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风干小腊肉
    莫小猫的一枪带走的不仅是朱元章的指,还有他所有的嚣张。

    所以当莫小猫狠狠一枪托将他砸倒,朱元章不仅毫无抵抗,反而在第一时间向这个昔日他正眼都不会看一眼的小兵跪倒,所求的只是让他别开枪,给他再见一次刘浪的会。

    朱元章虽然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顶,但绝不蠢,因为军规,一个校级军官那怕犯再大的错也得交由师部或者更上级的军部进行处理,刘浪绝不会私下的就给他处决了,那他会惹上大麻烦的。

    可那个小兵就不同了,他要是一枪把自己给崩了,到阎王爷那儿他也没地儿申诉去。换句话说,死在刘浪下,他还能把刘浪拖下水让他也跟着倒霉,要是死一个小兵下,就算小兵给他偿命,那也属于白死的范畴。

    莫小猫当然不会杀一个如同癞皮狗一般的人物,那得由长官来决定。不过看到纪雁雪上前狠狠一脚将跪着乞饶的朱元章踹倒,莫小猫便很实在的从边上找了根粗如儿臂的木棒递了过去。

    纪雁雪二话不说接过木棒一阵乱披风棍法把朱元章揍得哭爹喊娘,下之狠辣,看得莫小猫在一旁直龇牙,没想到发起飙来的纪长官如此可怕,以后可千万不能得罪,就是不知道长官。。。。。。

    额,好吧,长官来了,貌似也在龇牙。

    “咳咳,雁雪,貌似你再打就把这个王八蛋打死了。”刘浪看着快被打成死狗的朱元章只能小心提醒道。

    “啊!快打死了吗?”还在发泄胸中愤怒的纪雁雪听到刘浪的声音抬头一看,十余个男人正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脸色不由一红。“这个王八蛋实在太混账了,我一想到王爷爷李奶奶两个七十岁老人差点儿被他害了,我就气不大一处来。。。。。。”

    “打的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换了是我,揍死他丫的。”刘浪严肃的点了点头,算是对纪雁雪不淑女的一幕下了个定义。

    那是为民除害。连三害周处都能被人们原谅,何况是美丽的纪少校了。

    苟城守及独立团众军官们集体失语,朱元章这是上辈子做了多缺德的事,才能在这辈子招惹上这一对彪悍的公母俩,妥妥要被以人民的名义打死的节奏。

    “刘浪兄,刘团长,刘长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该关该杀你说句话,只求你别让纪同学再打了。”一直装死狗的朱元章突然连滚带爬的往刘浪脚下扑来,嘴里凄厉的哀嚎着。

    这还真是朱元章的心里话,被纪雁雪乱棒打了足足五分钟过后,朱元章对生死反而有了一种明悟。死虽然可怕,但那至少来的痛快,像纪雁雪这样打,每一棒都痛彻心扉,偏偏力道又稍显不足,脑袋敲得砰砰响就是晕不过去的感觉真的是再可怕也不过。难道说纪雁雪是传说中以刑讯残忍而闻名的中央委员会调查局的训练过的人?怪不得她这么年轻一个女人,就抗上了少校军衔。

    一想到这儿,朱元章悔得只想一头撞死在大地上,如果再给他一次会,他宁愿挟持刘浪那头怪兽,也不愿招惹纪雁雪这样的猛女,那完全能把自己一家都坑进去。

    好不容易捱到刘浪来了,朱元章哪能不像见到亲爹一样扑过去,只要刘浪不傻,他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活命会,就算没有,也特么好过被某恐怖的女人一棒一棒零敲碎打活活疼死。

    “咦,你那位?”刘浪突然问道。

    “我是朱元章啊!师部的少校副官。”朱元章吓得小心脏直抽抽。

    他最怕的就是刘浪来这一招,装作不认识,随一枪毙了,尸首往野狗群里一丢,这里又都是他的人,说他跑了,柏师长也奈何不了他。等自己老爹去告,估计自己的骨头渣子晚上都能发光了。

    “哦,是猪头啊!”刘浪做恍然大悟状,“不好意思,猪头兄你实在是太像头猪了,我一时没认出来你。”

    “是我,是我,就是我。”朱元章这会儿那还介意刘浪喊自己曾经猪头的外号,只要他认账,这命就算保住一半了。

    “猪头兄你我不仅昔日同窗,如今还份属同僚,按理说我应该公事公办,把你交师部处理。”刘浪很遗憾的说道。

    朱元章心里忐忑,如果不出意外,刘浪绝对不会如此好相与,下面定有转折。

    事实证明,刘浪果然没有那么大气,他判断的完全正确。

    “不过,你太不仗义了,刘浪初来乍到,你就给我来这么一出,我想公事公办,我的弟兄们也不同意。这样吧,你在潼关城门那儿呆着,等师部派人来。”刘浪慢条斯理的说完,很随意的对身边的赵二狗点点头:“把猪头兄弄城门口呆着,把他指包好,记得别让太阳晒着了,弄个最凉快的地儿。”

    很快,朱元章就知道刘浪为何还特意交待弄个最凉快的地儿了,那分明是要挂腊肉的意思,而且还是传统的风干型。

    脱去上衣和长裤只剩下条底裤的朱元章就这样被绑着双吊在城门洞口,如同一块待风干的腊肉。按常理说,在接近三十度的高温下,没有强烈日光的暴晒,又有城门洞的阴凉还时不时的有微风吹拂,应该还算是挺舒爽的,如果没有吊绑着承受全身重量双双臂的痛楚的话。

    可朱元章身上的鸡皮疙瘩在路过乡人们的眼光中还是一层层炸起,相对于臂上的那点儿痛,被平时连正眼都懒得看一眼的乡农们评头论足,朱元章觉得今天绝对是个噩梦,超级噩梦。

    刘浪绝对是个恶魔级别的长官,这是奉了柏副师长之令火急火燎赶来带走朱元章的几名军官看到某白皙的风干腊肉之后的唯一念头。

    想着自己还那会儿还想着能不能从刘浪那儿公事公办弄点儿武器保管费的苟赛玉,看着远方在城门口被解下的白腊肉干,迅速的打消了自己心中那点儿不太实际的念头。

    刘浪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所有人,他不光胆子大,而且心胸真的不是很宽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