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猫腻
    最终,经过梁文忠仔细清点,除去赵二狗带着目前只有六十人的炮连接受的迫击炮、关炮、山炮,独立团还总共接受1928年制汉阳造900枝,驳壳枪280把,捷克造zb-26式轻枪18挺,马克沁重枪9挺,刺刀900把,步枪子弹共计15万发,各型炮弹合计500发,木柄榴弹一万枚,士兵单兵装备1500套。

    除了琳琅满目的装备以外,尚有六月至9月三月军饷加半年军费开支七万大洋让独立团的官兵们着实笑开了花。

    在这里的基本都是十九路军出身,十九路军从去年十月就没见过军饷是啥玩意儿了,这突然见到一箱箱白花花的现大洋抬出来,不由湿润了双眼。

    别说穷惯了的士兵们,就是刘浪,这会儿也有点儿花眼。

    军史资料上对**整编之前的陆军装备也大多是语焉不详,五花八门的武器种类看得也是让人眼花缭乱,但总结起来只有一个字,杂,杂牌军的杂。

    这当然也和当时的国内环境有很大关系,中国经历了上十年的军阀混战,各军阀自然不会采购什么相同制式武器。德国的,法国的,日本的,瑞典的,只要能杀人的,军阀们自然都是来者不拒。就算是国民政府后来形势上是统一了全国,可要想把近200个师的部队进行全员换装,那也是个漫长的过程。

    这个工作,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前期,也就堪堪完成了二十个师而已。上百万人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上战场,后勤方面的巨大压力是可想而知,后勤一旦出现岔子,人再多又有什么用?

    但刘浪总算真实的见识到了**精锐的实力,按照**1930陆军编制条例,国民第二师属于甲种师。从师部给他这区区一个1500名额的小独立团的制式装备来看,先不谈重武器,仅从轻武器上说,除了步枪性能方面稍弱,以及少了班排级的支援火力掷弹筒,其余的比日军差不了太多。

    当然,决定战争走势的还是重火力,否则五年后的淞沪会战,**以精锐80万对日军20万也不会死伤高达30万依旧大败而归了。

    天上有飞,地面海面上坚船利炮,缺乏有效火力支援的**只能被动挨打,最终只能伤亡惨重节节败退,实是非战之罪,国力如此,徒呼奈何。

    这显然不是刘浪目前所能改变的,不过不管怎样,多了如此多的军火自然是好事,加上先前杜月笙所赠,刘浪现今能让轻枪火力支援到班级别部队,重枪支援到排级,又有了六门迫击炮,四门20毫米关炮,两门75毫米博福斯山炮,就现在这装备,拉个相同级别的日军大队来较量一下,刘浪也能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何这样红?

    那是因为鲜血染红了它。

    刘浪这一刻很爽,直到他准备把接收好的装备拉走的那一刻。

    装备是有了,却唯独少了运装备的辎重连,本该配给的辎重连骡马连马毛都没看到一根,要想把这些装备全靠独立团这千把号人肩扛提的运到几百里之外的驻地广元,那人也折腾的差不多了。尤其是那两台快一吨的大家伙,刘浪一想到一群人像纤夫拉船一样拉着那玩意儿赶路,都有些凌乱。

    师部直属辎重营接待刘浪的还是老熟人,昨天来接独立团的连长,他的意思很明白,想让他们帮忙当然没问题,不过这物资损耗人员酬劳什么的乱七八糟一算,刘浪差点儿没拔枪把他给突突了。

    直到这个时候刘浪才知道,什么叫猫腻?这就是猫腻。

    没黄杰的命令,刘浪才不相信一个小小的上尉连长敢跟他一个上校用瞎扯淡的方式算账。这敛财的段是真特么高明啊!刘浪不得不服。按军政部的军令,独立团所需各种装备包括军饷军资一毛不少的拨给了他,但军政部可没说,这些玩意儿还必须给送到地头儿啊!帮着运物资需要支付费用,那怕是稍稍高了一点点,别说军政部,就是蒋委员长那儿,你也没处说理去。

    很显然,黄杰既然如此安排,就不怕刘浪不就范,刘浪敢肯定,甭说渭南市区他有钱买不到骡马,就是八十里外的华阴他也买不到。

    “狗日的,这是逼老子啊!”刘浪咬牙切齿的当着运输连连长的面痛骂,明显没有服软给钱的意思。

    骂的运输连上尉一脸煞白,差点儿想私人奉送自行车几辆供这位人肥胆儿更肥的上校拉货,尼玛你想骂长官也别当着我的面骂啊!这不是坑我吗?

    黄杰和柏天民以及李伯华二师三巨头这会儿已经讨论完6月的军事部署,正在会议室悠闲坐着喝茶。

    “师座,你不给他车马,刘浪那个滚刀肉还指不定背后怎么骂你呢?”李伯华微笑着打趣道。

    “以那个混蛋的胆子,骂我是必然的,不过,再怎么骂,他也得憋屈着。除非他不想要那两台大家伙,嘿嘿,老子的便宜那是那么好占的?敢跟老子在那儿斗心眼子。”黄杰美滋滋的抿下一口茶,冷笑道。

    没车马,刘浪想靠人力把那两台重达700公斤的山炮拉到一百多里外,累都累死他。

    “师座,我看刘浪不会轻易就范的,他可别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柏天民却是摇摇头,说道。

    “他能整出什么幺蛾子?还敢跟我造反不成?”黄杰不以为然道。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会议室大门被推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上校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干什么?还懂不懂规矩?出去,报告了再进来”黄杰把中的茶杯重重往桌上一放,怒道。

    黄杰治军一向严谨,要不是这位师部直属炮团团长是他刚提拔起来的,出去前面恐怕就要加上个“滚”字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让他连进长官会议室门都敢不敲了?

    相貌粗豪的上校却是没有听从顶头上司的命令,径直说道:“师座,独立团,把山炮运走了。”

    “运走了就运走了,不都已经给他们了?”黄杰恼怒不已的答道。话一出口又堪堪反应过来,脸一板道:“他们那找的骡马?”

    “不是用骡马,是靠人,他们把炮拆成了十一块,两个人抬一件就给弄走了。”络腮胡子一脸痛惜。

    虽然不会用那两门炮,但不代表络腮胡子不喜欢。眼瞅着两门崭新的炮被那样大卸八块,络腮胡子那个心疼啊!万一独立团要是装不回去呢?

    “他们会拆?”

    “他刘浪是不是缺心眼,拆了要是装不回去老子扒了他的皮。”黄杰脸色一绿。

    “轰”,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打雷了?是老天在替咱们惩罚某个不知深浅的二愣子?三巨头又是一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