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莫小猫
    枪声都很清脆,隶属于汉阳造。

    人都好好的站着,倒下去的只有马。

    汉阳造特殊的圆制弹头从雪花骢硕大的马眼射进,有些飘忽的弹道将马儿大脑瞬间搅成一团浆糊,轰然倒下只有四肢还在抽搐的马尸证明了汉阳造的1标尺并不是摆设。

    刘浪没把握一枪干掉朱元章,但他用精准的枪法告诉所有人他可以留下朱元章。

    留下,比死去还可怕。

    这几乎是每个人下意识的想法,整整一里的距离,竟然可以一枪把马干掉,刘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枪法让人惊惧。可刘浪不打人偏要打马的喷薄怒意更让人心底发寒,如果自己是朱元章,一定会拿起枪自我了断得了。

    没看他现在都已经像一个疯了的大马猴一般在原地蹦来蹦去的了?他一定是因为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的发狂了,他本可以骑着马扬长而去的,如果他不是要对纪长官下毒的话。

    没有人会认为纪雁雪会在朱元章的枪口下幸存,不过两米的距离,就算是头猪,也能一枪命中吧!

    可是,为何纪长官还站得好好的?连个踉跄都没有?难不成朱元章里的勃朗宁只是个样子货?所有人大脑里瞬间冒出一连串的疑问,也无法解释眼前不太科学的情景。

    只有刘浪如释重负的笑了,听到同为汉阳造的枪响,刘浪就知道,他赌对了。

    不是赌对自己一枪能干掉雪花骢,而是他终于赌对了人,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人。

    自打莫小猫冲进苟家把情况跟他说清楚,并极力要求一把枪去救纪雁雪开始,刘浪就开始赌。根据挟持人质匪徒的心理,他们注定是要离开他们认为危险的地方,七十年后的匪徒不是要汽车就是要飞,而这里,貌似除了马,就再也没有可以比人跑得更快的了。朱元章要出城要马的要求,可以说完全在刘浪的意料当中,甚至他最终所站的位置,刘浪都已经给他算死。

    所有的反派,在走之前,都必须得跟主角废话一通,那并不是因为他们非要留给主角搞定他们的会。从心理学的角度,那叫宣泄,从巨大的恐惧中脱离开以后,是正常人都会宣泄,用羞辱对的语言动作来宣泄自己曾经遭受到的恐惧。

    只不过刘浪没想到朱元章很谨慎,足足离开自己的视线达一里路之遥,超过了自己能一枪毙敌的距离。

    刘浪只能赌,赌拿着枪已经潜伏到独立团挖掘好的工事里的莫小猫,离城门越远的同时,离他越近。

    新参军的莫小猫从未说过他会打枪,但他左眼习惯性眯起的动作让刘浪甚至不自觉的有种错觉,这小家伙不会从娘胎里都开始用右眼瞄准了吧!那是只有当过狙击的刘浪才能感觉出的一种特质。

    当然,刘浪也不得不赌,除了莫小猫以外,整个独立团枪法最精准的老兵们他已经没时间去通知潜伏了。

    现在,两声汉阳造的枪声响起,证明他终究是赌对了,勃朗宁m1911自然不会是样子货,这个时代虽然已经开始流行山寨,但勃朗宁这种高档货,国内真的还山寨不出来,否则也不会只装配于营级军官以上了。

    莫小猫从壕沟中一跃而起,端着枪逼向摆动着正在痛呼跳跃的朱元章。

    中的汉阳造真是把好枪,比他曾经拿了六年的土铳猎枪可好了太多。父亲曾经跟他说过,当猛虎饿狼张开大口最凶恶嚣张的时候,其实也是它们露出最大破绽的时刻,此时开枪,子弹能透过它们的巨口直接接触它们最柔软的内脏,然后,一枪毙命。

    长官临走的时候也告诫了他一句,人类的大脑中枪,距离他彻底死亡也还有三秒钟的时间,生物肢体的本能抽搐,依旧有可能让他扣动扳。

    于是,莫小猫选择了在朱元章狞笑着扣动扳的那一刹那,击中他扣动扳的指,指都没了,肢体再怎么本能抽搐,也和扣动扳无关了。

    为了这一枪,莫小猫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已经足足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的时间不长,但莫小猫却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因为,这次他的目标,不再是一头狗熊或者是一头野猪,而是一百尺开外的一根指。

    枪口的对面是纪长官,那个美丽温柔的女子,不仅仅只是长官,在莫小猫眼里,那还是已经远嫁他乡只能留在记忆中的大姐。

    这一枪,不容有失,那怕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也不容有失。

    莫小猫打出了他这一生中,自认为最精准的一枪。

    虽然在以后的许多年中,他打出了更精准的无数枪,有1000公尺之外打爆了日军中将的头颅,亦有500公尺之外,连续击毙一个满装日军小队的惊人纪录。

    可被奉为世界狙击之王的“无常”组合超级狙击依旧认为,这一枪,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枪,也是最准的一枪,没有什么纪录能够超越。

    这一枪也足够准,准的让刘浪事后勘察时也禁不住满头冷汗。他没想到莫小猫如此大胆。

    圆头子弹跨越了100公尺的距离,狠狠的以近乎完全垂直的角度撞击到勃朗宁圆孔式的扳上,打飞了扳的同时,也带走了朱元章刚准备发力的指。

    可若是稍微偏差一丝一毫,子弹巨大的冲力就完全可以代替指发力,在击坏扳的同时,引发枪射击,更可怕的是,由于枪受到冲击的缘故,枪口稍一晃动,11毫米口径的子弹带走的极有可能是纪雁雪如花的生命。

    但纪雁雪很幸运,莫小猫的枪法比绝大部分上过无数次战场的老兵还要准。

    朱元章很倒霉,刘浪比他厉害的,不仅有他里的枪,还有他下的兵。

    一个枪法亦超出普通人想象力的兵,那个他喊着小呆逼的小兵。

    当看到自己曾经放走过的小兵端着枪从百米外的战壕里朝自己冲过来的时候,捧着掌无比痛楚的朱元章感觉自己的心比指更痛彻心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