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建的是要塞
    “身为革命军人,我怎么可能去那些烟花之地?”刚想深以为然点头应允的刘浪大义凛然的喷了未来师爷一脸口水。

    俞献诚一呆,我说的寻乐子和烟花之地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去喝点儿小酒不行?听几首小曲不成?

    “依我看不如让团座陪纪长官逛逛广元城,听说城东的三元宫不错。”赵二狗眼珠一转,在一旁建议道。

    纪雁雪赞许的瞟了一眼赵二狗,还是老战友会说话,这个提议相当好。

    眼波流转,貌似很不在意的扫了刘浪一眼,继而把眼光投到根本看不清楚的远山上。

    俞献诚再军人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心里大骂赵二狗无耻,狗日的竟然从不提这个茬儿,害得他得罪人都不知道。做错了事当然要改,尤其是得罪了女人,俞献诚马上脸色很严肃的附议:“不错,纪少校以一女子之身入我独立团殊为不易,团座自当体恤下属才是,赵连长这个提议很好,献诚赞同。”

    刘浪哭笑不得的看看自己这位年轻师爷,能把拉皮条说得还如此公务化的,他可真是独一份儿。不过话都说道这份上了,刘浪要是再不行动,纪雁雪的脸往哪儿搁?刘浪冲两眼还依旧望着远山的纪雁雪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邀请纪小姐陪我逛逛广元城呢?”

    “陪你逛可以。”纪雁雪也不藏着掖着,心花怒放笑意盎然的点点头。

    “不过,我可得要买东西。”

    “买呗!有大个子帮着拿。”

    “不是,我没有钱,你做为长官,你得付账。”纪雁雪灿烂的笑容让在场的男人目眩神迷。

    骗谁呢?你骗谁呢?做为大富商的女儿,你告诉我不带钱?刘浪满脸悲愤的将手伸进裤兜---摸摸看有没有钱。

    确切的说,是伸进了一旁更加悲愤的赵二狗的裤兜,一把抓了至少十块大洋,追着像小鹿一样奔跑着的女少校溜了。

    卧槽,别人拍马屁升官,老子这是拍马屁折财?赵二狗看着一对狗男女听了他的劝拿着他荷包里的大洋去shoping,一脸懵逼。

    俞献诚忍俊不禁。

    刘浪的心情很不错。

    虽然小小的广元城此时的规模也就相当于几十年后的一个镇,没有什么中央cbd,也没有什么购物中心,但多的那种古朴和闲适,却是现代都市再也见不到的。

    广元城最大的一条商业街,在嘉陵江边,叫做河街。

    从某种意义上说,河街可以说是广元这方水土的“清明上河图”,各种吆喝叫卖声不停,餐馆、酒肆、百货、五金、茶社更是人来人往。远眺江面,那些木船、舢板和擦着水面低飞的鱼鹰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孩童在街巷里嬉戏打闹,商贩们挑着扁担沿街叫卖,靠河边的院落后面,基本都有一条延伸到水中的石梯,妇女们在河边的石头上边洗衣服边摆龙门阵,与嘉陵江结合成一幅美丽的画面,充斥着浓郁的商业氛围和市井生活气息。

    还有河街上的小吃罐罐肉。罐罐肉的店门口,有一个八口灶眼的大灶,每个灶眼上放一只罐罐,罐子是朝天羊木坝烧制的,烧肉的水是嘉陵江舀起来的。走在街上,还没到店门口,香味就扑鼻而来。那种充满历史感的美味几乎不用吃都让刘浪饱了。

    刘浪没怎么吃,跟着的大个头和莫小猫倒是吃了个饱,赵二狗少尉支援的十块大洋倒是有一半进了他们的肚皮,用大个子的话说,今天沾纪长官的光总算是吃了顿爽的。

    赵二狗少尉在几里外的营房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刘浪喜欢这样的景致,这座小城可能一直在等他,等着他穿越时空。

    静静的站在街上,嗅着嘉陵江水淡淡的腥味儿,看着不远处的美丽民国少女时而假装无奈的拿着吴侬软语和操着一口川音的商贩讨价还价,时而抱着一捧自己淘到的新鲜玩意儿冲他献宝,时而因为他掏钱太慢耽误了她喝豆花丢过来的风情白眼。

    刘浪的眼神温柔而坚定,他的梦想不大,只是希望守护着这方平静,那怕为此付出生命。

    没有逛太久,刘浪不能像自己的士兵一样彻底放松身心,距离那场有可能再也回不来的战斗只有8个月,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做。

    下午已经约好城防警备司令詹成芳安排驻地营房建设的事情,弄完此事之后,刘浪还得马不停蹄的赶往成都,虽然一早就在电报里跟自家的那位省主席族爷沟通过,但有些事可不是说说就行的,刘浪得亲去拜访,没他的应允,刘浪的很多设想终究只是空想。

    刘浪踏入临时驻地团部的时候,詹成芳已经等了不少时间了。

    詹成芳这两天已经想得很明白,刘浪这位中央军上校一没以势压人二没背后做小动作分化瓦解,仅仅只是光明正大的丢了个自己不得不接着的诱惑,瞬间就让广元县各军政要员的临时联盟烟消云散。这种有能力还有势力的大粗腿,再不抱恐怕以后就抱不上了。

    所以詹成芳早就联系好了泥瓦工匠准备好了建造房屋的各种材料,就等着那片山地征地完毕刘浪一声令下就开始施工,为此詹成芳不惜拿出了多年的积蓄三千多大洋,就为了能让刘团座能够满意。

    千金散尽还复来,詹成芳只要还能在这儿当城防警备司令,这三千大洋用不了一年就可以全回来的。

    “詹司令有心啰,刘某代独立团将士们感谢广元的父老乡亲们的支持了。”刘浪用川音给还有几分忐忑的詹成芳吃了颗定心丸。

    都是混官场的老手,语音的变化都足以表明一个人的态度。

    喜上眉梢的詹成芳看着刘浪从柜子里拿出的他手绘的规划图,径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张大脸惊得煞白,冷汗涔涔而下。

    刘浪这那里只是建设驻军的驻地,那完全是要建一个要塞好吧!

    五座山头,除一座山头面朝深山没在建设范围之内,其余四座,朝向广元县城方向的烟坨山和飞鹰山,朝向川陕要道的观音山和青龙山,在刘浪的规划里面,竟然要全部挖空,里面地下交通网络四通八达,通电、通风以及供水等设施一应俱全,犹如一个大型蚁巢,表面则要以钢板、原木、水泥、沙包反复加固,要达到可以挨500磅的航弹或者150mm口径的重炮轰炸的程度,最终建成了一座以六个子母碉堡群为主体的大型要塞。

    这样的要塞,如果建成,就算是刘主席举全部人马来攻,恐怕也只能饮恨而归吧!詹成芳好歹也是四川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对土木工事还是知道一点儿,用现代语来说,就是略懂。

    那怕就算是略懂,那怕刘浪的规划还仅仅只是在纸面上,詹成芳依旧能感觉到一阵寒意,对每一个军人来说,遇上了这样的要塞,估计都浑身冰凉。

    ps:感谢李成舟书友的舵主打赏,风月凌晨更新,订阅,月票都来吧!今天吐血五更,决不食言。风月继续苦逼的码字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