为一袋面粉突然从天而降,砸的满屋子面粉,精神已经很紧张的周之荣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提枪就打,死胖子在那边连炸弹都用了,他再不开枪就是傻子。

    敢开枪的自然不是傻子,从提枪到开枪,时间也不过零点几秒,法行云流水,周之荣也绝对是精锐护卫级别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枪响过后,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周队长发现他犯了个大错误,眼睁睁的,他就看到作坊内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然后就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推力把他掀翻老远。至于有多远他不知道,反正他是砸破一家店铺大门后才停下的。同时证明了胖子撞碎大门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有了足够的力量就行,他不也活得好好的嘛!虽然全身疼的厉害。

    不过还好,房子炸烂了,周之荣和他下的弟兄们宛如打不死的小强,都炸飞了,但没完蛋,只是。。。。。。受了点小小的惊吓。

    被炸飞的感觉,真的不是太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其实是大黑脸想给自己的直属领导想说的,尤其是看到他那张极其不信任的脸之后。

    你确定你不是在逗我?刘总管此时的内心深处绝对有超过十万头神兽在奔腾,一万头真的太少了,不足以形容。你确定你打的是面粉袋子,不是500磅航空炸弹?

    粉尘爆炸,指的是可燃性粉尘在爆炸极限范围内,遇到热源(明火或高温),火焰瞬间传播于整个混合粉尘空间,化学反应速度极快,同时释放大量的热,形成很高的温度和很大的压力,系统的能量转化为械能以及光和热的辐射,具有很强的破坏力。

    这个到几十年后才有了定论的爆炸原理自然不是刘总管这样一个乡下土财主的护卫队首领所能理解的。

    要知道,十年后的本溪煤矿,因为一次粉尘爆炸,就死1549人,重伤200余人,像今天这样他们十几人只是受了点儿小小的惊吓,那也不知道是他们上辈子积了多少福的结果。

    几十米外的一间民房里,刘浪同样目瞪口呆,这次粉尘爆炸真不是他的原意,以***的名义发誓。

    他本来只是想造点儿骚乱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