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莫吃快了,我这儿还有两个
    事实证明刘浪没有说谎。

    从呆滞中回过神来三名将军看着眼前的这支无论官兵,都衣衫褴褛,东倒西歪,从军容上可以说是连他们最瞧不起的喜欢钻山沟谓之红匪的红色部队都不如的部队,不约而同的深吸了一口气。

    不敢说全世界,但在全国,黄杰知道,再无一支军队有过这样惊人的野外拉练成绩。第十九路军,竟然如此精锐?很自然的,黄杰把眼前这支军队创造的奇迹归功于第十九路军,据他所知,刘浪独立团所属的一千多号人,全部出自于第十九路军,不管是500精锐还是七百伤残老兵。

    事实上也亦是如此,历史上本就堪称精锐的十九路军经过上海一战,更是若涅槃重生的凤凰,其战力之强,就是和装备精良的日军相比也不枉多让。数月之后的福建事变,若不是内部首先出了问题,蒋委员长的十五万大军恐怕在短期内也解决不了问题,饶是如此,十九路军在内外交困之下也整整坚持了一月之久才宣告失败。

    不过,如果没有刘浪这些天好吃好喝供应着,年轻士兵们那会如此龙精虎猛?以士兵们以前的体质,恐怕倒下的是更多的人。

    如果黄杰知道刘浪这一周每天的伙食费几乎是以千论的,一定又会痛骂刘浪的败家子行为。以时下的物价,一块现大洋可以购买十二斤大米或者四斤猪肉。当然,如果他们知道,刘浪为了补充士兵们的体力,采购的是远高于猪肉的牛肉,恐怕连骂的力气都没了。

    身体好,才有力气跑步这个先不提,刘浪数天来军令如山的潜移默化其实也功不可没。

    野外拉练的命令一下,刘浪、俞献诚、迟大奎这些长官没有一个孬种,永远站在队伍的最前列,如果没有那股气撑着,恐怕给现大洋再多,达到身体极限的士兵们也不会跑出一个这样让人惊掉眼球的成绩。

    两年后那场被记录进世界军史的经典奇袭,29个小时狂奔240里,途中还击溃袭击部队的敌人两次,而日后那两名在共和国大名鼎鼎名叫耿飚和杨成武的两位主官,永远站在士兵们前面。

    将是兵的胆,无外如此。

    “师座,我看不如先让刘团长和官兵们先去用餐修整一下,其他的事儿咱们晚点儿再谈如何?”副师长柏天民深深的看了刘浪一眼,建议道。

    “柏副师长说的是,一个混蛋的错,和独立团其他人无关,我命令,独立团全体人等,修整吃饭,刘浪,等会儿给老子洗干净穿整齐了再来见老子。”黄杰目光一闪,丢下一句命令,转身就走。

    “谢谢柏副师长。”刘浪朝为自己说话转身欲走的柏天民敬了个军礼。

    看着光着膀子挺着肚子给自己行军礼的胖子,柏天民微微一笑,冲刘浪摆摆便转身离去。

    其实,柏天民倒对刘浪没太大恶感,甚至还有几分喜爱,这恐怕是在场的人都没想到的。

    刘浪先是驳了他的面子,继而把他的身边人搞进了军法处,按理说,柏天民不恨他都不错了。如果换成别人,可能还认为他老奸巨猾惺惺作态,但刘浪还真不这么认为。不管柏天民是出于什么目的纵容了朱元章,但这个人历史对他的评价还是极为不错的。

    做为黄浦一期出身,陆军大学特别班毕业的科班将领,柏天民的军事生涯其实并没有特别值得大书特书的地方,曾经的时空中,无论是国党还是共和国,对这位最高只做到中将的简历介绍都是极为简短。

    还好,刘浪研究国共两党军史的时候,对这位近乎打酱油的将军有过了解,整整14年抗战,死在战场上的少将中将上将高达二百余人,能在战争活下来的,那个又是易与之辈?柏天民虽然名声不显,但此人有个极大的优点,就是知人善用,特别能听取下属的建议并且不妒贤嫉能。

    著名的抗日名将王耀武就曾是他的直属属下,也正是因为柏天民向光头总统极力推荐,才有了王耀武日后的辉煌。抗战8年,在前线呆了7年的王耀武不断得到提拔,从师长升第74军军长,再升第24集团军总司令,直至第4方面军司令官。在他的回忆录中,也把柏天民当成了自己的伯乐。

    虽然相对来说在抗日战争中有过辉煌经历获取过青天白日勋章的黄杰很有能力,但做为蒋委员长的铁杆,刘浪不指望从他那儿能获得多少有用的帮助,也不指望他会真的就把自己的这支独立团当成嫡系部队,恐怕自己还没从上海出发,光头总统的电报就传到他那儿了。做为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刘浪估计,能按月领到军饷,就算是黄师长仁至义尽。但这位柏副师长倒是可以亲近一下的。

    跑了150里地,本身饭量就大的刘浪自然是饿得狠了,一边在脑海里在飞速转圈看怎样才能从师部这边捞到足够的好处,嘴里也不怠慢,一一个大馒头左右开弓,瞬间四个馒头就进了肚。看得一边儿负责给独立团长官们上菜的师部炊事兵眼睛瞪得溜圆,长官们对这支新军也太苛刻了吧,这是有多久没发薪水了?看把人家一个大团长都饿成这样。

    一边儿也正同样大口吃着馒头显然也是饿狠了的纪雁雪见刘浪这模样禁不住有些心疼,眼明快一把打掉赵二狗刚伸出的爪子,伸从簸萁里拿出最后两个馒头,递给刘浪,柔声嗔道:“吃那么快干嘛?别噎着了,慢点儿吃,我这儿还有两个。”

    “咳咳,咳咳。”刘浪脸红脖子粗的差点儿没真的噎死。

    大姐,您想噎死我请直接塞,莫来这套。。。。。。刘浪目光幽怨的看向有些茫然的纪雁雪。

    好吧,刘浪想说,哥的确是吃这套,但是,您能不能稍微含蓄一点点?私下里说就成,别在这帮牲口们面前说啊!

    迟大奎,赵二狗等人埋着头,肩膀疯狂的耸动,搞的跟他们不是在吃馒头,是在啃大骨头一样。

    俞献诚和梁文忠呆呆的看看空空如也的簸箕框,啥时候馒头变这么好吃了,都吃得如此之香?

    独立团的人都爱吃馍馍,炊事兵们看着准备了能供二千人的白面馍被一扫而空,集体失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