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回归
    漆烟的山林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代表的是恐惧,但对于只凭一把匕首就在神农架原始森林生存过两个月的刘浪来说不是如鱼得水也称得上如履平地。

    从未进过丛林的逃兵们慌忙间踩断的草根断木如同明灯一般指示着追踪的方向,肥胖的身躯犹如一只灵活的肥猴在山林中穿行。

    整整一夜,独立团的高层们焦虑的对看无言。

    整整一夜,大山沉寂的让人可怕。他们甚至期待有枪声的出现,那样至少证明一去不复返的刘浪还在大山里。

    在未知的结果中等待才是最可怕的,无论对于谁。

    一大早,所有的士兵都被集合起来,俞献诚和迟大奎及梁文忠商量过,就算冒着还有逃兵的风险,也要把刘浪找回来,否则团长没了,还要独立团有个鸟用。

    俞献诚和梁文忠甚至没发现,潜移默化中刘浪竟已彻底成了独立团这支新军的主心骨,就连他们,也自动的将刘浪放到了主官身份上。刘浪还没带他们打过仗,还没获得过胜利,就已经用独特的军人气质征服了两名骄兵悍将。

    熟悉的胖团座不见身影,长官们大都紧绷着脸,紧张的气氛自然传给了站得整整齐齐的士兵们。

    难道说,有逃兵的谣言是真的?士兵们一阵骚动。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尖锐的口哨,俞献诚脸色一动,布置在营地之外400尺的暗哨发出的警告响亮而不急促,显然不是有敌人。难道说是胖子团座回来了?

    很快,俞献诚的猜想得到印证,一名脸上抹着几道烟灰的暗哨狂奔而来:“报告长官,团座回来了,还带了十几个弟兄。”

    团座回来了。本有些躁动的士兵们瞬间都安静了。虽然胖子团座的命令近乎于残酷很不近人情,怨他的人有,不喜他的人也有,但绝没有恨他的。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论是选拔测试,还是一整夜的轻装急行军,胖子团座从来没有一拍脑袋下完命令就坐车上看大头兵们自己发挥。刘浪永远是跟他们一起,而且是率领着他们完成了他们看似绝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个整夜七个时辰,急行军150里,已经打破了国内军队野外拉练的记录。虽然师部长官的脸色不太好,但士兵们依旧记得师部最高长官黄师长的那句话:你们已经创造了我民国建国以来距离最长的野外拉练记录,整个二师以你们为荣。

    虽然曾为战友和第五军并肩作战,但身为中央军的第五军傲慢的眼光让士兵们深深的受到伤害。如今,是刘浪带领着他们获得了来自中央军们的尊重。

    这种源自友军的尊重,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了全国民众对他们民族英雄的赞誉,那是身为军人本应由的骄傲。

    而这一切,都是胖子团座带着他们一起完成的。

    他说的那些大道理,虽然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小日本鬼子也没什么了不起,靠着飞机大炮和军舰也才和大家伙儿打了个平手,但又隐隐约约觉得他说的很对。日本人已经占了东三省,现在又把手伸向了上海,如果再让他们占了上海,他们还会要那里?自己祖辈留下的土地会不会也会被他们占了去?自己的儿孙到时候是说中国话还是日本话?

    保卫国家保卫民族的大道理太生涩,但并不代表大字不识几个的士兵们不懂异族入侵后自己的家人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

    刘浪用自己的行动向他们诠释了做为一个军人的意义,以及,一个军人的骄傲。所有人都相信,胖子团座会带领着他们取得胜利,无论对谁。

    包括逃兵们。

    朝阳升起,五月的阳光很灿烂,一群背着枪却垂头丧气的士兵从树林中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是脸色少有的冷峻的刘浪。

    全军一片寂静。

    在宿营期间,未得长官命令,擅自出营者,就是逃兵。

    而这一逃,竟然是十几个。

    领头的那个鼻青脸肿的少尉很多人都认识,原十九路军三团所属的一个少尉排长,名叫周石屿,因为为人有些木讷少言寡语,在上次车站整编时只招到了相熟的十六名士兵,属于未招够人的五名尉官之一,被降级为上士使用。

    想来这次带着属下当逃兵和那次被降级也不无关系,认识他的士兵无不微微叹息。每个人都很清楚,逃兵们有可能还能活,但他这个率领逃兵的长官的结果是什么,除了就地正法,不会有其他出路。

    垂着头走到场地正中的周石屿面如死灰,根本不敢看昔日同僚们或愤怒或不解可惜的眼神,他知道,他这次死定了。

    自打上次被刘浪降级使用,周石屿心里就憋着一股火,刘浪这样搞纯粹是瞎胡闹,当多大的官是和他有多大的指挥作战能力有关,和自己能哄骗多少人有什么关系?照他那么说的话,不是全团都是骗子军官?本来在十九路军因为不会讨好上司迟迟得不到升迁才动了到独立团的心思,谁知道来了独立团长官更不靠谱。

    选人用人上不靠谱也就罢了,还压根儿不把弟兄们当人看,一整夜急行军150里已经很残暴了,现在竟然又来六天在山路上行军五百里,这样的长官不跟也罢。

    和有相同心思的弟兄们一商量,决定乘着在大山里不好搜索连夜逃跑,然后去找老部队十九路军。至于说弟兄们所带的装备,就当这段时间弟兄们的辛苦费了。不过,为表示和刘浪两不相欠,周石屿将刘浪所奖励给自己的现大洋一分不少的全放到了宿营地,十六名弟兄也只拿了一半,当做路费。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机逃跑,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他的十六名弟兄有两名正好那两个时辰当值,从深夜出营到弟兄们汇合一起遁入深山,一切都很完美,只待天一亮就走出深山重回汉中,然后回归上海找到老部队。

    只是,当胖子团座鬼魅一般从树上跃下一脚将自己踢出数米远的那一刻,周石屿就知道自己和兄弟们完了。以胖子团座的能力,他完全有机会在烟暗中将自己等人一一狙杀,就算自己有十七人也无济于事,他四枪就将一只麻雀的翅膀尖打掉的枪法绝对称得上可怖。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山老林中竟然都能精准的追踪出十里地,如果不是刘浪横空出世,周石屿真的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强横的军人。

    周石屿和他的士兵们在第一时间放弃了抵抗,沮丧的跟随着一言不发的刘浪往营地的方向摸去。

    从始至终,刘浪不发一言,甚至也不指路,直到天色微明,沮丧的逃兵们才找到回营地的路,在朝阳升起的时刻赶回到了营地。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长官的判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